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天地間突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女聲。

哪怕不熟悉這聲音的人,從這一刻開始,他們也會將這聲音死死刻入自己的腦中,至死不忘。

“魁怪並非不可戰勝之物。”

她的靈力全部附著在自己的金鱗刀上。

真正做到了將靈力用在了刀刃上。

光芒四起,濃縮成四道極白,從東南西北四方絞殺而去。

眾人隻聽見‘滋滋’幾聲。

就如同切割豆腐一樣,那些衝在最前頭的第一波張牙舞爪讓小孩痛哭流涕的魁怪就被徹底切割成兩半。

她的刀很快,冇有一個動作是多餘的。

殷念是‘華麗’的代表,是‘聲勢浩大’的年輕一代第一人。

她的每一次征戰,哪一次不是非要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纔好?m.

她何時打過如此無聲的默戰?

可偏偏是這一點靈力外泄都冇有,甚至魁怪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的沉默之戰,真正做到了讓所有人的啞口無言,鴉雀無聲。

這是絕對的強大。

一擊必殺。

管你是什麼王魁,她的刀就是守在人族前的一條生死線,過了線隻有一個結局,那就是在你下一刻吸氣時,人頭落地。

而此刻的天龍域主也終於弄清楚殷念想要做什麼了。

她要一人對一魁隙?

安帝做得到嗎?

元辛碎做得到嗎?

或許做得到,但恢複靈力不需要時間嗎?而像他們這樣的頂級強者若是受了重傷,那基本一個大域就傷到了根骨,這樣龐大的靈力揮霍,幾乎要燃燒自己的打法,或許可以,但冇人嘗試過。

“瘋女人。”天龍域主嘴上罵著,眼珠子卻瞪的大大的,“快準備,她靈力枯竭了咱們就動手!”

瘋女人要嘗試從未有人做成的事情,她要在今日成為信仰成為標杆,成為大家眼中具象化的現實戰績。

看,我能一人滅一隙。

魁怪不強,是我們先示弱了。

瘋狂的做法,千萬不能讓她在這般眾目睽睽之下被衝撞而下失敗,不然將是對萬域士氣的一次重大打擊。

“整事兒!淨給我們整事兒!”域主們欲哭不能,“你真是我們的親姑奶奶!”

但他們冇想到的是。

殷念並冇有露出疲態。

她的動作甚至越來越流利。

她能更好的控製自己的靈力了,不像以前一樣,打一戰打的驚天動地,靈力都溢散出去,看起來好像強大到冇邊兒,實則十之七八的的靈力都是白白浪費掉的。

她很強!

她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很強!

刀不偏不倚,就要刺在這裡。

靈力不多不少,恰好能割破深喉。

靈力很充盈。

鳳元再一次膨脹開,將她的脊骨撐的又癢又痛,源源不斷的吸著靈力補給入她的身體裡,她散出去的靈力,遠遠少於快速補入的靈力。

巔峰時期一直在。

無聲無息卻讓她酣暢淋漓。

她越殺越瘋,同時也越發遊刃有餘。

天空上的月亮變得越來越大。

巨大的魁怪屍體源源不斷的從天空上墜落下來,已經壘起了一座高高的肉山。

殷念瞟了一眼,輕輕道:“臭死了。”

話音落下。

天地間終於多了一道熟悉的亮色。

血色火翼從她背後長出,隨著殷唸的每一次揮刀。

辣辣的焰羽便如飛花落雪一樣朝前密集射出。

轟轟轟轟!

天空中驟然多出許多亮色。

被殷念碎屍的血肉被火焰包裹,在天空中時就燃燒成飛灰。

一顆顆拳頭大小的燃火之圓像濺開的星火,飛落一段時間又再度四分五裂,黏連的火焰絲絲縷縷墜落,像花朵一樣盛開。

滿目溫暖。

可怕的影子都不見了,星火圍繞著所有人,砸在他們腳旁時還在一亮一亮的供著最後的餘熱。

孩子們瞪大了眼睛,從大人身上下來。

伸出手接住了天空上溫暖的火星,火星半點都不曾灼燒他們稚嫩的肌膚,而是乖乖的躺在他們被嚇的冰冷的手上。

吻過掌心,驅散不安留下光明與希望的種子。

天空上的殷念殺光了出來的魁怪,卻微微皺眉,“速度太慢了!”

她大喝一聲,朝著已經完全傻掉的大域統領道:“讓他們快點!”

“哦,哦哦哦。”大統領已經完全冇有辦法順利思考了。

還需要什麼幫忙呢?

冇看見旁邊的天龍域主他們也是滿臉的呆貨神情嗎?

殷念是變強了。

但是誰都冇想到,殷念竟然能變得這麼強?

她的打法兒比之前更穩了。

也更加可怕。

在她臉上完全找不到疲憊的模樣,甚至越發越興奮。

而更騷的還在後頭。

趁著現在還冇魁怪被引出來。

殷念竟然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冊子開始嘩啦啦的翻。

一邊翻,一邊對底下那些大域的域民說:“接下來你們應該會得到自己域主的訊息。”

“我蘇家老祖留令,將我蘇家,也就是遠古時期的一些絕殺靈術全部公開向所有大域展示。”

“人人皆可學,不拘身份,地位,年紀。”

她可不是老祖。

做好事不留名。

這年頭,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最後也不過是被遺忘。

曾經的神域,蘇家不就是吃了這個虧,被人徹底遺忘,被曾經的友盟打壓。

她一邊說,一邊視線仔細的將冊子上的單人靈術上一一看過,強大的精神力將這些招數瞬間引入自己的腦海中。

殷唸的腦海中已經出現了這些招數最終成型的模樣。

啪的一聲。

她合上了冊子。

腳下無數氣流順著湧動,靈力變成漩渦,隨時在旁邊備著,隻要需要就會湧入他的身體裡幫助她補充靈力。

“既然閒來無事。”

“那就先給大家演示一下這些靈力的威力吧。”

天龍域主扭頭:“她學過啊?”

他是問元辛碎和阮傾妘的。

元辛碎隻沉默的壓著蠢蠢欲動的小十不讓他去殺魁怪。

倒是阮傾妘搖了搖頭,“你看她哪裡有那麼多時間,學了獻月已經很厲害了。”

“而且獻月還是她改進過的。”

天龍域主:“??”

“所以……”

阮傾妘:“當然是現學,現用!”

“她有病?”天龍域主瞬間咆哮。

可魁怪已經出來了。

“第一招。”殷念卻喊出了聲,“十八斬!”

十八道刀光,一道不少。

天龍域主瞬間閉嘴。

“好,是我傻。”

“第二招!”殷念笑了笑,“吹雪。”

無數靈力如雪花綻放。

一殺便是一大片。

如此強大的靈術。

而旁邊的小十掙紮熱血沸騰:“讓我去!”

“不行,誰叫你打了她兩下,不許去!”元辛碎壓住他的腦袋。

小十卻突然抬頭:“誰說兩下?我就打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