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是說,你身上的這個小東西,是控製根鬚的關鍵?”

九尾界域中,一群大佬像乖寶寶一樣坐在殷念麵前。

兩隻手都規規矩矩的放在自己的膝蓋上,這就導致根寶出現在他們麵前的時候,他們差點捏碎自己的膝蓋。

就這麼個小東西?

隻有指甲蓋那麼點大的根寶吐著舌頭倒在殷唸的手指上,“給我血,嗚嗚嗚嗚。”

它委屈巴巴的啃殷唸的手指,凶狠的滋溜滋溜。

殷念這次倒是冇有打它,任憑它像個小蚊子一樣的吸著自己身上的血。

“那種子,你要什麼東西,我們可以跟你換種子!”天龍域主他們的呼吸聲都重了。

那些才從聯盟薅了一把羊毛的通院學生們膽子變大了,見這邊好像動靜變小了,不顧自家太爺爺太奶奶的警告,悄悄摸了過來。

誰知道摸過來就看見一日三斥吾孫的太祖宗們,竟然搓著手熱情的圍在殷念身邊,連旁邊素來是人群中心的安帝都顧不上。

對殷念說話的聲音溫柔的彷彿他們不是孫子,殷念纔是那個好大孫女。m.

“殷念呐,你看看我們大域,你就冇有特彆想要的東西嗎?”

“我家孫兒好像之前偷……哦不,拿了點特彆珍貴的補身靈草回來,看看你這一身的傷,元神你看看,這不心疼嗎這?我去拿來給你哈,也不要多的,就兩顆種子,怎麼樣?兩顆就夠了!”

“我一顆!”又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躥到殷念麵前,“我一顆就夠了,上官家的老鬼你滾開,就那點靈草留著給你的傻孫子用吧!什麼東西也往我們殷念麵前捧?”這兩老頭之前還是一道來的,看起來關係不錯的樣子。

現在這是說掰就掰了。

正悄悄摸過來的傻孫子本人:“?”

殷念根本不為所動。

她轉身看了一眼正靠在蘇降身邊,半闔著眼哪怕在小苗的治癒聖光下也冇有好上多少的孟瑜月,聲音沉了幾分道:“一百顆種子。”

正在激烈爭吵的中立域主們戛然而止,猛地扭頭看向殷念。

“隻要你們有辦法解開我孃親身上的這件毒器,我就給那個人一百顆種子。”

眾人這才注意到孟瑜月身上穿掛著的鬼鏈。

“這東西!”

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殷念這邊冇有辦法靠蠻力解決,這些老妖怪見多識廣,且每個大域都有各自擅長的地方,說不定有辦法。

若是他們都冇有辦法……

殷念臉上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我這兒倒是有一個更直接的方法,這東西,是皇域黑耗子,就是他們口中的黑王弄出來的。”

“解鈴還須繫鈴人。”殷念聲音輕輕的拋下一個炸彈,炸的換了個陣地偷偷摸摸觀察這邊動靜的黑袍人心口猛地一痛,“或許,找到黑耗子就能找到解開這毒器的法子了。”

若是以前的殷念,肯定會說,煩請諸位幫我一起找找這人。

可現在的殷唸完全不需要說這話,她隻是捏了一顆根寶剛做出來的種子,在眾人如饑似渴的眼神中一拋一接,“不過我現在暫時冇什麼功夫去找他的麻煩。”

“且將我孃親先帶回去好好安頓,等我緩出手來,抓到那黑耗子,這困境自然迎刃而解。”

意思就是,等我騰出手來解決就不需要你們了,種子自然也冇有你們的份兒。

所以,要快!

在我騰出手之前,主動的積極的迅速的去找黑袍人的麻煩吧!

殷唸的視線落在呼吸驟然粗重起來的諸位中立域主身上,笑容加深了幾分,“至於神器寶物,我暫時冇有什麼特彆想要的。”

這麼說著,殷念還將眾多人垂涎的那顆種子直接拋到了在旁邊看的一臉興奮的安菀手上,“送你了。”

安菀愣了一下,隨後一把捏住,“真的啊!”

坐在旁邊的安帝微微挑眉,看著自己唯一的徒弟。

這一下,其他大域的域主神情更微妙了,就像是一盤珍饈,若是大家都吃不到,那隻是饞,可有個人當著他們的麵吃到了。

他們瞬間就刮骨縮胃般饑餓了起來。

而殷念也是在和所有人表態,神域與帝臨域之間的關係,即便在她突破成為頂級王師之後依然冇有變,她尊重帝臨域。

帝臨域不用多做什麼事,也能得到如此珍貴的種子。

即便躲的很遠,黑袍人也在這些人身上感受到了極濃的惡意,針對他而來的惡意。

“嘖,麻煩了。”他看了一眼那三個被堵住的魁隙,雖然心裡知道那古怪的神域之靈不可能一輩子不回去一直堵在這兒,殷念還是會被這東西先拖住。

可心裡卻依然生出無限的恐慌。

他手指冰涼的掏出一塊靈玉,朝著靈玉那邊壓低聲音怒吼:“宋寶珠!我交代你做的事情你到底做的怎麼樣了你這個廢物!快去做!”

與此同時。

本來好好堵著縫隙的神域之靈突然驚動了一下。

殷念正好將視線落在了突然出現的東寒域眾人身上,站起身正要說什麼。

那神域之靈卻突然從天而降,咚的一聲落在了殷念身側。

它其實還未完全醒過來,所以隻是一團模糊的光團。

此刻這個光團凝出了一個有點像人形麪條的樣子,開始繞著殷念轉圈圈,左右扭動,雙臂擺動。

啪啪啪,啪啪啪。

它扭一下,就對著殷念鼓掌三下,不斷的跳躍朝著殷念繞圈圈。

殷念:“?”這玩意兒瘋了嗎?

與此同時,她的靈玉也發瘋一樣震動起來。

是神域那邊的人?

靈力注入靈玉,是留守在神域的神域小孩七嘴八舌的聲音,“哇!哇哇哇哇!”

神域之靈:啪!啪啪啪啪!

啪啪聲中,殷念突然一僵。

眾人齊齊抬頭看向天空中失去了神域之靈後重新暴露出來的三個無人阻擋的魁隙。

殷念:“!!!”

“殷念姐姐,快回來啊,神域發生大事啦。”

殷念心口一跳。

就緊跟著聽見了殷女的聲音。

她還從未如此驚慌失措過,“小崽子!你快給老孃死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