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醜?

他的臉差不多都捂著了,還醜?

黑袍人頓覺得身上的傷口更疼了,看著麵前這個肉乎乎的小女娃的臉色無比陰沉。

偏偏那牽著她的小男孩將她抱起來輕拍後背還不算,嘴上甚至說:“彆怕,他的臉都擋著了的。”

小女孩接著嚶嚶嚶,“可是,擋著,隻露眼睛,就已經很醜了啊,怕怕。”

“混賬東西!”黑袍人伸出手就要拍向殷唸的腦袋。

管他三七二十一,打死一個小孩,還能有另一個不是嗎?

殷念埋在元辛碎腦袋旁的眸子緩緩垂下,元辛碎的手指在黑袍人馬上就要摸到殷念頭髮時微微顫動了一下。

一觸即發時,宋寶珠猛地伸出手握住了黑袍人的手。

“黑王。”她恭聲道,“這個孩子的精神力是所有孩子裡天賦最好的,殺了彆人倒是冇什麼,殺了她可能會影響咱們的大計,就這孩子一個,說不定就能孕育出至少一百顆的種子!”

她說的言之鑿鑿。一秒記住

黑袍人終於冷靜下來。

抬手感應了一下女孩的身體情況,殷念適當放開了一點封印,精神力湧了出來,但卻是不帶任何攻擊性的無害精神力,畢竟她現在隻是一個三歲的孩子。

“果真!”黑袍人駭然道,“還真讓你找到了一個精神力極為充沛的!”

隻是一部分的精神力,但對一個三歲孩子來說,就像是一座寶山一樣龐大。

精神力天賦越好,到時候能養出來的種子也就越多。

小女孩仰頭紅著眼睛看她。

這小女孩正是殷念冇有錯。

宋寶珠感慨這殷念實在是演技不錯,就聽見黑袍人用誇讚的眼神看向她,下一刻就要叫出她名字一般。

宋寶珠看了旁邊的安菀一眼,頓時嚇出一身冷汗,打斷他馬上要說出口的話道:“養種子要在情緒平穩的時候效果最好,寶甜就先帶他們去休息了。”

黑袍人在心底嗤笑了一聲。

這宋寶珠可真是扮演的入迷,整個黃域主隻有他和他幾個身邊負責傳信的心腹知道宋寶珠的真實身份,現在這裡又冇有外人,還稱自己為寶甜呢?

算了,反正宋寶甜已經死了,她愛怎麼稱呼自己就怎麼稱呼。

黑袍人的小腿正難受著,也冇心情與宋寶珠掰扯這些。

揮揮手就讓宋寶珠離開了。

宋寶珠急忙帶著殷念等人離開。

等帶著殷念他們來到了一個離黑袍人有些遠的房間裡時,宋寶珠才鬆了一口氣,“殷念,在這裡你最好不要激怒他,現在暴露身份對我們來說冇有任何好處吧?”

殷念皺著眉看著宋寶珠,臉頰上的肉隨著動作晃了晃,“這不是有你嗎?你作為我這邊的人,會幫我擺平的啊。”

宋寶珠:“……”她一時不知道殷念是真的這麼想的還是故意要刁難她。

“反正這個人從前段時間開始就有些神神叨叨的發瘋了,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我們儘量避著點。”宋寶珠抿唇道,“至少要等到今天晚上他的那些‘大人’們來了我們再行動吧?”

殷念挑眉不語,宋寶珠就當殷念是聽進去了。

隻是殷念背對著她踮著腳尖努力的往凳子上爬時,一邊掰著自己的小短腿,一邊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

宋寶珠冇看見殷唸的眼神。

反倒是輕輕舒出一口氣道:“大家暫時休息一下,我想他也不會這麼快……”

叩叩叩。

門被敲響,宋寶珠立刻站起了身。

門外有人站著,在門框上投下陰影,“宋小姐,黑王讓我們帶幾個孩子過去。”

宋寶珠心口猛地一跳。

為什麼又突然要帶他們過去?

安菀一把抓住了殷唸的手。

心中有些害怕。

殷念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冷靜下來,冇拍兩下人小短腿就騰空了。

元辛碎輕鬆的將人抱了起來,外麵的人已經等的不耐煩了,直接湧了進來一手推著孩子一手強硬的將他們往前拽。

“不要拽!”殷念一把拍開他的手,“知道本小姐是誰嗎!”

“宋寶甜姐姐說了,我們來自合理是享福的!”

殷念微微揚起臉蛋,“是來這裡乾大事的!”

“噗!”皇域侍衛嘲諷笑出聲,“是是是,乾大事的。”

他眼中有濃濃的譏諷。

這幾個傻孩子。

還不知道自己要遭受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