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的話實在囂張,令人忍不住發笑。

試想一下,幾年前還是吊車尾大域,連與其他大域對話都冇有資格的無上神域,就是這樣的神域裡出來的一個小丫頭,竟然站在了這麼多的域主和近乎聚起萬域全部頂級強者麵前,揚言要滅了一個大域。

這話擱在一兩年前說出去,怕不是馬上就會被人說成是得了失心瘋了。

可此時此刻,冇有一個人敢笑。

因為頭頂的天地雷隨時隨地會劈落下來。

聯盟人心潰散,齊皇域而去,哪怕了智這次並冇有召喚那所謂的大人出來。

殷念也是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打垮皇域的機會的。

“她難不成真的能滅了皇域?”天龍域主手腳發涼,下意識發問,“活捉了智倒是差不多,但,但滅了皇域,哈哈哈。”

他乾笑兩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笑得多難聽,“這不能吧?”

若是連排位第二的皇域都被乾掉了。

那……那萬域排名難不成真的得重新動一動了?m.

安帝冇有回答他。

殷念纔不跟這些人玩虛的。

天空上的天地雷瞬間就竄動了起來。

無數天地雷朝著皇域地麵八方全都狠狠劈落下去。

砰砰砰的爆炸聲不絕於耳。

殷唸的天宮劇痛無比,借用天地雷的機會隻有一次,可以說是從修煉到現在,她所能用的最強殺招,僅此一次的機會,她故意留到現在。

可不是為了雷聲大雨點小的嚇嚇人的。

轟!

一道雷瞬間就能劈死數千皇域金靈師以下的戰士,這可是天地之力。

轟轟!

那些歸順與了智的大家族的祖宅瞬間被夷為平地,寸草不生。

“皇域餘孽!”殷唸的聲音即便是雷聲隆隆也掩蓋不了,“負隅頑抗者,殺無赦!”

她眼神冰冷的掃視周圍,叫人頭皮發麻。

而在殷念身前,周少玉身邊的天地雷被徹底吸收。

他是第一個從入定狀態中退出來的,藉著天地雷突破成功的人逐漸跟在了他身後。

秋黛姐弟能掌控的實力變得更加凝實。

一對一的時候不曾服她的柳如霜等人,在此等大事上也冇有掉鏈子,越來越多的人將皇域的人圍了起來。

她的手上還有源源不斷的天地雷不斷的湧入了智的身體裡。

無數漆黑的雷光瞬間纏繞在金佛的身上。

她能看見金佛不斷的變強,看得出來這些年在佛子的身上吸了不少好東西,將自己養的實在是好極了。

可殷念眼中半點不見畏懼,反倒是凝起笑意。

就好像一個已經吃了滿肚子肉的人,竟然還被人大口大口的往裡填沙子一樣難受。

了智猛地掙紮起來,“不,滾!”

“彆逼我,彆逼我,滾開!”他猙獰的想要擺脫殷唸的控製。

才跳動了兩下,就被殷念一巴掌抽在了頭上。

她凶神惡煞,抬起手,混著天地雷的拳頭就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了他的腦袋上,“給我吃!”

“你了不起,你‘預知’了未來,用彆人來給你鋪路!”

一拳徹底打碎他的脖子。

殷念兩隻手狠狠將人提起,滿眼都是怒火,“說!你給我阿孃戴上的是什麼東西!”

誰料聽見這話的了智‘赫赫’的笑起來。

“那東西,咳,你解不開的,鬼鏈會逐漸吸收掉你母親身上的生命力,那可是大人們曾經賞賜給我的東西……”

他話音剛落。

殷念下意識的就看向了那被元辛碎死死壓製住的女人。

元辛碎二話不說一骨鏈穿透她的胸膛,煞氣騰騰:“說!”

女人痛的渾身抽搐,“做,做夢。”

殷念戾氣橫生。

她的視線落在了了智即便被打傷也死死護住的那塊金色令牌上。

眯起眼睛驟然出手。

“是嗎?既然我目的已經達到,那就留不得你了!”

正要一劍殺死了智。

一個人影卻突然衝了出來,從背後偷襲,狠狠一腳踹在殷唸的身上,一把扶起了了智。

殷念在地上猛擦而過,天地雷瞬間將她護住。

她轉身,看清來人後臉色沉了下來,“原穆生!”

“你到底要阻攔我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