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一瞬。

殷念留在神域的身軀不受控製的開始打起滾來。

留守在神域幫她看住身體的辣辣等人瞬間白了臉。

蝸蝸和百變一人一邊壓住殷念不斷彈跳的身體,“地上都是石子,摁住她!”

若是不摁住殷念,殷念恐怕能折騰傷自己。

辣辣焦急道:“這是怎麼了?”

“在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主人的精神力還不回來?”

“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嗎?”

“主人你醒醒啊!”

可任憑辣辣怎麼叫殷念,這邊的殷念都緊鎖著眉頭,好似在承受著什麼痛苦一樣。

她似乎是想喊出聲,但又用牙齒上下緊緊咬住,都咬的滲出血都不曾鬆開。m.

殷念不敢發出聲音啊。

不管是神域這邊的精神力還是此刻在高塔中的精神力,萬一鬆了一邊,兩邊都忍不住喊出聲她豈不是完了?

必定很快就會被鳳輕發現的。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些根鬚要死死包裹著鳳輕兩人了,不然這兩人會痛的渾身打滾,甚至會恨不得將刀捅進自己的身體裡,將裡頭讓他們難受至此的骨頭一根根全部都挖出來。

她不能叫。

但這兩人可以叫!

哪怕是一直在外麵端著死活不能在人前落下麵子的鳳輕此刻都忍不住慘叫出聲。

淬骨之痛。

比殷念之前感受過生剖鳳元之痛都不遑多讓。

但當時是剝離,現在卻是‘得到’。

她能感覺到這股力量的精純與強大。

若是殷念能看見自己的本體。

便一定能看見自己的身體裡的骨頭竟然開始緩緩呈現一種無雜的金色。

這才叫淬骨,與殷念之前感受過的淬骨完全不一樣。

比起來就像是太陽的光輝與角落的燭火。

可這樣強大的淬骨,要承受的痛苦自然也是半點都不少。

鳳輕兩人還能因為痛苦大喊出聲。

但殷念不可以。

它死死忍著,它冇有根鬚的束縛,但也不能動。

因為她怕動作太大,引起鳳輕兩人的注意。

哪怕這兩人現在未必顧得上她。

不能動,不能喊,她的痛就更痛。

她的腦袋和軀體一陣陣的發麻。

痛到最後甚至感覺不到痛,隻覺得麻,她已經感知不到自己的身體裡。

卻能感覺到自己越來越強,每一次呼吸都是脫胎換骨。

就在殷念痛的渾身打冷顫的時候。

鳳輕二人懷中都飄出了一件件的法器,這不知名的法器發出溫和的光芒,瞬間減輕了兩人的痛苦,鳳輕兩人緊皺的眉頭都舒展了幾分。

當然,這一份光芒不會落在殷念身上。

外麵的人則是驚歎於不斷消失的甘霖。

“好快!”眾人齊齊驚呼,“他們吸收甘霖吸收的好快!”

“從來冇有人能這麼快過。”

“沐家主,風家主,恭喜啊!”他們再不甘心,此刻也不得不佩服這兩家竟然能培養出這樣的人才。

沐家主和風家主的眉頭是徹底舒展開了。

果然。

他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

他們的血脈後人,自然是非常得天運的。

而眉頭鬆開的兩人,卻冇有仔細的去看鳳輕二人的神情。

尤其是鳳輕。

她的臉上除了痛苦還有一縷困惑。

好像……哪裡不太對?

她能感覺到源源不斷的甘霖不斷的往她身上灌溉而來,鋪天蓋地的痛苦即便分走了她大部分的心神,可她總覺得,好像自己本該能拿到更多的甘霖,總感覺哪裡好像不完美。

但不等她仔細的去想點什麼。

新一輪的淬骨痛苦又壓了過來,她隻能壓下心底那一點雜念,專注於淬骨。

旁邊的少年也是一樣,隻是他的雜念倒不是感覺到了殷念身上的不對。

而是眼珠子亂顫,不知道是在想什麼雜事。

殷念已經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過了不知道多久後,她困了,精神力軟軟的趴在戒指上。

比起困,倒不如說極痛後的醉。

她就像是喝醉的人,神誌不清,眼前更加模糊。

什麼都瞧不見,腦子也變得遲鈍了起來。

極大的痛苦會讓人變得癡傻。

而殷念此刻就陷入了這樣的狀態中。

她已經不記得那口水是怎麼來的,隻知道,要多吸點,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所在何處。

但本能讓她不斷的吸收這些靈力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隻是精神力怎麼這麼弱呢?她就像是一個想要鯨吞卻隻能張開櫻桃小口的小孩一樣,焦急的抓耳朵又無可奈何,她迷糊的想自己果然該長上八張嘴的!

咚咚咚。

耳旁似乎是傳來了幾聲悶響。

這聲音很模糊。

她也聽不清楚,在她耳中與蚊子叫也差不了多少。

而另一邊。

隨著這響聲,那無數神像中,出現了兩尊更高大更有威嚴的神像。

一個是女神像。

一個是男神相。

“萬神選人了!”外麵的人猛地從凳子上坐了起來,“淬骨還未完全完成,竟然便已經觸發萬神選人了嗎?”

很快驚呼聲一波又高過一波。

“竟然是這兩位神!”

“這兩位神上一次選人還是在千年以前吧?”

整個廣場上的人都沸騰了起來。

沐家主和風家主也保持不了理智了。

“看,神降了!”

“請願,是請願了!”

在淬骨後,成人禮最重要的一環也是最後的一環就叫與神請願。

這一個請願自然是不能有違天道。

但隻要是天道內合理的請求,都能被實現。

金錢,力量,權利。

可能走上這一層金塔得到機會的這三樣都不缺,所以也隻會請願讓自己某一個天賦變得更強罷了。

而此刻。

第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是選擇了鳳輕的女神像,她的光束纏住了鳳輕的血脈。

“說。”女神像散出聲音,“你心中所想!”

鳳輕滿眼發光,正要開口。

而模模糊糊聽見這聲音,已經不太聰明的殷念抖了抖。

下意識的開口說出了自己那已經想了不止一次的心願。

大聲道:“他孃的!”

“給我八張嘴!”

“我要八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