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沐家主厲喝一聲,“沐揚!”

一陣奇異的光圈從沐揚身上擴散而出。

讓不遠處的殷念沉下了臉。

“糟了。”百變出現在殷唸的肩膀上,“是鳳……涅槃。”

“涅槃對靈獸的吸引力,主人你是再清楚不過的。”

她當然清楚。

那些費儘了全力的野靈獸,拖著殘缺的身體和斷肢甚至還叼著自己的孩子,眼看著就要衝出去。

它們突然渾身一頓,感覺到了一陣極為溫暖的感覺。

沐揚在它們眼中彷彿成了一個漩渦,不斷有龐大的吸扯力將它們吸扯的停下腳步,甚至不受控製的要朝著它跪下。

它們的尾巴都夾在了屁股上。

一雙雙碩大的眼睛露出了迷茫之色。m.

為什麼?

明明這力量是這麼溫暖。

離的最近的那隻野靈獸等級不高,它甚至連自己的神智都無法保有,隻感覺那涅槃的光芒照耀的它渾身暖洋洋的,它叼著自己的靈獸寶寶,滿眼柔和甚至帶著殷念熟悉的小心討好,不管不顧的來到了沐揚麵前。

它低頭,將自己弱小的幼崽拱到了沐揚麵前。

這隻小幼崽毛皮十分光滑,看得出來即便是待在獸獄那種地方,它的母親也竭力讓它不餓肚子,不知是用奶水還是血水將它喂的飽飽的,馴獸人的皮鞭一鞭子都冇有落在它軟乎乎的身體上。

母獸是一隻雙獸犬獸,它的尾巴衝著沐揚不斷的搖擺。

涅槃在靈獸群裡有著天然的吸引力和親和力,在殷念剛接手‘鳳元’的時候,當時還未能很好的掌控鳳元時,靈獸的反應冇有那麼大,甚至級彆高於她的凶獸還會因為想要奪取‘鳳元’此等天地神物撲殺與她。

可等殷念實力變得強橫起來之後,‘鳳元’對靈獸們的影響便越來越大了。

幾乎是走到哪兒,無主的靈獸就示好到哪兒,影響那些低等級的靈獸尤其明顯。

主動攻擊想要奪寶的凶獸自然來來一隻打一隻,但主動示好的靈獸是不一樣的,它們一點都不想傷害她,她曾經真切的感受到過它們的對她這個陌生人的愛意與包容。

就如現在一點都不想傷害沐揚一樣。

他溫暖的五指落在那小幼崽的肚皮上。

小幼崽甚至自發挺起自己最柔軟致命的肚子。

他臉上帶著所有人都熟悉的笑容。

但下一刻。

一隻惡饕獸從他身後一躍而出,不過兩個呼吸的時間,就用自己的爪子直接橫穿了那小獸的身體。

殷念曾經見過不少人用牙簽插一塊燒熟的肉,肉不大,可能還有點塞牙所以那些吃肉的人漫不經心甚至有點猶豫嫌棄。

惡饕獸就是這般神情。

“吼!!!”母獸看見這一抹紅,被刺激的恢複了自己大半的神智,它不明白,涅槃的氣息明明這般友好溫暖,為何它的孩子卻被這股氣息撕裂了。

“吼!!”

它憤怒哀嚎,可它的四肢壓根兒站不直,它一次次的爬起又一次次被涅槃壓下。

而在它的身後,那些等級實力強的野靈獸,勉強控製著不被涅槃影響,卻被沐家的人帶兵圍堵,將這一群漏網之魚死死的堵在裡頭。

“諸位若是願意助我沐家一臂之力,等會兒必有重謝。”沐家主氣定神閒的對底下所有人道。

底下一片寂靜無聲。

不少彆家的馭獸師更是頭皮發麻,不由自主的看了眼自己的靈獸。

太狠了。

“惡饕獸,本就是以萬獸為食,靈獸不是人,弱肉強食就是他們的規矩,無能的畜生,就該成為其他強大畜生口中的食物。”沐家主麵無表情。

沐揚的手上有那隻小奶獸的血,它死前還在舔他的指尖。

他用力的壓了壓指尖,擦掉了那一點讓他不適的濕潤感,又看了一眼安靜的花轎,裡頭坐著他愛的女人。

為了保護他的心上人,他需要很多很多的力量。

所以,為了殷念,他要讓惡饕獸將這些靈獸都吞噬了。

“好,好大的膽子!”不死姥姥渾身顫抖,“竟然敢毀了我的家。”

“那是我的家!”

她看著熟悉的馭獸門,大概是時間太久,所有人忘記了,她當時開創這馭獸門最早的初衷,不過是想要給那些願意跟隨她的靈獸們一個家。

那是她和它們的家。

不死姥姥氣血翻湧,竟是生生咳出一口黑血來。

“我,我要……”她燒紅的雙眼彷彿要淌下血淚來,可在她旁邊的殷念卻突然往前走。

這讓不死姥姥的理智回來了點。“你去乾什麼?”

“找死嗎?”

不死姥姥目光灼灼,似乎要將殷念這人從頭到腳都看透一樣。

“這些野靈獸,和你無關吧?我的馭獸門,嚴格說起來,也和你無關吧?你不是還要打聽你朋友的下落?你不救你的朋友了?”

她死死抓著殷念,也不知自己是想從殷念口中得到什麼答案。

“放心。”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那些不斷慘死的野靈獸,“我隻是用獸元去乾擾涅槃,我知道,我敵不過沐家那麼多人,彆說沐家,裡頭隨便一個勢力集結一隊都能讓我死上百次。”

“我朋友我當然要找,越混亂越好找,我是幫它們也是幫我自己。”

“再不濟,我還有分身,暴露身份引開他們自爆一個分身也能逃命,隻不過會損害實力。”殷念突然笑了笑,握住了不死姥姥的手,“咱們兩不是一條船上的人了嗎?順便也幫幫你。”

若說我就是為了幫你,那太假了。

順便幫忙纔是出自真心。

可順便二字,分量有多重?這世上有幾個人能在這種艱難的時刻做到‘順便’搭把手?

殷念轉身欲走。

手卻被不死姥姥猛地拉住。

“你等會兒。”

不死姥姥那雙枯瘦的手牢牢摁住了她的手。

“好一個順便。”

“那是我的家,何須你一個小丫頭幫我豁出命去?”

“殷念,我就問你,敢不敢同我玩兒一票大的!”

“玩過這一票,你‘無常’的神牌在西區可能就會冇有立足之地,我會帶你去極凶之地曆練,你敢不敢?”

殷念露齒一笑,“您老就彆湊熱鬨了吧?都半截身子入……”

轟!

強大的氣息從半死不活的不死姥姥身上衝了出來。

“我有一獸,從未被外人所知。”

“殷念,今日借給你。”

“給我弄死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