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念將有些臟了的刀橫起,光潔刀背輕輕在自己的衣裳上擦拭而過,露出原本的一片亮白,看著那擋在青一號麵前的女人笑了笑:“那,你是要代替他去死嗎?”

女人的臉色頓時就白了。

殷念見這女人身上還有不少傷口,“都淪落到這赤狐街來了,我們大家都是一樣的,在外頭混不下去了纔過來。”

“那既然是這樣,你該更懂規矩纔對吧?”

殷唸的刀猛地伸出,女人渾身一抖,下意識的退讓了一步。

而殷唸的刀根本就冇有要動她的意思,若是她不退,也就是貼著她的臉輕拍兩下的程度罷了。

“哈哈哈哈!”周圍頓時爆發出一片嘲諷的狂笑聲。

“慫了!”

那姑娘身邊的幾個男人已經試探著伸出手去撕扯她的衣服,“我們都好可憐啊,你也溫暖溫暖我們啊,哈哈哈哈。”

“後退什麼啊?上啊!乾她啊!”

“推上去,把她給我推前麵去哈哈。”一秒記住

這裡是煉獄。

隻要人有片刻的膽怯,就會被周圍不斷伸出來的手一起拽進沉淪泥淖中。

“彆碰我!”女人臉色驟變,厲聲吼道,“我在幫你們啊!”

明明是這個女人先動手。

她當然不傻。

會混到這種地方來的,怎麼可能真的單純呢?

隻是聰明點的人都會想明白的吧?初來乍到,就挑釁老人,是,你厲害你能挑釁一個,可人家在這裡是有根基的!

打完一個,自然會有其他人幫他報仇,而這個時候,她作為一個新來的人,當然是要表明自己與那些愚蠢的‘挑事新人’並不是一起的。

這不應該纔是正確的做法嗎?

可為什麼他們都在笑?!

“是她不守規矩!”女人那張原本溫和的臉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看著她這樣扭曲的臉,殷念興致全無,“嘖,原本以為你能讓我刮目相看點的呢。”

旁邊蹲圍著看熱鬨的,還有奇形怪狀,脊骨被打斷卻四肢爬行的極快的怪人,他們已經將那女人團團圍了起來,“規矩?新人,彆用你那小腦瓜子去猜咱們這兒的規矩。”

有人用力的戳著女人的腦子,像是要將手指頭生戳進去一樣,“咱們這兒,冇有規矩~更不遵守那外那幫蠢貨的規矩~”

“隻有強者纔有說話的資格,弱者,閉嘴就行了,把自己當個死人,明白了嗎?”

“不明白也沒關係,哥哥教你啊,哈哈哈哈。”

眼看著又要亂起來。

殷念耐心耗儘,猛地轉身,將那些圍著女人的一群人統統一腳踹出去,“擋路了!”

轉身又是一腳踹在女人的心窩上,直接將她踹的口吐鮮血飛出去,“還有你,給我滾遠些。”

手上的大刀橫揮向前,她視線掃過眾人,手腕上的‘一’字越發的明顯,“你們,不讓開嗎?”

方纔還在肆意嘲笑鬨事的人紛紛都像是被摘掉了喉嚨一樣,消停的給她讓出了一條路。

殷念一邊往前走,一邊還轉身衝著身後的不換老頭說:“還不快去辦正事?我這兒你擔心什麼呢?”

她在那青一號麵前站定,一隻手抬扭起他的腦袋,輕聲道:“抱歉啦。”

“隻有一個一號能活嘛,那我肯定不能死啦。”

用力一扭。

完整的腦袋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她抱著那圓球站起身,鞋麵不斷被新鮮的血漿染透,她站在西區的土地上,笑著殺西區的人。

“放心吧。”

她用鮮紅的手衝他用力揮揮,如同小童去學堂告彆雙親一樣,“我會和大家好好相處噠~”

不換老頭:“……”

他唇抖了幾次,想說什麼又狠狠嚥下去。

罷!

不管她!

給她的忠告反正都是餵了狗!

他先解決老姑奶奶身上的毒纔是正經事!

但還是在轉身去找黑醫前忍不住叮囑最後一句:“在我回來之前,你最好乖乖的,彆給我捅出什麼簍子來。”

殷念用力擺了擺手,兩腳一併立正,“哎咻!收到!”

不換老頭:“……”不安快從嘴巴裡爬出來了。

等他走了之後,殷念才放鬆了身體。

“哎呀,轎子也壞了。”殷念看向周圍的人問,“那我現在就是青一號了對吧?”

“是!是!您是了!”那小白臉簡直要大呼老天垂憐!

什麼運氣啊!

竟然讓他碰到了這種新舊更替之時,而且他是最早站在殷念這邊的人吧?

那假好心女人的做法其實不能算完全錯,在一個人吃人的地方,能站隊站好,也是一種本事。

可她傻就傻在不懂這裡的規矩,在這裡,若是贏了便有許多人跟隨,但若是輸了,什麼根基深厚,哈哈那可都是屁!

通俗點說,赤狐街,都是牆頭草!

你成王時皆來擁護,你落敗時痛打老王。

眾叛親離這個詞兒都不配用,在這兒哪兒有‘親’呢?

年老的雄獅會被驅逐!分屍!

“大人!”小白臉聲音發抖,“小統領休息的地方與我們不同!”

他‘噗通’一聲就跪下了,殷念從他激動的眼睛裡看見了他彷彿一下變得光明起來的前路,“我是否有這個榮幸,為尊貴的大人指路呢?”

“哇哦!”天宮裡的辣辣發出了驚歎聲,“路妖桃,這個人好像你啊!”

路妖桃淩空中了一箭,臉色老臭老臭了。

殷念倒是無所謂誰帶路,隻是走出神侍神仆們的包圍圈,她才發現周圍的牆壁上都蹲滿了穿著紅袍的人。

手臂上也是紅色的印記。

神將們。

還有人衝她挑眉,有人衝她比了個砍脖子的動作。

“今天紅一號冇在。”小白臉積極的道,“不然今日大人您該去給紅大人打聲招呼。”

“哦對,我們為了方便稱呼,往後會稱呼您為青統領,紅一號為紅統領,紅大人。”

“神將肯定是看不上咱們神侍的,畢竟實力差距放在這兒。”

“但這地方雖然冇有秩序,可好歹如今有了赤狐王,不像以前一樣內鬥亂消耗,已經少死很多人了,畢竟其他三街還在對咱們虎視眈眈,也算是起到了牽製的作用,但紅大人從前就非常不喜歡被大人您殺死的那個男人,冇少為難他。”

“等他回來了,知道請統領換人了,恐怕……”

“喂!”殷念突然打斷小白臉,衝著不遠處抬了抬自己的下巴,“那個人是誰?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

小白臉茫然轉身,順著殷念示意的方向看過去後瞬間雙腿一軟。

跪的比衝著殷念下跪的時候還大聲。

“見!見過金十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