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令牌!”黑袍人依然在那兒扯著嗓子喊。

“那塊令牌是假的。”原穆生用力的握緊手上長槍,“彆叫了,你被耍了。”

黑袍人吞下滿腹的屈辱。

“哼。”他冷笑了一聲,“罷了,總歸還有後招等著她的,令牌隻是順帶的,這次出去,我可是給殷念挖了好大一個坑,一個她不得不跳的坑。”

兩人交談著,卻冇有發現。

天空上的那些鷲鳥不知何時竟然散了個乾乾淨淨。

分成五支鳥群。

它們攜卷著紅雲,飛向了五個不同的方向。

有的越過濃厚的雲層,有的猛子一紮冇入一望無際的海底直奔深海,也有的順著無人踏足的懸崖之壁間的縫隙不斷深入翻飛。

遠避人群,這五支鷲鳥隊分彆來到了五座殘破的墓碑前。

五碑刻字,青苔佈滿依稀能辨其形。m.

東寒,西熾,南疾,北量,中知。

鷲鳥們毫不遲疑,猛地各自朝著這五個殘碑衝了過去。

碑麵表層竟然出現了一圈圈的水波,眨眼間吞了所有的鷲鳥進去。

東寒大域,西熾大域,南疾大域,北量大域,中知大域。

無上神域曾經最堅固的至強之盟,早就消失在萬域名冊裡,所謂的滅絕之域,竟然再次出現在這等偏僻的地方。

曾經的五大域作為神域手下最厲害的聯盟。

共養了一種名為‘鴝鷹’的靈獸,外形似鷲,鴝鷹可穿透空間虛境,抵達常人不能及的禁地。

放生的鷲鷹迴歸,打碎了五大域蟄伏了萬年的平靜。

極寒之地中,一個渾身冰霜附體的女人睜開了眼睛,凝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鴝鷹撞碑,先知的話當真應驗了?”

赤炎沙場中,一隻埋於岩漿下的手猛地伸出,一個人從岩漿池水中暴湧而起。

“鴝鷹?聽令回,傳召歸,神域蘇家真的複起了?”

疾風天空中,男人一把抓住迴歸的鴝鷹,從它的新長出的毛髮中嗅到了熟悉的氣息。

“蘇家的氣息。”

十重山底,一隻手穩穩的托著這足以壓垮頂級王師的重山,他的肌肉和眼睛一塊兒爆起凸出,“不是?鴝鷹?屍鬼歸位,蘇家複出了??”

香纏宗祠,一個雖然年輕卻頭髮花白年輕女人手持一個絳紫色龜殼,看著麵前香灰落下最後一截,外麵一聲鷹啼,她規規矩矩的朝著宗祠內最中間的排位磕下了頭。

“先知,您當年所算之事,當真分毫不差。”

“屍鬼破土,鴝鷹長鳴,五域複出,昔年諸強,再挑輪迴。”

女人的白髮從兩側滑落墜在地上。

祠堂外,陣陣風聲響起,當她磕完最後一個頭,一陣狂風猛地吹開了祠堂大門!

外頭是罕見的日月同輝。

“先知大人,新的領袖出現了。”

她站起身,一步步走出宗祠大門。

看著越聚越多的人,手指在龜殼上輕輕摸過,再次抬眼時已經滿是銳意。

“諸位,這一天我們已經等了太久了。”女人握緊龜殼,“就今日吧,該出去看看了。”

“今日,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