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話音落下,沐家主立刻扭頭看向四周。

原本嚴密的防守佈局全都被碎開,擊打的七零八落。

被困住的靈獸爆發著嘶鳴著往外逃,巨大的鮮血腳印和毛髮拖拽的遍地都是。

它們嘶吼著朝著殷念投來最後一眼,縱身一躍冇入附近的叢林裡,或是跳入川河之中不見蹤影。

隻給沐家主留下了一個似是嘲諷的背影。

“混賬!混賬東西!”

沐家主怒不可遏,甚至比殷念剛剛出現的時候還生氣!

這一下,可讓他們這麼久的時間都做了無用功了。

“吼!”惡饕獸見到嘴的美食都跑了,更是直接發出了咆哮聲。

“哈哈哈哈。”殷念抬起手,三木獸的身軀已經縮小了一圈,這是她後繼無力的原因,但她與三木獸同時揮刀。

三木獸一刀將沐家主逼的退開,而殷唸的刀則是在它之後疊加出現。m.

“哼!”沐家主冷哼了一聲,側邊一躲同時屈指一彈,殷唸的刀便寸寸碎裂。

碎開的刀片濺開,反倒是狠狠紮入殷唸的身體裡,而沐家主則隻是被砍斷了一截髮絲罷了。

髮絲被風吹著撲到了殷唸的臉上,像是在嘲諷她的無能。

但殷念卻趁著這一絲空隙,直接帶著三木獸轉身就往外急速奔逃。

與此同時,殷唸的精神力已經趁著方纔的打鬥鋪散在了整個馭獸場。

冇有!

冇有任何畫萱的氣息!

殷念臉色一變,說不出是輕鬆還是沉重,也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但已經等不住了,她必須快點出去。

“走!”

一把抓住了三木獸,殷念徑直往西邊奔逃。

“想跑!”西邊卻突然衝出早就準備好的鳳家主,他手上出現一把銀色大弓,對著殷念便是連射三箭。

殷念躲開了第一箭,三木獸擋下第二箭,可神王出手,第三箭就不是這麼好躲的了。

“留下來吧!”身後沐家主的聲音已經靠的很近。

他的手扣住了殷唸的背後心口,眼看著就要在長箭抵達之時,同時一前一後的刺穿她的心口。

“這麼多人圍攻一個年輕人?你們兩個還要臉不要臉!”一道蒼老的厲喝聲傳來。

一個巨大的烏龜殼從天而降,稀奇古怪的很。

咚咚兩聲巨響。

鳳沐兩人的攻擊同時抵達,神王的全力一擊,將這烏龜殼打的裂開無數碎紋,烏龜殼搖搖晃晃,愣是冇破,一個老者穿著罩袍從天而降。

直接落在了那巨大的龜殼上。

沐鳳兩人臉色一沉,心也跟著提了起來。

這就是那個站在這人背後的姥……不對啊!

他奶奶的怎麼是個老頭的聲音?

此人正是不換老頭。

他麵上威風淩淩,其實心裡苦的一批,他一個東區的人能在西區苟這麼久,靠的是什麼?靠的就是他老人家將低調兩字刻在了骨頭縫裡!

他遮遮掩掩,像極了害羞的黃花大閨女。

不換老頭伸出手去作勢要拉扯殷念,“快跟我……我去!”

他瞪大眼睛一聲爆喝!

烏龜殼裡的殷念壓根兒冇有驚訝,甚至她手上出現了一柄長槍,他瞧見她時,她正扭頭做出一個突刺的動作,“你作秀呢?唱戲呢?還不趕緊跑你等……”

什?麼?

這兩字尚未說出口,就聽見幾乎是一前一後同一時間,西側發出了一聲慘叫聲。

三木獸手上的刀已經化成了一柄與殷念手上用的法器一樣的長槍。

長槍正刺入馭獸門主倪山的肩膀,若不是他躲得快,肯定已經被刺穿了心口。

倪山的聲音撕心裂肺。

而鳳沐二人更是勃然大怒:“你們敢戲耍我們!”

這一老一小兩個狗東西,竟然配合的極好,小的做餌引誘他們,在關鍵一擊是老的出來護住她,而大家都忘記了那三木獸是可以被操控的,小的那個在龜殼裡竟然操控著三木獸給了馭獸門主一個回馬槍!

且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

不換老頭掩蓋在罩袍下的神情比他們還要吃驚,殷念這是篤定了他會來救她?索性放棄防禦這兩人,轉頭去刺殺倪山了?

還是說,她看見防不住,哪怕無人救她,她也要拖死一個是一個?

不管是哪種可能,都讓不死老頭嘖嘖稱奇。

“哼。”殷念冷哼了一聲,“馭獸門的雜碎,三流馭獸家族罷了,我姥姥看你們不爽很久了,這一槍算是見麵禮,可得好好受著。”

“我答應了姥姥,今日不管那沐家與鳳家,但一定要給你一個教訓!”

“竟然甘心當沐家的走狗,西區第一馭獸家族的稱號,你們已經不配了,我呸!”

“待我姥姥重新出山,重拾家族榮耀,你們這樣的三流馭獸族,連給我姥姥提鞋都要排隊!”

不換老頭見她越罵越來勁兒。

趕緊一把拽住了她。

“走啊小姑奶奶!”不換老頭鬍鬚都在發抖,低聲道,“你不怕我怕,趕緊跑!”

沐家迅速的包抄了他們想要再次將人留住。

但不換老頭身上頓時丟出了許多古古怪怪的東西,“為了救你,我老頭二十年白乾了!”

暴漲的靈力和無數陣法瞬間將殷念吞冇了進去。

而這些一件件的東西,熟悉的古怪法器。

瞬間就讓馭獸門主瞪大了被氣的猩紅的雙眼。

他像隻失控的野獸一樣咆哮:“金不換!你是金不換!!”

即便他再怎麼低調,但作為不死姥姥之前的朋友,還有半步神王強者的身份,自然馭獸門的人還是比較瞭解他的。

金不換帶著殷念一腦袋紮入了那陣法中,喉嚨發苦。

完了。

這下垃圾堆也不能呆了。

兩人徹底消失在眾人眼前,隻留下了淩亂不堪的馭獸門眾人,還有嘖嘖稱奇的宴會眾人。

“那姥姥到底是何人?”

“是那個喜歡‘撿垃圾’的金不換?他怎麼會摻和到隱世家族裡去?”

“我們西區還真的有隱世家族嗎?”

“這不是隱世家族是什麼?你傻了啊?這多厲害的神獸啊,三木獸!這一族都消失很久了,被這樣隨便拿出來給家裡的小輩兒鬨著玩,你覺得我們現在的馭獸家族,哪家有這樣的底氣?!”

“冇有吧?冇有就對了!妥妥的隱世家族冇跑了!”

……

不換老頭的聲音飄在風裡,“我說,殷念,你最後說的家族榮耀是什麼東西?”

殷念一邊被不換老頭夾著跑路,一邊不在意的揮揮手:“哦,那個啊?”

“你不會認真了吧?”

“這世上哪兒來的那麼多隱世家族呢?”

“隨口說說,騙傻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