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什麼?”鳳輕驟然臉色陰沉,笑容全失,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說話的那人彷彿下一刻就要剝掉她那張可惡的臉,“你在同我說笑?”

侍女臉色一白倉惶下跪,險些將自己膝蓋骨都砸碎,“小姐息怒,奴不敢有半句隱瞞,那邊的線人真就是這般說的!”

“沐公子也是,一直在笑,很,很是快活的模樣。”

聽聞他開心,鳳輕直挺的肩膀又塌了回去。

臉上不見怒容,倒是帶著詭異的笑:“他自然是快活,嗬。”

侍女隻覺毛骨悚然,想了想還是戰戰兢兢開口道:“其實,其實他也未必準吧?畢竟金門不在,我們鳳家如今都不能得知那廢地到底是什麼情況,沐公子如何得知的這麼清楚?”

“小姐,您彆難過。”她自作聰明的道,“待這陣過去,沐公子就會知道你的好了。”

身後侍女在這話落地時便猛地臉色一變。

隻聽見噗呲一聲水聲,一顆人頭就砸落在地上。

那侍女討好謙卑的笑容尚留在臉上。

旁邊一群侍女利落的將人頭拿走,給鳳輕遞上潤濕的巾帕。m.

鳳輕眉眼舒展,邊擦手指邊笑:“蠢貨!”

“若是我出事之前,你這般說,我倒不至於殺了你,明看著我這張臉毀了,還在我麵前說這樣的話,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她眼尾輕輕一掃,“我這屋子容不下這樣的蠢人。”

“我們冇辦法得知廢地的情況,他沐家自然也不能,可廢地是廢地,殷念是殷念。”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極為暢快的笑了起來,“他對殷念,自然是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瞭解的。”

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怎麼就對殷念什麼都知道了?

侍女們露出困惑的眼神。

但鳳輕卻又什麼都不說了。

直到外麵有人輕敲房門道:“小姐,重新製作金門的東西都備齊了。”

鳳輕搭在旁邊的手指微微一頓,頃刻起身往外走!

……

殷念笑著將自己腦袋上掛著的麵扯下來的時候,麵前剛到的林婆婆他們神情變得無比驚恐。

“你,你冇受傷吧?”林婆婆搓著手問。

這老人家當年在暗域也算是給予了殷念不少支援的人。

還有孟家剩下的老一輩九尾族的人也都來了。

隻不過當初還能揉著殷唸的頭說‘臭丫頭有點本事’的人,這會兒都已經不敢伸手了。

畢竟現在一隻手就能將他們的腦袋給揉碎了。

“我能有什麼事?”殷念臉都要麻了,忍著給自己用了個小潔淨靈術,這才清了清喉嚨道,“今日我來是為了大域魁隙的事情。”

“諸位已經都知道了吧?之前我一人滅掉一隙的事情。”

殷唸對上了一雙雙迷茫的眼睛。

殷念:“……”你們這樣搞她很尷尬的啊。

林婆婆是最先一個反應過來的,“你!”

她手上的柺杖都忍不住重重跺在地上,“你一個人就滅掉了一個魁隙?此話當真?!”

他們終於後知後覺的激動起來。

殷念瞄了一眼龍祖宗,看見了嗎?這就是我在神域的影響力!

龍祖宗背對著她,脊背無比挺立。

殷念眯起眼睛,成,硬茬子,這都不看她一眼。

“是,魁隙並不是不可打敗的,雖然那個魁隙並不是最難纏的魁隙,我去了那麼多的大域,曾經也一度疑惑過,為什麼隻有我們神域的王師不能隨便出暗域,但凡一個王師在外麵大域泄露出氣息,魁隙就會多一個王魁增加壓力。”

“可彆的大域卻冇有這樣的情況。”

“現如今我懂了,因為曾經的神域是第一大域,曾經最強的魔族出現在我們大域,我們神域在那一場浩劫之前,從未衰敗過,所以我們的魁隙也是最難纏的魁隙。”

“但是大家應該也發現,隨著我們王師的數量增多,再加上湧入魁隙中鎮守的駐軍越來越多後,哪怕魁隙中的王魁數量再增加,我們的駐守軍也能將他們壓住,而王魁在被鎮壓住之後,還有源源不斷的往外湧嗎?”

“我們的王師除了諸位之外,像我和阮傾妘他們成了王師之後,也曾有幾次在神域之中爆發威壓,可我們的魁隙並冇有被衝破,大家覺得是何原因?”

林婆婆激動道:“莫非是那隻針對我們神域的詛咒已經消失了?”

殷念笑著搖頭,“非也!”

“證明即便是魁怪的數量也是有限的,曾經我們覺得王魁能無限衝出來碾壓我們,不過是因為我們的實力太弱,王師的數量太差,當時我們滿打滿算,所有的王師數量加起來,哪怕算成數百人左右,可王魁的數量卻是數千,數千對上咱們的數百,它們的王魁還冇出完咱們人就被殺光了,自然覺得它們無窮無儘!”

“而彆的大域並非如此,彆的大域王師數量和王魁數量至少冇有差距這麼大,所以哪怕王魁尋著王師氣息攻殺而來,他們也能鎮壓的住。”

“當然,我也出入過魁隙,平心而論,我們神域的魁隙依然是萬域最難纏的魁隙。”

“可今日的神域早就不是往日的神域了。”

林婆婆等人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手。

她說的對。

“我已經將老祖教給我的靈術都交給了萬域的域主,讓所有人都去學,但他們其中,天賦最好的人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練,可我們神域卻比他們要早一刻準備。”

畢竟離殷念越近,練的就越早。

而遠的大域光是將靈術傳過去就需要時間。

“所以我想,不如我們神域先來。”

殷念神情萬分嚴肅。

林婆婆瞪圓了眼睛,深吸一口氣,“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想的那般,我們神域,來做第一個徹底清空域內所有魁隙的大域。”

“諸位,帝臨域如今都辦不到的事情,我們若是辦到了,那我們就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大域!”

林婆婆他們心底咯噔一聲,眼睛心口耳鼻都有一層灼熱的火燒上來,一身的老骨頭咯吱咯吱的響。

但已經上了年紀的她們凡事都喜歡三思而後行。

所以第一時間冇有表態。

倒是旁邊‘哄’的一下,屋外的大門都被外麪人擠人的亂象給壓塌了。

一群年輕的暗域弟子從門口不受控製的擠了進來。

還有幾張確實熟悉的麵孔,殷念曾經帶過一段時間的暗域弟子,自然覺得臉熟。

他們已經褪去了曾經不可一世的傲氣。

“必須是咱們!”

“奶奶,猶豫什麼啊?第一啊?你們不想恢複祖上榮光嗎?”

“倒數第一變成正數第一!”一群年輕人的臉龐上爬滿了深紅色的澎湃朝氣,凝成戰意,“曾經夢裡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咱們都有機會做到了!”

“死了都值啊!”

少年人,最是年輕。

他們正活在死去最可惜,但也最是不怕死的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