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不是第一次感受靈獸孵化時的天地異變。

可這般聲勢浩大的,確實是第一次。

她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炸開了。

“你聽見了嗎?”殷念抓著不死姥姥的手焦急的問。

不死姥姥詫異,“聽見什麼?天地異變?雲聚日隱?有啊,那沐揚的蛋我之前不就說了嗎?肯定是天賦極好的神獸,你彆太難受,你也不差,你也有兩隻神獸呢,哪怕……”

“不是!”殷念搖頭立刻打斷她,她一手撐著自己的耳朵,眼瞳微顫道,“可有聽見海嘯?地動?天空被撕裂的聲音?”

不死姥姥詫異,“哪兒來的這些聲音,你怎麼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中毒的是你不是我呢,出現幻覺了啊?”

“不是,是我的蛋!”殷念將自己那已經佈滿裂縫的透明蛋拿了出來。

不死姥姥眼睛瞪的跟青蛙似,嘴角抽搐忍了忍道:“我知道每個馭獸師都覺得自己的獸蛋是最厲害的,可是你這也太離譜了,我說了,這顆蛋哪怕不是死蛋,但肯定與沐揚的是不能比的,更何況你說的海嘯什麼的,海域,陸地,天空,但凡有一樣擅長便已經是頂級靈獸,你這……難不成想同時駕馭三種元素?”

比如辣辣,便是製霸天空。

而裂空蟲是絕對的地麪霸主,便是蒼龍也要喪命在大成熟期的裂空蟲嘴下。m.

“出來了,出來了一個腦袋,我去它姥姥的,好大一張嘴!”

殷念霍然抬頭,看見那純金色的蛋碎掉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殼子,在眾人加持的大陣之中,一張與金色截然不同的漆黑大口從裡頭伸了出來。

它舌頭一卷,便將那一半的池水給吞了下去。

靈力如漩渦,不斷的在它身上覆蓋上一層又一層的晶膜滋養它。

辣辣和百變它們癡癡的看著,路妖桃滿臉羨慕道:“若是咱們萬域的靈獸們覺醒之前也能這麼弄一下,都不用這滿池子,隻要一捧,想必辣辣和百變這種天賦的神獸,早就不止神侍等級了。”

若是殷念一開始就是生在西區。

他也信,絕對不會弱於這什麼沐揚和鳳輕的。

“是什麼?”

“惡饕獸!”有人一語道出金蛋裡的秘密。

而隨著這名字的出現,金色的蛋殼徹底裂開。

天空的雲層越發的厚,甚至還打起了一道接著一道的旱雷。

像是要將所有人都當場劈開一般。

沐揚站在狂風之中,他那雙如太陽般燦爛不曾受挫的眼睛裡滿是光輝,惡饕獸通體漆黑,鱗甲堅硬。

“惡饕獸從遠古時期到現在,也不過出現過三次。”一同前來的鳳家主眼中略有幾分羨慕,看了看沐揚,又想到自己那不願意過來出麵的女兒,眼神微暗。

有了惡饕獸的加持,難不成他鳳家的孩子往後都要被沐家的壓一頭?

“恭喜啊,恭喜!”

“還剩下一半的池水呢,正好都讓惡饕獸吸了。”

“不愧是沐家的孩子,都說這公子是端方君子,我還以為會是金龍之類的聖神獸,冇想到竟然是主殺戮一道的惡饕獸?真是人不可貌相。”

“厲害的是他嗎?”也有人不服,略動了動自己的嘴角嘀咕道,“不都是那叫作涅槃的功勞?聽說是那廢地一個女人培養出來的?他這算不算是吃女人的軟飯?”

他說的非常小聲,但沐揚還是聽見了。

惡饕獸心隨意動,瞬間就來到了那人麵前,身軀迅速膨脹,一爪子就將那人摁在了自己腳下。

“吃軟飯?”沐揚聲音輕飄飄的,笑容燦爛,“你說的不錯,正好告知你們一聲,那女人往後反正會是我的夫人,我吃自己夫人的軟飯怎麼了?”

本來還在安穩喝茶的沐家主不甚讚同的蓋上了杯子。

而這邊的殷念則是徹底黑了一張臉。

這人腦子冇病吧?

她心中憤怒如井噴一般,直接就傳遞到了獸蛋之上。

“唔,唔,打!”

獸蛋震顫的更加厲害了。

它似乎總是還差點什麼,遲遲無法從蛋殼中徹底的脫離出來。

“要!要!”它的聲音一聲比一聲大。

那些人的笑臉,沐家主和鳳家主笑容滿麵的樣子,不斷的刺激著殷唸的神經。

要低調,要忍……可不代表她要就此認命!

殷念一手壓著快要蹦出來的蛋,一手開始在腳下迅速的勾勒陣法。

“空間陣法?”不死姥姥一言道破殷唸的舉動。

“現在他們的注意力都被那沐揚的傻子言論吸引,放心,注意不到我這裡的空間陣法。”

“姥姥,看好了,乾一票大的,咱們砸了場子就走!”

殷念聲音低低,手指在半空中小心翼翼的畫完最後一筆,“成了!”

空間陣法大成,殷念立刻鬆開了對獸蛋的禁錮。

“要!!都要!!”蛋中的小傢夥徹底興奮了起來,冇有殷唸的壓製就像是徹底撒歡的小犬,氣息開始瘋狂的亂卷。

那惡饕獸正在鳳元……不,現在應該叫涅槃了,它在涅槃的幫助下穩定了境界,一邊跟著沐揚耍威風,一邊耍完威風又優哉遊哉的準備去繼續喝剩下的池水。

但很快。

眾人隻覺得眼前一亮。

因為惡饕獸帶來的遮日厚雲就像是被一把手,一束罡風狠狠的撕裂開一樣。

燦爛的陽光從天空落下,像是給這個陰暗的時間蓋上了一層刺眼的光被。

他們手上端著的茶杯酒杯都波紋盪漾,地麵開始搖搖晃晃,無數裂縫出現在腳下,將他們為惡饕獸搭建起來的大陣都破壞了。

不死姥姥隻覺得自己的認知都被顛覆了。

她抬頭看天,天空被撕裂。

低頭看地,地動山搖。

環顧四周。

嘩嘩聲如重鼓,沐家懸於半空之中,而沐家之下,便是一片深海。

海水波瀾,嘯聲已至。

殷念冇有騙她。

而那被惡饕獸吃了一半的池水,竟然直接從惡饕獸的嘴下被另一個小東西吸走。

鯨吞般湧入了那顆透明的獸蛋中,在眾目睽睽之下,那蛋碎了。

一個小肉糰子緩緩的撐開自己的身體。

一半的翅膀,唯有一隻黑翅卻是它身軀的三倍之大,將它穩穩的懸於半空之中。

一半的人身,一半的魚尾,魚尾細長,鱗片是純白之色,看起來像是鮫人,又像是人魚,一張臉精緻的像是山澗的精靈。

兩手卻不是手,而是數根細小的藤蔓,從雙肩垂落而下,藤蔓上鼓起的一個個小花苞,開滿白色的花。

“這是……何物?”那些正在給沐家主敬酒的人,看見了殷唸的靈獸後不自覺的就喃喃道。

“看著,怎麼四不像呢?”

可就是這樣一個靈獸不像靈獸,人不像人的小傢夥。

下一刻卻當著眾人的麵。

兩手藤蔓如長鞭刺出。

啪!

重重的抽在了那惡饕獸的身上。

惡饕獸被抽的身上鱗甲都崩裂。

它怒吼一聲,張口就去咬那藤蔓。

藤蔓卻順著瞬間鑽進了地麵之中。

而取而代之的,是那魚尾,它輕輕一揮,底下的海濤洶湧。

頓時化成了無數的水劍,飆射擊在那惡饕獸身上。

惡饕獸自然是要反攻,都是今日新出生的神獸,它不服天地,甚至不服主人,難道會被這四不像影響到?

它口中瞬間凝出一個混沌黑洞,扯著要將殷唸的新生靈獸吞進去。

與此同時。

惡饕獸眼中光芒一閃,沐揚脊骨上的涅槃亮了起來。

它在呼喚涅槃前來助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