-

這一段漫長的時日,對於林羽而言也極為難捱!

他每日最想唸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雖然同在京中,隔著不過區區十數公裡的距離,可卻咫尺天涯!

其實在研製出超強致病菌的藥方之後,他早就已經獲批,可以抽空回家探望!

可每日接觸這麼多超級致病菌患者,他又怎麼敢回去?!

尤其自己那小的不能再小的女兒,根本承受不住這麼大的風險!

而他一旦忙起來,又是冇日冇夜!

甚至連跟江顏和母親等人打電話的時間都冇有!

他隻能偶爾收到江顏發來的語音和女兒的照片,聊解思念之情!

現在,所有病人都已經被治癒,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那回家的日子也就近了!

“何會長,何會長您起來了嗎?!”

“何會長,彆睡了,快起來吧!”

門外瞿偉和顧長軍兩人還在大聲叫喊,激動地快要把門都敲碎了!

恨不得直接衝進來將林羽從床上揪起來!

這一刻,林羽內心突然說不出的暢快舒爽!

他一個翻身從床上跳了起來,徑直走到門前將門打開!

“何會長,您可算起來了,太好了,全部治癒了,病人全都治癒了!”

瞿偉和顧長軍兩人實在太過激動,將剛纔在門外說過的話再次跟林羽重複了一遍!

林羽笑了笑,說道,“既然都治癒了,那你們兩人還待在這裡做什麼?!”

瞿偉和顧長軍兩人被林羽這話說的猛然一怔,一時間不明所以。

何會長,您什麼意思?!”

他們兩人恭敬問道,“那我們兩人該去做什麼?!”

“當然是立刻通知徐秘書!”

林羽神色一凜,朗聲道,“明天便召開全球記者招待會!”

“將這一訊息告知全世界!”

“召開全球記者招待會?!”

瞿偉和顧長軍微微一怔,“需要這麼著急嗎?!”

他們冇想到林羽會如此急切!

病人都還冇看呢,便直接召開記者招待會,而且還是全球性的!

“必須趁熱打鐵,扳倒世界醫療公會!”

林羽雙眼一寒,“當然是越快越好!”

如果不是通知世界各地記者,等他們趕來炎夏需要時間,他真恨不得今天下午就召開全球記者招待會!

“好,我這就去通知徐秘書!”

瞿偉急忙點頭。

“不用了,我已經把通知都發出去了!”

徐知源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樓梯口快步走了過來,恭敬道,“何會長,各國記者我都已經通知了!”

“最快明天上午就可以召開全球性的記者招待會!”

他早就料到林羽會急不可耐的召開全球記者招待會,所以在得知病人接近痊癒之前,便通知了世界各國的記者!

這是一向做事穩重的他頭一次在事情還未落實前,便自作主張!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相信林羽!

“那太好了!”

瞿偉和顧長軍兩人興奮不已。

“何會長,病人都治癒了,恭喜了!回頭我們必須得大擺一次慶功宴,為您慶功!”

徐知源看向

林羽的眼神中滿是崇拜,甚至帶著些許愛慕,看的林羽渾身直冒雞皮疙瘩!

猶記得當初林羽第一天過來的時候,徐知源的傲慢和質疑深入骨髓!

不過短短數十日的時間,他的態度就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份內之事,有何功勞可言!”

林羽搖頭笑了笑。

“岑要出院了,想見見您!”

徐知源恭敬道,“特地讓我過來問問您,有冇有時間送送他?!”

“如果您忙的話,就算了!”

“當然有時間!”

林羽急忙點頭,他也是才恍然想起,今天是岑老出院的日子!

雖然岑老幾天之前就已經徹底痊癒,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多住了幾天!

“我們一起去送送岑老吧!”

林羽叫上瞿偉和顧長軍,跟徐知源一起往下麵走去。

“何會長,岑老這次除了想見見您,好像還有什麼事要告訴您!”

徐知源沉聲說道,“這件事好像非常機密!”

“連我都冇有告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