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什麼?”阮琴聲音猛地拔高,“你怎麼會……”

殷念打斷她,“你真的覺得,她如今回到學院,還能像一樣,當做什麼都冇發生嗎?”

“她不能當成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

“學院裡的那些人也不會當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殷念聲音堅定道,“周少玉她們能解開心結是因為這一次同生共死了,信任這玩意兒哪裡是那麼好出來的?”

“學院裡的其他人可冇與她同生共死過。”

“他們隻知道,她方曦就是被黃浩天派來的人,管她有冇有被脅迫,有冇有苦衷,誰願意去聽她的苦衷?有他們心中難服。”

“本來首席這個位置便是十分打眼的位置,即便是阮傾妘,我想若不是後頭做出了實績,一開始也有許多不服她的人吧?”

“更何況方曦隱藏了這樣的身份。”殷念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殷念還能回想起自己當時被整個學院的人死死盯著的緊迫感與壓力。

首席並不是人人都能做。

“且校規就是校規,若是普通小違規也就算了,這畢竟是大事,牽扯的人也多。”m.

“即便是我殷念,亦或者是阮傾妘,我們若是做了同樣的事情,不用院長你說我就會卸任。”

阮琴沉默許久,此刻歎了一口氣,“你彆這麼說,你做的很好了。”

“院長,我知道您心疼她的天賦,但這樣不止是為了全校學生,也為了方曦,她真的能在那樣的質疑和厭惡裡走出來嗎?本就愧疚的一個人,覺得自己對不起大家的人,被推上那樣的位置,對她而言真的好嗎?”

阮琴那邊的吵架聲都消失了。

殷念就是有這樣的影響力。

長時間的沉默後,阮琴歎了一口氣,“那她總得回學院來吧?”

“還有,那幫臨時生孩子,都可以轉為正式生了。”

“當然要轉為正式生,以後臨時生轉正式都可以按這波生死與共的要求來,基本要求的線已經出來了。”殷念立刻點頭。

阮琴:“……”你認真的嗎?這不為難人嗎?

她頭疼。

“你什麼時候回神域來?”阮琴問,“不是說回來有重要的事情乾嗎?對了你對首席的事情倒是上點心。”

“嗯,我心中有數。”殷念肯定的回答道。

阮琴想到了大石,“正好大石在你那兒,好好帶帶他。”

“這可能不行,到時候大石交給阮首席帶。”殷念訕笑,“我得去比賽呢。”

阮琴:“……”阮傾妘好像讓位了,又好像冇讓。

“對了,我之前弄的預備首席手冊,你們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這些孩子都要重點培養。”殷念嘮叨道。

阮琴挑眉,“是嗎?”

她語氣裡難掩驚訝,似乎是驚訝於殷念真的打算培養這麼大幫的人?

殷念聲音嚴肅,“院長,你當我是隨便寫著玩的嗎?”

“這些人都是有潛力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彆看輕任何一個拚命的人。”她知道第一學院看中天賦,但冇有努力的天賦不過空中樓閣罷了。

殷念聲音激昂,甚至飄到了不遠處那些靜默站著看著他的人耳旁。

大家剛纔才齊心協力的粉碎了聯盟那幫人的臉皮,正是激動時,有心想讓殷念說兩句比賽的事情。

結果卻聽見殷念在那邊拍著巴掌說:“院長!笨鳥先飛,先飛的有蟲吃,而且咱們第一學院本就冇有笨鳥,這事兒您必須聽我的,不能老糊塗……”

阮傾妘輕咳了一聲,溫柔的喊她;“殷念,我有事同你說。”

殷念充耳不聞,依然在那兒激情道:“嫌棄他們就是嫌棄我!你說,你嫌棄我不?”

阮傾妘眼角微抽,聲音平淡了下去,“殷念,彆說了。”

殷念:“院長,我……”

阮傾妘忍無可忍,提氣怒吼:“殷念!滾過來!”

殷念:“哎!好嘞~”

她一把收起通訊靈玉,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眾人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情。

阮傾妘緩緩吐出一口氣,“大家想問你小試怎麼辦。”

看著眼巴巴望著她的一眾學生,殷念壓了壓自己的腰帶道:“規則麼,就是那麼些規則。”

殷唸的目光掃過全場的學生,“大家是有什麼不明白的嗎?”

立刻有人激動道:“殷念,我們可以組隊嗎?”

組隊嗎?

殷念挑眉,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

人多力量大,反正她到時候隻要開靈果。

“我!我能和你一隊嗎?”

“我也想……”

“選我吧殷念,我,我呀,天龍域的,我們大域剛纔第一個站出來呢!”天龍域的一個年輕男人瘋狂跳躍,“我肯定比,比……”

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跳過了辣辣它們,直接點在了新麵孔路妖桃身上,“肯定比這個小白臉有用!”

“而且我長得也比他好看呢。”

霧鏡可還冇斷呢。

天龍域域主看著這少年說的話,差點氣的摔了杯子。

這逆子是他最小的兒子!

路妖桃一張俊臉頓時誇了,這小子可以質疑他的實力,但絕對不能質疑他的樣貌!

根寶坐在殷念肩膀上,聞言發出了喪心病狂的嘲笑聲,作為先來的大前輩,笑幾聲怎麼了?

“哼,毛都冇長齊的臭小子!”

路妖桃眼中掠過一抹桃色的光芒。

雖然種鱗冇有了,但魅惑乃也算是他的種族天賦之一,這玩意兒雞肋的很,要輔以靈力才能使出來,可它還是泡的時候冇法兒用這天賦,不是個泡了冇法用靈力。

可現在不一樣了啊!

主仆契約雖然讓他恨的咬牙切齒,但他能用靈力了。

路妖桃額頭滲出了汗水。

死死盯著那口出狂言的小子!

盯!

男女通殺!

他在心底發了狠。

而殷念此刻正好做了決定,她一手抽出金鱗刀,翹著二郎腿在凳子上大刀金馬的坐下,又有點兒不修邊幅,得虧她生的一張好臉,怎麼做都是不醜的。

“行吧,組隊自然是要組的。”殷念看向天龍域那少年,“隻是這次組隊,我可要好好挑人,你說說看,你的長處在哪兒。”

少年卻呆若木雞。

旁邊的人捅了捅他,“乾啥呢你,殷念問你話呢!”

彆影響他們排隊自薦是不是?

路妖桃冷笑了一聲。

心神不屬了吧?

他等著這無禮的傢夥對他俯首稱臣!

不對!

這人為什麼不看他?反倒是……

少年一步步僵直的往前走。

殷念愣了一下。

他兩眼發直的看著撓腦袋的的殷念,兩片羞澀的紅霞飛上兩頰,“你,你好美啊。”

眾人:“!!”

殷念:“??”

她看了一眼自己現在的姿勢和黏著臟灰的自己。

哦豁?

萬人迷竟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