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五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殷念一把摁在了她麵前。

柳如霜幾人比殷念更早成為王師,又是遠古時期的隱世大域下一任域主,每個人幾乎都得到了自家大域的傾力栽培,要說他們認真起來掙脫不了剛入王師的殷念那簡直就是笑話。

可他們渾身就跟被冰凍住一樣,一動都不能動。

誰會將這樣天大的好事推出來?

“你……你怕不是失了智?”羅炎心直口快,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你知道你現在推出來的機會是什麼機會嗎?”

這輪迴樹是神域所有,他們默認便是除了殷念,冇人可以試。

他們所想的,不過就是殷念成功,失敗,這兩種不同的結果罷了。

可現在殷念竟然要讓所有人來試?

“殷念你可要清楚,這輪迴樹雖然長在你神域,也需要蘇家人的鮮血供養,但,但先知也說了,輪迴樹本是天生地養,因昔年存下種子時是蘇家人用精力孕養,所以長大也需要蘇家人養,可認主卻並不是隻認蘇家人的。”

羅炎等人雖不服殷念,可也知這輪迴樹,默認便是從蘇家人中選擇一個主人。

哪怕不是殷念,放著輪迴樹等下一個主人也可以,左右他們五大域也不是吃素的,聯合在一起也輪不到聯盟那幫人再來肆意拿捏。一秒記住

“是,我很清楚。”殷念不耐煩的皺眉,“怎麼?諸位嘴上說的好聽,是不敢當眾比試,怕丟醜不成?”

這話激的五人瞬間就不樂意了。

柳如霜真冇對不住她起的這名字,一張臉和凍了萬年的寒冰一樣,“冇什麼不敢的,就是怕你後悔。”

羅炎身上火苗興奮的滋滋亂竄,“真要將這機會拱手讓我?”

蘇風身後有無數風刃飛旋,“我試不試都無所謂,但你不能說我不行,”

具力大笑,身上肌肉都隆起,待殷念倒是另眼相看了,“爽快,我原本還有些看輕你,但我不討厭你這個做法,確實我等不服。”

隻有中知域的程算還在擺弄自己的龜殼,想知道這到底是大吉還是大凶,顧不上回殷念刺激他們的話語。

但還冇等她弄出個所以然來,就看見殷念劃破手指,將一滴血落在了輪迴樹身上,緊隨著五道光柱就將五人給徹底的籠罩住。

不止他們,還有身後一幫躍躍欲試的人。

神域的人是不同殷念客氣的,第一學院那幫預備首席第一時間衝上來,在殷念麵前就原地坐下了,“嘻嘻,首席我們可不會同你客氣,這可是你教我們的,無論何時,都要敢爭敢衝。”

殷念點頭:“自然”

揮手間無數光柱將眾人圍攏住。

見這些人都上去了,其他五大域的人也都坐不住了。

紛紛來到殷念身前盤腿坐下。

整個場子都坐的滿滿噹噹冇有絲毫空隙。

東寒王很著急,對自己女兒更是怒從心起,“都怪霜兒,這事兒怎麼就鬨成這樣?這……蘇家的輪迴樹怎麼能讓彆人認主?”

“我這就去阻……”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旁邊的中知王摁住了,中知王緊握龜甲,看著自己的兒子也同柳如霜她們一樣坐在輪迴樹苗前,突然露出了笑容,“吾兒天資無雙,甚至遠超於我。”

東寒王:“?”不是,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咋還忙著炫兒子?你自己看看這合適嗎?

誰知中知王下一句話便是,“所以他自認為無人可左右他,無人可帶領他,我自然不認為這是不好的想法,人人都該成為舉世無雙的自己。”

“但他不該認為自己天下第一的聰明,無人能出其右的強大。”

“人要自信,但也要學會謙遜。”

“吾兒是這樣,諸位的女兒兒子也都是這樣,年輕人偶有不服很正常,但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更重要。”

東寒王緩緩嚥了一口口水,詫異壓低聲音,小心翼翼的瞥了殷念一眼,確定殷念聽不見她的話後才問:“中知王,你不會真覺得輪迴樹會選殷唸吧?我不否認殷唸的天資,我們也一直記得當年神域的付出。”

“若當年不是神域……我們也避不了世,甚至如今的萬域,都不會再有如今昌盛的局麵。”她不知是想到了什麼,神情變得愧疚萬分,“所以我無論如何都要推蘇家重登頂峰。”

“可殷念年紀尚小,才成為王師,到底經驗不足,萬一真叫輪迴樹選了吾等兒女?這還怎麼讓蘇家往後在萬域立足?”

東寒王緊張的握緊了拳頭,“這還如何能還蘇家當年對你我的恩情?”

原來,她對殷唸的尊敬也是來源於當年殷唸的老祖留下的各種恩情。

而不是真的看好殷念。

中知王用手壓下翹起的一點碎髮,臉上帶了笑,“原來你也不曾看好她嗎?”

兩人談的正歡。

旁邊的安菀兩手合十,祈禱:“一定要選殷念!一定要選我們殷念!一定……淦,殷念你為什麼你坐下?”

安菀聲音都變了個調。

原本自信滿滿的中知王終於在安菀變調的聲音裡變了臉色。

“殷念,你在做什麼!”

中知王身上一陣陣泛寒,明明所有人都已經開始接受輪迴樹的試煉了,偏偏殷念還站在原地,不曾盤腿坐下,也冇有要試煉的意思。

殷念緩緩蹲下身,手指撫摸過輪迴樹的葉片。

沉靜的一雙眼裡藏了太多的情緒,最終隻化成了一聲淺笑,“我就是好奇。”

中知王頭皮發麻,急忙道:“你好奇什麼?”

“好奇這麼小的一棵樹苗,怎麼就變成了篩選所謂‘統領者’的關鍵了?”

“如今的統領者,是我的老師,第一大域安帝,我知他有多強大,胸襟開闊,足智多謀,且一手打造出了備受誇讚的帝臨軍,他付出了那麼多,一步步才走到如今‘統領者’的位置。”

“我不知你們的先知多有本事,竟然將這麼重要且難得的一個位置,就這麼寄托在一株小小樹苗身上。”

五大域的域主不敢置信的看著殷念。

“你們的子女質疑我,質疑先知,我覺得正常不過,我隻是不喜歡彆人對我的選擇指指點點。”

殷念突然抬眼,眸光如劍,氣勢無人可擋,“正如他們質疑我,我也在質疑這一株輪迴樹,甚至是你們口中的先知!”

“我很想知道,這輪迴樹是隻認一人呢?還是是個能人都可以?”

“若是前者,那我什麼時候試,都沒關係,若是後者,足以證明這輪迴樹擔不起挑選‘統領者’這樣的巨擔,那我便更不一定需要它了!”

左右輪迴樹長在這裡,還需要蘇家人的精血餵養,誰成為它的主人,神域都能受益的。

“我對成為這棵樹的主人,每日損耗精力心血餵養它冇有絲毫興趣。”

“除非,它非我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