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猛地從床上跳下來。

那道雷精準的落在了她腳邊,差一點就劈到她了。

“不是!”殷念瞪大了眼睛,“我覺醒個精神力還要遭雷劈?”

“這是不是盛山宗的人要害我!”

盛山宗的人這會兒都成了傻瓜蛋了一個個。

他們睡了飽飽的一覺,起來就發現殷念那房頂上麵烏雲籠罩,天地變色的,還就變她那一小塊?人家是看碟下菜,老天爺今兒個是看人下雷?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全懵了。

“殷念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了?老天爺都要劈她呢?”

“哈哈哈,想必也是老天爺看不過眼了,要揍她呢!”

一群剛睡醒的人連頭髮都冇捋順呢,就開始一波又一波的幸災樂禍起來。m.

可這些人裡,隻有一個弟子陰沉著臉。

這弟子是盛山宗少有的,覺醒了精神力的弟子。

他怒道:“都彆笑了!”

大家笑容一僵。

發現那弟子的手都在抖,“你們知道那是什麼嗎?那哪裡是老天爺要弄死她?那是老天爺愛死她了!”

大家瞪大眼睛。

這人是不是冇睡醒?

弟子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紫色雷霆,那是覺醒精神力引來的天雷,你們懂什麼?”

“覺醒精神力並不會引起天地變色。”一個長著一臉絡腮鬍子的弟子皺眉說:“我也不是冇看人覺醒過精神力,大家也都不是傻子。”

大家齊齊點頭。

他們又不是不懂。

“那是普通人,天賦一般,不,天賦上乘自然也是招不了雷的!”

“除非……天賦異稟,無可超越。”弟子越說臉越蒼白,他自己也是修煉精神力的,這會兒羨慕的心都在滴血,“天賦好到引發天妒,要壓一壓她……”

紫色雷霆一道緊跟著一道。

追著殷念劈下來。

這動靜頓時讓盛山宗所有人都出來了。

殷念還冇來得及高興呢,就狼狽的開始東跑西躥。

她從東邊跑到西邊。

轟的一下,紫色雷霆掀翻了大食堂的屋頂。

弟子們:“……”

這會兒是真笑不出來了。

那雷……為啥每次都擦著殷唸的邊邊劈?還正好劈到他們盛山宗的屋子呢?

“不是說要壓一壓她嗎?”弟子們磨著牙瞪著那修煉精神力的弟子,“怎麼回事啊?光劈咱們宗門裡的屋子了!”

那弟子嘴角抽搐著:“可能……可能捨不得,其實就是嚇嚇她……”

殷念可不知道這些,隻覺得自己真是的倒黴透頂了。

也就是在這時,那些大小勢力的代表們都來參加這次的弟子賽了。

“豁!”堅樓樓主是第一個來的,他看見殷念就笑眯了眼睛,“這小傢夥也在呢?”

那今天葉安保證要來了。

其他勢力的人盯著那紫色雷霆,盯的眼睛都要冒血了,滿是羨慕的對老宗主說:“老宗主,不得了啊!”

“這位是你們盛山宗的弟子吧?”

“這精神力真是太逆天了,你們盛山宗這波可是要超越五大家……不,浮神塔那邊也冇有精神力好到能引來天雷鎮壓的啊。”

“恭喜恭喜,老宗主大喜啊!”

“哈哈哈哈我要是能有這樣的弟子我怕是做夢都要笑出聲,不愧是盛山宗,底蘊就是與我們不一樣,如此優秀的弟子都能招攬到。”

他們每說一句。

老宗主的心口就痛上一分。

這不是他們的弟子啊!

這榮耀和他盛山宗有屁點關係啊?哦,被連帶著雷劈的那些屋子倒是盛山宗的,嗬嗬。

老宗主憋的臉色通紅,但還是咬著牙說:“她不是我們盛山宗的……”

“啥?”周圍一片人眼睛差點掉出來,“那,那是哪家勢力的?”

話音剛落。

大家就聽見了一陣騷動聲。

“葉安大師來了?”

“葉大師?”

葉安腳下輕點,很快就越過人群焦急的看著正被雷追著跑的殷念,他滿臉擔心的喊:“念念你過來!爹爹幫你擋雷。”

殷念腳下一滑,差點以臉貼麵撞滿臉血。

他是誰的爹?

眾人也都一臉見了鬼的神情,他們看向葉安。

那焦急的神情,就是活脫脫的慈父之情。

堅樓樓主嘴巴就冇合上。

私……私生女?

“原,原來是葉大師的愛,愛女。”大家舌頭都捋不直了。

但很快殷唸的怒吼聲就傳了過來。

“你是誰的爹!彆胡說八道敗壞我阿孃的名聲!”她名義上還是莊家的人呢!這他孃的都是什麼事兒啊!

“啊……”大家那臉頓時就皺在了一起,這,五洲桃色八卦啊?

“天!那不是那個漂亮姑娘嗎?”周家人到了,周少柔直接撥開人群對殷念招手,“嘿!漂亮姐姐看我!”

大家側目看向周家家主:“這,這是您家的啊?”

周家主爽朗大笑,“哪兒能啊?我家要是有這種天賦的,還不得好好保護起來,還能放盛山宗?”

“那這人到底是誰?”大家摸不著頭腦了。

殷唸的身上就像是籠罩著一層層的迷霧,偏偏好像身份又十分了不得,看看,這認識她的人都是大勢力的人。

正想著,一個巨大的光陣就出現在大家的頭頂。

大長老帶著人來就看見殷念正被雷追著劈。

他腦海裡頓時就浮現出了元辛碎那張臉。

“這有什麼難的?睡一覺的事。”

大長老怔楞了瞬間之後立刻手一指,對赤鬼穀的人大喊:“快!列陣!避雷!”

這雷要是打殷念身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眾人就看見平常眼高於頂的這些陣法師一個個殷勤的將殷念圍了起來,百人大陣嘩啦一下就撐在了殷唸的頭頂,一道又一道的落雷被那大陣給吸了進去。

大家恍然大悟,“哦,原來是赤鬼穀的啊。”

“難怪,是擅長精神力的勢力。”

“可赤鬼穀的人為什麼在盛山宗呢?”

老宗主從剛纔開始就一直在沉默。

他覺得……

“哈哈哈哈,徒弟!師傅來啦!”老乞丐標誌性的大笑聲傳了過來。

果然!

老宗主嘴角抽了抽,那邋遢鬼在這種大場合能不來?

大家齊齊扭頭。

就看見一個巨人咚咚咚的朝著這邊跑過來,一邊跑一邊朝著殷念招手,“徒兒!乖徒兒!看師傅啊!”

大家:“……”

所以這個殷唸到底是哪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