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驚雷驟起!

那一顆心臟還在‘噗通’‘噗通’的跳動,愚蠢的與它的主人一模一樣,甚至已經冇反應過來自己都冇有在那溫暖的軀體之中。

周海平的嘴巴張的大大的都能塞進一個巨大的鵝蛋。

剛纔發生了什麼?

他左右瞧了瞧,果然大家都很震驚,他冇有眼花啊!

是原穆生突然殺了了智?

他和了智不是一夥的嗎?

甚至被了智愚弄,哄騙,剛纔還在和殷念打生打死的原穆生,倒倒倒倒戈了?!

周海平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還不夠。

他下意識的看向周少玉:“少玉,你與殷念關係好,你,你知道這事兒嗎?”

周少玉此刻也瞪圓眼睛,聞言扭頭自然的看向安菀:“安菀,你同殷念關係好,又和她一起識破了宋寶珠的陰謀,原穆生的事情你知道嗎?”m.

安菀垂在旁邊的手微微發抖,聞言又豁然扭頭,看向了正閉著眼睛還在入定中衝擊王師的阮傾妘,“我反正不知道,阮首席,你是殷念最敬佩的人,你知道嗎?”

阮傾妘眼睛都睜不開,心想老孃知道個屁!

安菀又歪頭看向不遠處不知為何垂著頭背對他們的元辛碎,“元神,你知道嗎?”

可元辛碎並冇有回答他。

肩膀緊繃冇有說話。

“為?為什麼呀!”安菀是徹底懵了。

打破這一份寂靜的,是女人的尖叫聲。

她的身體被殷念貫穿。

鮮血不斷順著殷唸的刀尖往下滴滴答答的彙聚成一條粘稠的下墜血線,她尖叫著伸出手想要掐殷唸的脖子,那張臉上已經是一片傷痕,“你控製了他!你是不是控製了他?”

“你這個詭計多端的女人!”

她掙紮的猛烈,殷念毫不留情的又抬刀抽出再度刺入。

嘖!

真難殺,她的生命力為何這麼強盛?

“手段下作,我呸!”那女人痛的不行,驚恐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生命力的不斷流失,可即便這樣掙紮著也要吐殷念一口口水。

殷念側頭劈開,一邊抬手二話不說就狠狠對著她的嘴抽了過去。

打的她這張狗嘴再也不能吐出噁心的話。

一邊皺眉疑惑,這女人對她的惡意來的如此之大?到底是為什麼?她可不記得有得罪過她吧?而且還模仿她的衣著,讓殷念現在看著也膈應不已。

女人被打的苟延殘喘,一顆石頭卻嘭的一聲砸到了她的腦袋上。

“纔不是控製!你這個從來不懂蘇家與蘇家戰士之間深深羈絆的蠢貨!”

一道響亮的怒罵聲出現在人群後頭。

口吐鮮血的了智怔怔的看著人群分出了一條道兒,書靈手上捧著一本古冊,一臉肅穆的出現在眾人麵前,它的小小身軀發抖發顫,眼中的光亮是終於撥雲見月後的激動與清澈。

他不斷的看著古冊中的一處小小註標。

“我知道,我已經全部都知道了!”他不斷的重複著方纔為了找控製屍鬼的法子,仔細閱覽後大喊大叫說的那句話。

“死士,是我神域當年最為忠誠,最為堅強勇猛的一批戰士!”

“最愛神域的不是我,不是周海平也不是千千萬萬不能恢複意識的戰士們,而是他原穆生!”

“是你愚蠢!貪婪!不見人心!”書靈指向一臉被背叛的了智怒罵,“你竟然真的認為自己說服了一個將‘忠誠’刻入了骨子裡的鐵血戰士!你真是可笑至極!”

書靈緩緩深吸了一口氣,仰頭,看著渾身傷痕的原穆生。

它從未看清楚過原穆生的眼睛,眼睛裡藏著的千言萬語。

它唇畔抖了抖,難堪的落下了淚。

“你可笑……我也可笑……明明戰士就在眼前,我卻被迷霧籠罩,不見真心,我是古書之靈,是與戰士們在同一年代一路堅持到現在的人,可我與其他人一樣,對古書上所述冇有殷念來的瞭解就算了。”

“竟還去質疑一個從未背叛過神域的戰士?到後期還深信不疑他就是背叛者。”

“我……無比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