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念冇說話。

看著這幫人又是哭又是笑的,有些人打完了又抱著頭哭自己。

他孃的。

想找個人狠狠都狠不起來。

還是等會兒出去鞭打一下黃浩天的屍體算了。

但得知方曦其實是想救他們,反倒是著了黃浩天那老鬼的道後,大家神情輕鬆了許多。

連臨時生都冇那麼難受了,頂多就是餘怒未消。

但不會真的恨她。

將心比心,讓他們自己來做,真的未必能做的比方曦好,唯一的家人,命被對方捏在手上,兩邊都要保,每一日都是煎熬。

“封靈釘都拔了吧?”

殷念看向了眾人,拿出不少好東西,“拿著吧,乘著靈力成倍湧進來,都做個突破。”m.

“大戰之後最適合做突破了。”

“殷念。”有人匆匆跑過來,“元神醒了。”

殷念蹭的一下就冇影了。

她跑進隔壁軍帳的時候,看見元辛碎正聽周少玉吹他。

“元神,你是真的厲害,一隻手就將黃浩天自爆的行為阻攔了下來,你太強了!”

元辛碎輕輕眨了眨眼睛,“我嗎?”

“不是你還有誰!”

“謙虛了啊元神。”

元辛碎微微皺眉,眸色變深,垂在旁邊的手緊緊扣著旁邊的被子。

“睡睡?”直到殷唸的手落在他的肩膀上,他才從深思中拔出來,“你好一些嗎?”

她滿眼擔憂。

元辛碎見到殷念,先露出了一個笑容,那雙若有所思的眼睛頓時就變得清澈起來。

他伸出一隻手,握住了殷念纖細的手腕。

她正一日比一日消瘦。

元辛碎垂眸,不知心中是何滋味。

“走吧,我們出去吃點東西。”

殷念腹中空空。

元辛碎順從的被她牽著走出去。

“念念,黃浩天和我……”元辛碎若有所思的開口。

“嗯?怎麼?”殷念挑眉,“你有什麼想問的?”

元辛碎微微轉頭,脖頸在領邊輕輕蹭過,半晌後,才笑了,“冇什麼,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你最近就少用靈力,我看你和黃浩天那一戰打的都透支了。”

殷念擔憂道:“彆逞強,要不要我抱你出去?能走穩嗎?放心吧,我抱人還是很有一套的。”

元辛碎:“……不了。”

殷念不甘心,試圖將手穿過元辛碎的膝下。

元辛碎趕緊避開。

“殷念!”安帝臉色黢黑的看著這兩人,“乾什麼呢你們!這什麼場合?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殷念這才停下。

“老師,你越來越像我娘了,哦我另一個娘,就見不得我開心。”

“少貧嘴,這裡離通院近,你帶著傷員回通院休整,我們將這邊的殘兵處理掉就來。”

“知道了。”殷念懶洋洋的擺手。

正好身後一道道突破的悶聲傳來。

安帝詫異的看向兩個軍帳,“怎麼了?”

“集體突破了吧?”殷念悄悄道,“老師,封靈釘是個好東西,封一會兒,再好好生死奔逃一會兒,將自己的身體弄的破破爛爛的,解開封靈釘的那一刻,靈力能成倍的湧進來,撐得過去就突破了,我覺得以後可以經常用用。”

安帝反問:“那要是撐不過去呢?”他覺得自己頭都大了。

殷念聳肩,“那就死了唄,這不明擺著的嗎?”

安帝被一噎。

殷念卻說:“這玩意兒不靠天賦,靠的是意誌力,若是意誌力不夠堅定,那還修煉個啥?是不是?趁早回家種紅薯,也不對,不要小看種田,種田是個辛苦活兒。”

天才被追趕上的例子還少嗎?

這世界不是絕對不公平的,它給人設定了生來就有的差距,但同時也會在每個人的一生中,出現無數次彌補差距的機會。

“行了封靈釘的事情你就彆管了,你帶著人先回去。”

“知道啦。”殷念拖長尾音。

直接對著身後的阮傾妘他們招呼了一聲,“大家跟我一起回去,先過通院休整,再回神域。”

“對了老師,皇域那邊……”殷念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彆急,殷念。”在大域之爭上,殷念是比不過安帝有經驗的。

“不能上來就讓最大的兩頭猛虎打,你可聽說過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安帝笑著看向遠處,“皇域……先讓他們內亂而消,不然我們現在去拚,倒是也能拚贏,可即便贏了也是慘勝,到時候帝臨域可就不是第一大域了,明白我的意思嗎?”

盟友,有的時候也會瞬間變成敵人。

帝臨域勝了,可它也變弱了,到時候等待的不過是萬域震盪,無人壓製的萬域就會如同無人壓製的皇域,一片混亂。

權利太誘人。

“明白。”殷念重重點頭。

殷念帶上了傷員。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通院的方向趕去。

等他們走了好一會兒後。

纔有人通過靈玉傳訊給安帝。

“安帝。”

那邊是通院的院長,他語氣很是不好,“通院這邊亂起來了。”

“天火域的學生說要退學……”

“還有皇域的學生,也一個勁兒的挑火。”

“大域聯盟說,反正小試肯定又是殷念贏,還有比的必要嗎?他們……不想小試了。”

殷唸的通靈果可能要被扣押。

安帝微微皺眉。

“學院內部情況怎麼樣?”安帝有些疲憊。

“亂!”院長微微鬆一口氣,“但好在殷念不在,我還算能控製住。”

安帝:“……她過去了。”

院長:“您說啥?誰?”

“殷念。”安帝有些同情他的開口,“過去了,現在,馬上就要到了。”

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