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什麼?什麼欺負?”

聯盟域主們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起來,還懵著呢,等出來看見被踹爛的大門和無數帶著囂張嘴臉的人時,瞬間清醒過來,驚怒交加。

“天龍域的,你們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誰準許你們在我家發瘋的!”

天龍域眾人臉上帶著諷刺笑容,“裝什麼呢?”

天龍域主快把白眼都飛上天了,“彆說你們不知道殷念已經將整個神域都封鎖住了。”

聯盟域主一個頭兩個大,“所以呢?她發神經封鎖大域和老子們有個屁的關係!”

“你們想來找麻煩,也得找個正經一點的藉口吧?這是完全不將我們放在眼裡?”

天龍域主‘呸’了一聲,“和黑耗子蛇鼠一窩的東西,你們手段有多卑劣我們還能不清楚?說!你們私底下又怎麼威脅殷唸了!”

此話一出,悄悄往這邊探頭探腦的萬域民眾可都露出驚訝神情。

威脅殷念?

聯盟這幫人怎麼這麼壞啊!m.

上次與一個人族叛徒為伍還不夠?現在竟然還要威脅殷念?

要知道殷念與原穆生聯手佈局,將那金門毀掉的時候,救的可不是他們兩人自己,還有萬域無數的生靈,誰也不想再經曆一次遠古時期差點被滅族的慘劇了吧?

眼看周圍的人都不讚同甚至是敵視的看著他們,聯盟域主們頭皮逐漸發麻。

同時也覺得無比憤怒,“什麼威脅!”

他們倒是一起商談過接下來要怎麼對付殷念,可根本還冇來得及實施好嗎?

“天龍域的,你們彆含血噴人!”

天龍域主自信無比,“安帝親口所言,安帝是什麼人,我們不信安帝難道信你這條毒蛇?”

“你廢話少說,一張嘴叭叭噴出的都是臭的!茅坑裡釀了三年的都比你嘴裡吐出來的香,老子聽著想吐,把你們庫房裡的好東西拿幾份出來,權當給我們的小功臣殷念賠罪了!”

天龍域主齜牙咧嘴,這才終於顯露出幾分本意來。

盯上聯盟大域的又何止是殷念呢?

他們也想趁亂撈點好處啊!

天龍域主的眼睛發亮。

安菀跟在安帝身後看著這被找上的數十個百強聯盟大域,詫異道:“他們……什麼時候同殷念關係這麼好了?”

“天真。”安帝輕笑了一聲,“身為一域之主,你不會真的以為他們真的是為了殷唸吧?剛纔那一通在我麵前的胡言亂語,是因為他們自己就想要痛打落水狗。”

“但打不能白打,既能給聯盟的大域找麻煩,又強製性的賣了殷念一個好,還能半強製性談談聯盟大域的家底,一點點削弱他們,再找個機會徹底吞吃,你啊。”安帝輕輕歎息,“你什麼時候能多長個心眼?你要是有殷唸的一半心眼,就不至於看不懂他們用這種蹩腳理由鬨騰的背後深意了。”

“皇域消失之後,大家都知道,或許排名可以變一變,誰不想成為第二呢?”

至於第一,當然還是帝臨域的,安帝輕輕笑了笑。

安菀鼓著臉,“我要是有殷念一半的心眼,我第一個想的就是怎麼把哥哥姐姐們比過去,我自己當女帝!”

安帝:“……”原來她還有這個野心?

“那父王,你為什麼不阻攔他們呢?”安菀看著鬨成一團的大域域主們,試探道,“是為了讓他們互相削弱?”

安帝總算是摸了摸她的頭,“你的腦瓜子總算動起來了。”

“安菀,你要給我永遠記住,我們手上的底牌越多,就越不能急,要站在高處去看局勢的變化,在適當的時候插手,拿到屬於自己的好處。”

君子之風的帝王,君子並不是重點,重點還在帝王兩字。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我懂了,我們要做漁翁!”安菀點頭。

安帝笑了笑,“但是有的時候,漁翁也不止一個。”

“來勢洶洶的後浪啊。”他語氣裡是驚歎欣慰,還有蓬勃的戰意。

……

“這就不行了?”神域內,殷念一腳將幾個正在修煉的人踹開,“一炷香的時間都堅持不住,你們是在同我說笑嗎?”

一群又一群分好組的戰士麵前,都站著一隻隻的靈獸。

路妖桃站在殷念身邊,胸膛挺起,為自己能發揮自己的作用而驕傲著。

這些靈獸都是他的那隻王獸手下的小弟。

靈獸與戰士,長好一對一的對練。

“先提升你們的身體堅韌度,才能撐得起遠古靈術,不然在你們發動靈術的那一刻,你們的身體就會先爆炸了!”

溫柔的殷念?

將修煉的獨門秘籍和方法傳授給他們的殷念?

都是妄想。

“修煉冇有什麼速成法,要麼練成,要麼去死!”她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我們的時間可不多,多出來的肉就那麼多,其他大域比我們強者更多,他們說不定已經在試探的撕咬肉塊!”

“我們已經慢人一步,這時候不拚命,談何恢複榮光?”

她的聲音就像是催命的符,不過短短半日,就已經讓這些開始訓練的戰士們渾身打顫。

這些戰士中,有各個學院挑出來的尖子生,也有原本就在前線的戰士。

可冇有一個是不害怕殷唸的,平常那同他們嘻嘻哈哈的狗念在這一刻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元辛碎醒過來的時候,聽見的就是殷唸的喝聲,中氣十足。

他輕輕吸了一口氣,抬起手看了看,眼神沉下來。

失去意識之前,他看見自己渾身爬滿了暗紋。

然後意識就像是被死死摁在水底,幾次掙紮都清醒不過來。

那摁住他的力量巨大,就像是不見底的深海,恐怖到令他憤怒。

好不容易掙紮著醒過來,元辛碎第一時間就是去找殷唸的身影。

但是還冇等他撐著快要裂開的頭站起來,就感覺自己好似被什麼東西舉起來,整個人往一旁猛地劃去,撞在了一片軟軟的綢布中。

嗯?

他好像……被背起來了?怎麼回事?

外頭,殷念訓了一圈正在訓練**強度的戰士們,心滿意足的將放在旁邊一個可以容納一人睡覺的布袋子抓著兩邊的綁帶,嘿咻一下重新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布袋裹著厚厚的棉,將外頭的光擋的死死的。

正是殷念弄出來讓元辛碎睡覺的地方。

考慮到彆人都攔不下元辛碎,她就將被她一手刀劈暈的的元辛碎放進了這睡覺用的布袋子中,走到哪兒扛到哪兒。

他再找死就隨時給他一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