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安菀眾人:“……”

殷念披風散發像個急色的瘋婆子。

元辛碎倒是淺淺的掙紮了兩下,但都冇有用。

隻能將自己被綁住的兩隻手腕摩擦的通紅。

殷念掐著他的腰,大概是癢了,他的眼尾都通紅一片,眼睫烏壓壓一片蓋下來,連瞳仁裡的光都壓住,隻在密細的睫隙中看到點點白。

殷念看見了他胸口也密密麻麻的纏滿了暗紋,便急的將手貼在了他一左一右兩邊的腰窩上一寸寸探查他體內到底出現了什麼變故。

頭頂的烈陽將元辛碎的不知所措和殷唸的擔心焦慮都切割成碎片,直到冰涼的手在碎片浮光裡貼上之時,元辛碎才猛烈的顫了顫。

他那雙眼睛隨著冰涼的觸感重新落在殷唸的臉上。

她實在是長得漂亮,他不知道是她本來就漂亮,還是用自己這雙眼睛看起來纔會這樣。

他的心臟跳的快要從胸膛裡蹦出來了。

從髮絲兩側露出來的耳朵上有一層淺紅,細不可見的絨毛與溫暖的陽光抵死纏綿。一秒記住

元辛碎淺淺喘氣,胸膛起伏,在一片混亂中失去了抓在手心裡的匕首,他腦海中的那道不斷讓他‘去死’的聲音也隨著這冰涼的觸感消失了片刻,他不再對自己做出過激的舉動。

微微張嘴喘息時便隻剩下彆人眼中的‘安靜’,殷念眼中的‘乖巧’。

殷唸的聲音也隨著他的‘變乖’變得溫柔起來。

“來。”她一邊安慰,一邊用右腳腳尖抵住了元辛碎的腳腕。

緩緩又輕輕的往外推開。

“就看看,我也不做什麼。”她耐心極了。

這一幕實在是令人膽戰心驚。

周海平推了推周少玉,“孩子,你們熟,你去。”

周少玉戳了戳安菀,“小公主,你們熟,你去。”

安菀拽了拽畫萱:“畫萱,你們熟,你去。”

脾氣最好的畫萱就這麼被推了出來。

“說什麼啊?”畫萱的臉紅的像一隻蒸熟了的大螃蟹,甚至走路姿勢都像,同手同腳橫著靠近又退回。

安菀急道:“作甚又退回來啊?咋地腳下的地燙腳啊?”

周海平也支招:“你就問她,啥時候完事啊嘿嘿嘿嘿。”

安菀橫了周海平一眼,“你少亂扯,畫萱,你就上去就罵,都啥時候了還急著乾這些不正經的事兒?”

周少玉站在安菀身邊點頭讚同,“小公主說的對,畫萱,你讓她有什麼要緊事回家再辦,這幕天席地的,不至於,也不舒服不是嗎?”

三個人的話一起塞進了畫萱單純的腦瓜子裡。

她本就對殷念無比崇拜,再加上當場看見這麼勁爆的一幕,各種情緒交織之下腦瓜子都是沸騰的,她深吸了一口氣,不斷回憶著三個人的話,一個箭步衝上去就喊。

“殷殷殷殷念,這這這種不正經的事就要回家辦。”

“不至於幕天席地的,趕緊回家再舒服舒服吧!”

兩句話,身後三人神情崩潰了。

畫萱!

你說的這是什麼東西!

畫萱自己甚至聽見了開水沸騰的聲音,在她的腦子裡。

而殷念則是渾身一僵。

就在眾人覺得殷念要惱羞成怒的時候。

誰料殷念驟然轉身,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一樣的看著他們,眼睛裡都是光。

太好了!

本來元辛碎奇奇怪怪的還打算傷害自己,她怕一個人看顧不過來。

現在有人幫她就太好了。

大家一起幫忙看顧一下睡睡,也叫大家瞧瞧這暗紋到底是什麼,有冇有什麼頭緒。

她溫柔的看著眾人,笑成了春日裡一朵迎風搖擺的花。

“有心了大家。”殷念感動極了,朝滿身僵硬的大家招了招手,“愣什麼乾什麼?”

“快過來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