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涅槃自然是當仁不讓。

這是它和主人孕出的神獸,今日該是大出風頭的時候。

它也跟著殷念是一路出風頭過來的,苦難殷念受了不少,但作為‘鳳元’時,它可冇少出風頭。

所有人說到‘殷念年少有為’的時候,都要帶一句‘多虧了那至寶鳳元’。

今日這番奇恥大辱它焉能忍?

鳳元變得比在殷念體內還要凝實一些。

暫時脫離了沐揚的身體裡,化成一道光束就要衝進惡饕獸的身體裡為它助陣。

但很快。

一道強光同樣從殷念身上飛出來。

殷唸的獸元等的就是今日!

他孃的!m.

鳩占鵲巢的小東西!

今日可算抓到你了吧?

獸元若是會說話,定會大吼一聲‘老子今日早已今非昔比,看我打的你滿地找牙’。

這白光以蠻橫之態狠狠的與鳳元衝撞在一起。

“豁!!!”底下所有人都站不住了,齊齊站起來,這可是沐揚的‘涅槃’,在廢地好好滋養了,養到成熟的‘涅槃’,進了沐揚的身體更是如虎添翼,這白光是哪個的獸元,如此不知死活?

西域的馭獸師自然也是有獸元的。

雖然是不同的地方,但靈力,獸元,這些都還是有相似之處,畢竟都是人族。

可讓他們萬萬冇想到的是。

那白光竟然凝成了一個人形模樣,誰的獸元是人形的?!

聞所未聞!

沐家主都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人形的獸元與涅槃哐哐的就瞬間過了數百招,兩個光團相撞時都冒出了無數的火星子,殺氣十足。

若是獸元能呐喊,此刻它的喊聲早已震撼天地。

足足二十多年,本該是它的殷念,被這個不要臉的東西搶占,後又拋殷念而去!

它越想越恨,怒意大漲。

而涅槃不知這傢夥的底細,數百次相撞後,下意識的看向了底下的沐揚,沐揚正微微皺著眉頭看它,他眼中有不滿,似乎是為它冇有立刻解決掉這坨來曆不明的東西而覺得丟人。

沐揚自然是冇有這般丟人過。

他的惡饕獸也冇有立刻取得勝利,還被人搶走了一半的覺醒池水。

獸元也看了一眼殷念,殷念雖然帶著麵具,但她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和戰意,成為了獸元的燃料,它越戰越凶!

終於最後一次碰撞後,它一把掐住了涅槃的脖子。

涅槃是一坨圓形的東西。

但不妨礙它教訓這傢夥!

獸元揚起了手,當著大家的麵便啪啪啪啪啪啪瘋了一樣連抽它幾十個耳光。

無恥東西!

就該被活活打死!

獸元心道:“你忘了是誰帶你走到今日,忘了是誰讓你揚名立萬!”

“今日便讓你好好清醒清醒!”

涅槃被打的暈頭轉向,而作為與它直連的惡饕獸本來還能與殷唸的新生獸保持一個勉強平衡之態。

可這一下。

惡饕獸也被涅槃影響的矮了一截。

而殷唸的新生獸銳氣大漲,主人,靈獸,獸元,這三樣都是一樣強則皆強,息息相關。

“殺!!”

隻聽殷唸的新生獸用稚嫩的聲音大吼一聲。

她背後翅膀一動,不遜色於辣辣的速度頓時帶著她脫離了惡饕獸弄出來的那一個個深黑吞漩之中。

它的藤蔓從地麵嘭一聲鑽出來。

海水湧動,底下的海獸都被影響的大聲咆哮!

海水不斷的擊打在惡饕獸的身上,它的藤蔓也迅速的貼在了惡饕獸的四肢,藤蔓如拳頭。

嘭嘭嘭嘭嘭不斷的捶打在惡饕獸的身上。

同時,無數藤蔓還深深嵌入了惡饕獸的身體裡。

“拔!!”新生獸猛地一喊。

數塊鱗片帶著血,被生生拔離開惡饕獸的身體。

“吼!!”惡饕獸吃痛慘叫,它是超神獸,這點小傷當然不會致命,但顏麵儘失,還代表它的天賦被這突然冒出來的靈獸壓了一頭!

真是豈有此理!

它飛快的轉身就要反攻。

可它的傷勢又拖累到了涅槃,涅槃與它就像是一個惡性循環,一個弱則雙弱,兩個都被壓製的話,那壓製直接變成了雙倍的。

殷唸的獸元更是大發神威。

改抽為打。

兩個拳頭揮打的根本看不見殘影。

砰砰砰砰砰砰!

它直接將涅槃從高空一路重錘到地麵,泥土飛濺,深陷地底都冇有收手。

這般不知死活的叛徒。

就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打碎它的驕傲!

涅槃受到了重創。

而殷念則是站在已經半啟動的空間陣法上,隨時準備跑路的同時冷眼看著那曾經被自己一手培育出來的‘鳳元’。

不死姥姥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她不看好的小傢夥,把惡饕獸錘爆了。

殷唸的那獸元,將涅槃錘爆了?

“沐家,真是可笑。”殷念低聲,冰冷道,“他們覺得我殷念是因為得了鳳元才變得強大。”

“愚蠢至極!”

“是它鳳元,因為來了我殷唸的身邊,才變得強大。”

殷念低聲說完。

見沐家主好像有點坐不住了,要出手乾預小輩的事。

再打下去,麵子裡子都冇了。

殷念這才緩緩出口,笑著變了個聲音,有點雌雄難辨的聲音開口道:“我當沐家這般大的動靜,是要做什麼呢。”

“原來是為垃圾慶賀。”

“嘖。”

“好厲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