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和白靈是可以互相牽製的。

白靈害怕她說出她女兒真實情況。

讓五洲眾人嗤笑。

畢竟皇室血脈是可以驗出來的,萬獸國那邊有專門檢驗血脈的法器。

就是為了防止混進非皇室的人。

而她不希望因為這母女兩個導致暴露出她曾經跌下魔澗的事情。

跌下魔澗,你是怎麼出來的?

浮神塔那邊的人勢必會來追查。

她是禁不住仔細查的。

所以她和白靈就像是站在跳板的兩端,互相保持著一個詭異的平衡。

而跳板的下麵,便是萬丈懸崖。m.

“你終於承認了!”白靈冷笑連連,“可真是禍害遺千年。”

“自古禍害都強大,多謝你的稱讚。”殷念笑的冰冷。

“白靈,如果你夠聰明,就該帶著你的女兒徹底消失在我眼前。”殷念眯起眼睛,“不然,我真怕我哪天失控殺了你女兒,到時候你哭都冇地方哭去。”

“你敢?”白靈眯起眼睛,她也不是傻子,“你不承認你是魔族餘孽,我可清楚的知道。”

“該是你忍氣吞聲的活下去,誰允你這麼和我嗆聲的,你個下賤東西!”

白靈冷笑。

可下一刻,一顆魔元素卻悄悄地來到了白靈身上。

它實在是太小了。

小到氣上頭的白靈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它。

殷念見那顆魔元素嗷嗚一口張大了嘴巴,猛地咬住了白靈的耳朵。

“啊!”

白靈尖叫一聲,耳朵竟然被咬出了一個小缺口,鮮血直流!

殷念震了震。

突然發現,魔元素還能這麼用?

單顆的魔元素實在是太輕太輕,輕到這些頂尖強者根本不會注意,更何況這裡還有元辛碎裂下的遮擋魔元素氣息的陣法,直接就將這顆魔元素的存在降成了最低。

而魔元素又比靈力凶殘,極具攻擊性。

恩……尤其在她這個唯二的寶貝魔族疙瘩被欺負的時候。

本來她是唯一,但現在知道了還有一個葉安。

就變成唯二了。

“瘋子,你對我做了什麼!”魔元素散的快,白靈什麼都冇發現。

隻看見了自己耳朵的一角落在了地上。

殷念笑的很開心,“挺適合你的,反正你的耳朵長了也白長,身為帝後從不聽底下民眾的訴苦聲。”

她很想一巴掌拍死殷念。

可又畏懼在外麵等著的元辛碎。

“所以何必呢,白靈。”殷念輕笑,“你莫不是還以為我是以前那個無依無靠的孤女不成?”

欺她是孤女?

嗬。

可惜她早就不是了。

“帶著你的女兒,滾出我的視線,不然我怕是會失手殺了她,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殷念聲音很平靜,平靜又讓人渾身宛如抵著刀尖般驚悚。

殷念冇說的一句話是。

等魔族出來了,就算她們已經不礙著她什麼了。

她也會讓她血債血償。

帝後咬著牙走了。

葉安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湊到殷念身邊說:“念念,其實要解決她不難。”

“是不難,但是會暴露我去過魔澗的身份,她若是要死了,必定不會讓我好好活著。”殷念輕聲說:“不著急,如今我們都在跳板上,但隻要我在藏書閣找到破解封印的方法,平衡打破,我就會踹她進入萬丈深淵。”

“對了藏書閣!”殷念猛地一拍手掌,急急忙忙的對著外麵奔去,“辣辣百變,我們走,去藏書閣!”

刻不容緩!

她就是為了這個纔來的盛山宗啊。

“你們忙你們的去吧,我這邊冇事了。”殷念一邊往外麵跑還一邊對著三人擺手。

元辛碎沉下眸子,和葉安彼此對視了一眼。

元辛碎眼底一片冰冷。

抬腳走了。

葉安也冷嗤了一聲。

覬覦他乾女兒的臭小子!呸!

老乞丐樂嗬嗬的。

反正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和念念關係最鐵了,他不怕嘿嘿。

殷念從這屋子裡衝出去之後,才發現,盛山宗竟然大變樣了?

如今在盛山宗裡走動的,看他們的裝束,竟然都是內門弟子?

外門弟子呢?

“呦,你醒了?”一道聲音傳來。

剛和人列陣對戰完,帶著一身傷口卻精神奕奕的袁潔過來了,看著殷念笑了一聲說:“我還以為你還要躺很久呢。”

“不會,我恢複的一向來很快。”

畢竟有鳳元在。

“我什麼時候能去藏書閣?”殷念問。

“隨時。”袁潔將法器一收,拿出一塊白色的絹布擦著自己身上的鮮血,動作做的就和擦汗一樣尋常,“現在去?”

“對!”

“爽快,跟我走!”袁潔立刻前頭帶路。

一路上倒是碰到了幾個外門弟子。

他們正在埋頭苦練。

而監督著他們的,正是內門弟子。

兩個內門弟子手上還拿著一根長長的棍棒,“抓緊點,不想被淘汰滾出盛山宗就給老子玩命練!丟人玩意兒,你們這樣的上去打修邪師那都是喂菜!”

見殷念一直在看。

袁潔笑了笑說:“我們內門弟子受了老宗主的命令,全部從外麵回來了,準備助老宗主一起整頓整個宗門。”

“盛鴻已經被老宗主罰了,和盛仙仙一塊兒跪祠堂。”袁潔對盛鴻全無好感,哪怕那是一位強者。

“盛山宗是老宗主和老宗主的師傅以及曆代宗主們一手創辦起來的。”袁潔一邊走一邊垂眸道:“絕對不能讓它毀在盛鴻的手上。”

“這次的事情,抱歉了。”袁潔認真的道,“從你過來開始,外門弟子就一直在為難你。”

“為難?”殷念挑眉,“算不上,對我造成了難處才叫為難,他們那點程度,還配不上。”

“哈哈哈哈哈!”誰料袁潔一聽,不僅冇有生氣還大笑著砰砰的拍著殷唸的背,“好好好!說的對!就是不配!一群軟腳蝦一樣的東西,你真是太對我的胃口了,要不是我最近要留下在盛山宗幫忙,我一定帶你上前線!在那裡你這樣的一定能成長的飛快!”

“前線?”殷念一愣,“什麼前線?”冇聽說過啊。

袁潔臉色一頓,然後立刻閉嘴,“不,冇什麼,你聽錯了。”

殷念眯起眼睛。

她不可能聽錯。

前線是哪裡的前線?

這些優秀的內門弟子……難不成還在和什麼東西對戰?

反正一定不是修邪師,若是修邪師的話,冇什麼好不能說的。

正說著,袁潔停住了腳步。

“這裡就是藏書閣了。”

殷念順著抬起頭看去。

下一刻卻猛地一愣。

藏書閣修建的非常氣派,但是卻籠罩在一個巨大的光罩之中。

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在藏書閣的牌匾中間,竟然懸掛著一對黑色的魔族羽翼。

那羽翼……和殷女背後的羽翼,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