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唸的精神力如水一樣漫開。

而腳下屬於根寶的根鬚早就在殷念被黑袍人帶著亂轉的時候就已經悄悄埋進了深土中。

細微的顫動,陌生人在這一刻出現在皇城的話,她多多少少都會有感知。

在黑袍人的房間裡設下的根鬚比任何地方都要多。

可等了又等就是冇有動靜。

此刻隔壁黑袍人的房間裡。

黑袍人正滿頭大汗的搓著手祈禱:“彆來!求求你們彆來!”

像是他的祈禱起了作用。

在窒息又長久的沉默中,安菀突然抬起頭。

一把抽出了藏在靴子裡的匕首,猛地拽住了宋寶珠的衣領將人狠狠摁在地麵上,她的刀麵緊緊貼著宋寶珠的臉頰,滿眼猩紅憤怒,“你騙我們!”

宋寶珠臉上也是詫異的神情,她甚至比安菀還要吃驚,都顧不得生氣安菀突然將她撲倒一臉殺氣了,一把從地上站了起來,“不可能!明明算著時間就是今日!”一秒記住

“怎麼可能呢?他難道不怕得罪那幫大人嗎?”

小葵和秋黛是無條件站在安菀這邊的,見狀也氣鼓鼓的湊過去一人一邊摁住宋寶珠,甚至秋黛還從懷裡掏出了畫萱製造的黑管神器,管口就對準宋寶珠的腦袋,氣勢洶洶道:“你還說不是騙我們?信不信我一炮轟了你的腦袋!”

這兩個小鬼的實力雖然不如宋寶珠,但黑管加持,他們可不怕。

宋寶珠神經質一樣喃喃自語,死死盯著窗外:“不可能的!”

“怎麼可能呢?”

她看起來比安菀都要著急。

殷念將她焦急的神情收入眼底,輕聲道:“可現在,你所說的事情都冇有發生是事實。”

宋寶珠猛地伸出手抓住了自己的頭髮,發瘋一樣的開始拉扯頭皮。

“怎麼可能呢!”宋寶珠的頭髮被她自己大把大把的扯下來,就好像在這一刻滿盤皆輸的不是殷念而是她一樣,“怎麼辦?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你們要回去了嗎?”

她的眼睛裡滿是紅血絲,終於抬頭看了一眼眼睛,可這一抬就讓她瘋狂的舉動停在了原地。

殷念背後的視窗。

突然爆衝而起無數火光,聚成一團的巨大火光有零散火星隨著大片炸裂聲濺出花束火星,像一頂巨大的珠冠,在殷唸的頭頂刹那盛放。

“爆,爆炸?”宋寶珠手指縫隙裡留著大把大把的頭髮絲,“這是怎麼一回事?”

殷念伸出手捋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我說了,冇有萬無一失的計劃。”

但有天羅地網的佈局。

“三月一次的‘大人’冇有來嗎?是大人冇有來呢,還是他冇有叫呢?”

殷念藏在頭髮裡的小小菇子消失,坐在窗邊木台上的小小身軀在爆炸聲中變成了修長的身軀,夠不到地麵的小短腿輕鬆的落在了地麵,金鱗刀出現在她手上,隱隱能聽見龍吟之聲。

“是不是他不叫都沒關係了。”

“我要他叫,今日是叫也得叫,不叫也得叫!”

黑袍人臉上正帶著狂喜的神情,“真的冇來哈哈哈哈太好了。”

他仍然記得自己往日一直對接的那位‘大人’在那位少年公子麵前,卑微的就像是奴仆一樣,可少年公子開口就剝奪了他‘監代人’的身份,讓他去找一個繼任人。

僅僅因為他對殷唸的敵視?

真是可笑。

殷念算什麼東西,連自己的命運都掌控不了的小螞蟻,那位少年公子又是什麼瘋子?竟然對這麼一隻小螞蟻這樣上心?

可心裡即便是這麼想。

他也不敢說出來。

因為他連大人都不能得罪,更何況那個公子?

“再給我一點時間!”他深吸一口氣,喃喃道,“等我在皇域徹底站穩了,找到一個能被我掌控的繼任者,我就可以退居幕後。”

所以三月一次的見麵。

這一次他冇有主動喚大人出來也不敢喚,他並冇有做好將位置讓給繼任者的準備,會被大人懲罰的。

大人不來就是最好的。

剛鬆一口氣。

窗外卻傳來了撕裂寂夜的爆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