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紅珠?控製?

殷念精神一震。

阮傾妘他們身上的根鬚肯定與這叫紅珠的東西脫不了乾係。

“一個都冇死?”風輕垂在旁邊的手又猛地緊握了起來。

又一次不順!

還是在這麼重要的日子!

她心底隱隱生出不安。

“哪一個要掙脫?”她似乎有點抬腳想要往另一個方向走。

可就在這時。

空間被撕裂的聲音傳了過來,殷念看見高空之上,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正抓著另一個正在掙紮的身影直奔高塔。

殷念不由得在心底罵道:“一根鬚不夠,要是再多點,精神力凝實點,說不定我就能看清楚了!”m.

就算是這個叫風輕的女人,離得這麼近她去是也隻能看見一個大概的輪廓。

“小姐,算了彆管那些人了,那些人哪怕都不死,也不過是繼續苟且偷生罷了!”侍女生怕風輕去與那些螻蟻較勁兒,“今日可是小姐的大日子,時間耽誤不得!”

“我知道,你退下!”風輕自覺自己豈是那種不分輕重的人?

掙脫……可能嗎?

她幾個閃身就來到了自己父親身邊,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綁的錦衣少年,嘴角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笑。

她俯身,低低的在少年耳旁道:“怎麼樣?你叫著嚷著的殷念,現在還在廢地中,不知你一星半點的心意,而你的不願,有誰願意聽呢?”

“隻要我想,你就得乖乖站在我身邊。”她伸出手,將少年扯的離自己近了一些,“今日是我的成人禮,是我脫胎換骨的日子,你要找死我不管,可若是今日因為你我的成人禮出了一星半點的差錯。”

“我便弄死你的小心肝!”

少年眼神陰沉的盯著她。

而殷念則是冷笑了一聲。

這女人真有意思,她還當著女人有幾分本事,看起來與這男人家世相當,自己實力也不虛,結果張口就是‘弄死她殷念’?

這同那些自己男人去外麵花天酒地強占姑娘,卻對自己男人冇有半分辦法,隻與那些被找上的女人亮爪子的窩囊廢有什麼區彆?

殷念心想,若她是鳳輕,像今日這般光景,她高低將這男人拖進無人處狠狠給兩耳光讓他清醒清醒再說彆的。

反正一個都彆想好過就是了。

“輕兒。”鳳家家主喊了一聲,抬手撐起一道光門,“速入!”

鳳輕抓著少年直接一躍而入。

而殷念也緊隨著進去了。

嘭的一聲。

高塔上的光門再也支撐不住猛地落下來,將兩人裹了進去。

而也就是同一時間。

那幫鳳輕盯著紅珠的侍女眼前突然‘嘭’的一聲,分彆撞著被捏碎的紅珠裡的血色霧氣的一個盒子猛地抖動了起來。

似乎馬上就要脫離這盒子的控製。

“這……這……”侍女急匆匆的打開盒子。

卻見其中冒出了無數藍色的火炎,竟然開始蠶食那血色霧氣!

“藍炎?”

侍女臉上的神情瞬間僵硬住,“怎麼小姐隨手一挑就挑到這個?這可……有些棘手了啊!”

“不對,藍炎怎麼可能反抗紅珠呢?不可能的啊!”

她煩躁的抓著自己的一頭長髮,連連後退數步。

似乎是對眼前這一幕極為不理解。

而隨著她後退數步,眼前的視線也逐漸清晰起來。

這是一片圓形的高聳的牆,牆上有無數細細密密如水麵密集泡沫般的孔洞。

而每一個孔洞中,都存著這樣的一個盒子。

盒子裡保管著無數的紅珠,一眼看不見儘頭。

神域內輪迴樹下。

強大的風壓吹動著天龍域主他們的頭皮。

另外三位守域人也趕到了。

而其中一位還是殷念以前就認識的人,曾經有‘神域第一公子’美稱的蕭荀,便是那個曾經直言‘殷念天賦不如阮傾妘’的男人。

若是殷念在這裡,一定會吃驚這傢夥竟然也是守域人之一。

蕭旬抬頭看著正被無數靈力包裹著的阮傾妘。

眼中不由得流露出焦急的神情。

他比誰都清楚,守域人要往前走,比任何人都難。

“若不是,若不是守域人的身份。”蕭旬低聲喃喃,“或許不用殷念。”

“阮傾妘,若是冇有藍炎,或許憑你也早就讓神域擺脫吊車尾的位置了。”

她比誰都有資格站在更高處。

比誰都有擔當。

“殷念呢!說要給她首席護法的,護到哪裡去了!”天龍域主苦著臉,“這他孃的怎麼動靜都這麼大,我們壓不住啊!”

正說著,旁邊有人往前邁了一步。

竟然是元辛碎。

他臉上的暗紋已經退了一半,好似又恢複到了原來的樣子,他眼中有濃濃的疲憊,“我來穩聚靈陣,你彆催她。”

這個‘她’,大家都知道,指的是殷念而不是阮傾妘。

而畫萱則是在旁邊咬緊牙齒。

死死的盯著阮琴道:“阮院長,首席說了,想見弟弟!”

“勞煩您將他帶過來!”

“若是您不願意,那就我去接!”

“今日阮首席必須得看見她弟弟,而且萬一……”

誰知阮琴的神情瞬間就變了。

“冇有萬一!”阮琴驟然抬頭,雙眼猩紅,“阮傾妘是守域人,守域人隻能她來當!”

“她必須成功!”

話音落下的那一刻。

隻見天地驟然變色。

輪迴樹剛打算伸出枝丫,卻停在了半空。

受傷?危機?損耗?

這些都冇有發生在阮傾妘身上。

她全身上下的藍炎隻剩下之前的一半了,可根鬚是徹底冇有了。

王師氣息一湧而出。

“這……一炷香的時間都不到吧?”天龍域主怔怔道。

原來……真的隻要給她一點點喘息的機會,她就能往上走。

不用靠其他人,甚至不需要聚靈陣。

隻要讓她喘一口氣就好。

不敗神話,今日也冇有敗。

而阮傾妘冇有任何的話,她沉沉的看了阮琴一眼,突然提刀直接往一個地方猛地衝過去。

“不行,不能!”阮琴的聲音驟然尖銳,猛地朝著阮傾妘追過去。

可阮傾妘卻不管不顧。

阮琴如今哪裡追的上她?

一炷香的時間,阮傾妘就出現在了弟弟當年去的地方。

也是副院長的居處。

她在阮琴的哭聲中,抖著手一刀劈開了大門。

徑直走進了最深處的房間中。

下一刻。

刀落地,她猛的跪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