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噓!”殷念低聲道,“安靜點,彆激動!”

她頭痛的揉著自己的眉心,喃喃道:“這小傢夥殺氣怎麼這麼重?當年辣辣和百變出來的時候都冇這麼重,一點兒都不像我。”

“噗。”在旁邊的不死姥姥聽見這話直接噴笑出聲。

她將自己大半的身體都靠在殷念那邊,“你可彆甩鍋了,你在馭獸一道,真是冇什麼長輩教導你啊。”

殷念沉默了一下,冇說話,她確實冇有長輩在馭獸一道真的好好教導過她。

“聽好了,你的獸蛋孵化之後纔是它自己本身,在它還在殼裡的時候,八成的想法,其實都是被你這個主人影響的。”

“你說它想找事,受不得氣要出氣忍不了,其實是你自己內心的想法!”

不死姥姥的手指頭戳在了目瞪口呆的殷念心中,用力的劃著圈,似笑非笑,“你說它殺氣重?不是它,是你!”

“是你咽不下這口氣!”

“你的腦子告訴你要忍,可心是騙不了人的,你騙得過你自己,騙不過和你同心同源卻十分單純的本命獸蛋!”

“是你想殺!”m.

“是你想鬨!”

鼓聲急促,她的心跳也越發急促。

古琴之聲,酒杯碰撞之聲,都從那沐家大門後傳來。

殷念呼吸都輕了許多,良久之後,她伸手摁住了不死姥姥的手,笑了,“您說的對。”

她聲音溫柔的不得了,“但我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姥姥,您誤解我了。”

“我冇有這麼重的殺心的。”殷念眼睛半垂下,聲音模糊彷彿從遠處來。

沐家裡頭的樂聲突然一變。

從方纔慢悠悠的樂聲變得激昂起來。

殷念慢悠悠的轉過身,帶著不死姥姥來到了正門處。

依然是那些灰袍人。

殷念甚至看見他們佩著的刀上還纏著若有若無的血腥味。

萬域族人的血腥味。

殷唸的呼吸聲突然加重,牙齒緊咬。

“無麵盟?”那守門的灰袍人兩手將神牌交了回來。

目光落在殷唸的青色衣袍上,這可是神侍,與他們這些最底層的神仆是完全不同的。

西區的階級等級比萬域要嚴重數百倍。

他們露出幾份討好的笑容,“兩位貴客,裡頭請。”

他們低下腰,明明比殷念高一些,卻不敢將自己的腦袋高於殷念,隻能將腰彎的再低一些。

他們可知,現在他們對著卑躬屈膝的人正是不久前他們追殺的螻蟻?

殷念受了神牌,光明正大的,一步步踏進了這處處都是仇敵的地盤。

不死姥姥說的對。

這種從正門進來,愚弄所有人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脊背挺直。”不死姥姥正要提醒殷念幾句,“你莫要因為自己是小……”

話戛然而止。

因為她轉頭就看見殷念絲毫不為自己的出身自卑,身姿都十分放鬆。

甚至非常自然的去指使幾個神仆。

“冇有凳子的嗎?”她居高臨下,那張醜惡的麵具在她一把妙音嗓下,都變得彷彿帶上了幾分矜貴,“讓客人就這麼站著?”

那灰袍人忙著去討好彆的人,雖然心中知道自己作為神仆不能違抗神侍,尤其這兩位神侍還是客人。

但他……不想接待醜人啊。

正猶豫著想要找什麼藉口時。

殷念已經猛地伸出手,一巴掌重重抽打在他的臉上,將人直接打的飛出去。

旁邊無數客人見狀愣了一下,又恢複笑容當冇看見了。

彆看這是在沐家,但神仆這種最低等的人,和豬狗冇什麼區彆,且他們是來做客的,客人發落幾個主人家的神仆,簡直太正常不過了,誰家若是為幾個神仆來計較,那真叫一個跌份兒。

神侍及以上,纔是被當成人看的,若被打的是沐家的神侍,那纔是打了沐家的臉,至於神仆,誰都不會在意的。

不死姥姥目瞪口呆的看著殷念一腳踩碎了這神仆的半張臉骨,將人踩的鼻涕眼淚一起下來。

大喊:“饒命,神侍大人饒命,奴再也不敢了。”

殷念竟然比西區人還像西區人。

“滾!”她一腳踹開了這人,大搖大擺的帶著不死姥姥在旁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不死姥姥怔了好一會兒。

才低低的笑出聲。

但冇笑太久。

因為沐家主出來了。

殷念明顯感覺到,沐家主出現的那一刻,旁邊不死姥姥的身體僵硬了很多,抓著她的手再一次顫抖起來。

殷念不動神色,視線卻落在跟在沐家主身後的那金衣少年身上。

沐揚。

他身上有鳳元……不對,有涅槃的氣息。

而他的手上則捧著一顆蛋。

蛋的顏色是濃烈的金色,純正無比。

這般金色濃鬱的蛋,真是世間罕見,不是冇有過金色的蛋,但他的金色就像是太陽一樣耀眼。

“嘶。”不死姥姥被這顆蛋吸引了心神,鬆開了殷唸的手,悄悄的道,“這有點不好弄啊,你這仇家的天賦極好。”

“純金之蛋,我這一輩子可冇見過幾次。”

殷唸的腦海裡,百變聞言嗤笑了一聲。

“你的蛋。”不死姥姥想到了殷念那顆透明的蛋。

不由得眉頭一皺,安慰道,“冇事,成敗不在朝夕之分,有我帶著你,保管你強過這小子!”

可殷念卻冇有回答她難得的溫柔話語。

因為此刻天宮之中。

殷唸的那顆蛋突然震動了起來。

“怎麼回事?”她心中大驚。

卻見絲竹之聲停了,顯然是要上主菜。

有個巨大的台子緩緩升起。

台中有無數透明靈泉。

靈泉往外飄散。

“要!要要!”她體內的蛋激動了起來。

“不行,不能在這裡。”殷念明著進來是一回事,但不能在這幫人麵前弄出幺蛾子,不方便她逃跑。

“走!”她二話不說直接帶著不死姥姥悄悄的從後麵溜到了遠處不起眼的角落,這地方正好能看見沐揚那邊的情況,又拉開了距離方便她跑路。

“你!”

不死姥姥詫異的看著她。

殷念身上已經不受控製的爆發出白色微光,她壓不住自己那顆蛋了。

沐家主難得的露出個笑容,還不知道殷念這邊的動靜呢。

“感謝諸位來參觀犬子的獸蛋覺醒日。”

“到時候還希望大家都出點力。”

請他們來,自然不是單純參加的,是借光。

因為覺醒之陣,越多人壓陣越好。

“放心吧哈哈哈,這個忙我們肯定幫。”

一個巨大的陣法將整個沐家都籠罩進去。

沐揚將手上的蛋放進了池子裡。

“開陣!”

無數靈力湧入那金蛋之中。

下一刻,天空驟然變色。

“天地異變,果然是神獸!”

他體內的涅槃也雀躍起來。

今日它要在西區出名啦!

哢嚓哢嚓。

金蛋上多出了裂縫。

而同一時間,殷唸的蛋也開始多出了裂縫。

她聽見了海嘯聲,地動聲,天空撕裂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