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安帝在空中急速扭身,往殷念那邊奔去。

殷唸的軍帳整個都飄了起來。

一團團的雷雲不斷在軍帳上躥著。

她正在最關鍵的晉級時期。

靈力瘋了一樣將殷念包裹成一個巨大的圓球。

殷念眼前是大片的白光和分外狂暴的靈力。

她甚至看不見外麵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又擔心元辛碎和黃浩天的戰場。

她在縫隙裡捕捉到了元辛碎的氣息。

緩緩往那邊靠近過去。

安帝看的靈魂都要從嘴巴裡爬出去。m.

“不可以,殷念你不能過去!”

殷念並不知道那邊的黃浩天徹底發瘋了。

她吃力的在光團裡一邊摁壓自己身體裡呼嘯著撕裂筋骨的靈力,一邊試圖操控者晉升出現的雷廷往黃浩天那邊探頭探腦的劈。

雷一開始還有點找不準方向。

自爆的痛苦讓黃浩天忍不住抽搐。

他整個眼睛都開始翻白。

好歹也是做上域主的人,此刻死前也不忘記大笑一聲,“安帝,你以為我死了,帝臨域就能得到什麼好處嗎?”

“我告訴你!”

“人的**是無止境的,你以為你的徒弟就會向著你?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強者末路,所有人都冷眼看著他留最後的遺言。

這種時候,大家都是默認,可以殺死他,但冇必要在最後折辱他。

黃浩天死死抓著元辛碎的手。

保證他逃脫不了,微微抬頭看向天空。

“英雄末路,我黃浩天,死也要轟……”

話還冇說完。

他還冇轟轟烈烈。

一道雷就像是終於摸索到了什麼好東西,轟轟烈烈的打了下來。

左右開弓給了他兩個**兜!

黃浩天傻眼了。

他可以死!

但死前!

絕對不能被!侮!辱!

“我他孃的和你們拚了!”他自爆的速度突然加快。

改成兩隻手死死抓著元辛碎。

天空的雷廷一道又一道的打下來。

將他滿嘴的牙齒都打的掉落下來。

安帝想要拉殷唸的動作都因為這瘋了一樣的雷廷被卡在了原地,愣是寸步難進。

“殷念,不能靠過去,元辛碎,你到底在乾什麼,你瘋了嗎?”

除了安帝能隱約看見元辛碎動也不動的身影,其他人陷入了那一片自爆前的曝光和雷蛇纏繞中,壓根兒一點鬼影子都看不見,眼前像是落下太陽,不可直視。

元辛碎的兩隻手都被黃浩天死死扣住。

可黃浩天看不見。

此刻的元辛碎臉上已經爬滿了紅色的暗紋。

他一雙眼睛冰冷無比。

不同於元辛碎那份誰都不看進眼裡的漠然。

此刻的眼神更加冰冷,不是漠然,而是放空,萬物不入眼。

他轉過身,看了一眼自己被扣住的手。

眼中露出幾分譏諷。

黃浩天的自爆壓根兒不被他看在眼中,就像是在看一隻小跳蚤想要不自量力的將他扛起來一樣。

簡直是笑話。

“元辛碎,躲開啊!”

安帝急的冒汗,聲音也再也難以維持往日的從容不迫,“你傻站著乾什麼?你在乾什麼!”

他真的不明白。

但元辛碎還是一動也不動,明明是等死的姿勢,卻做出了觀賞的架勢。

直到安帝撕心裂肺的一聲怒吼打碎他眼中的平靜。

“你不怕死,你不管殷唸了嗎?”

“你要看著她死嗎?”

而也就是這時。

光團裡緩緩伸出了一隻手,殷唸的無名指和小指斷了大截,看起來滑稽無比。

卻精準的抓住了他的衣角。

殷念看不見,但能感覺到元辛碎的氣息。

“睡睡?”殷念喊了一聲,但很快就被湧上來的狂暴靈力給壓的控製不住的彎下了腰,“你還好嗎?”

元辛碎的眼神落在那隻手上。

手很細。

很小。

看得出來是個小姑孃的手,冇有好好吃飯,一直在受傷,纔會這麼……滿目創痕。

一動不動的元辛碎動了動睫毛。

臉上的暗紋越發明亮,像是在與什麼東西較勁兒一樣。

他彷彿紮根了的腳終於動了一下。

天空的雲在這一瞬急速往兩邊退開。

懸於上空的太陽被濃濃的雲層擋住。

奇觀讓安帝焦急的心都頓了一瞬。

怎麼回事?

元辛碎終於扯回了自己的手,握住了殷唸的手。

黃浩天有心想要抓緊他的手,可他驚恐的發現,如果不是元辛碎自願被他抓住,他根本就控製不住他。

黃浩天那張本就崩裂的臉滿是恐懼。

他好像在死前產生錯覺了,實力略高出他一點的元辛碎在此刻看起來彷彿就是一片無法走到儘頭的深海,海中水藻纏住了他的腳,將他無期限的往下拉扯深墜,靈魂都要腐爛在不見天日的深水裡,千年萬年。

黃浩天的牙齒突然咯咯咯的抖了起來。

一隻手壓在了他的額頭上。

而這隻手的主人,還牽著光團裡殷念伸出來的一隻手。

認命般,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可惜了……”

可惜什麼?

黃浩天不懂。

可他永遠也不會懂了。

像是被人用無形的力量包裹了起來。

天空中的雲一震瞬散!

陽光無處躲藏。

而那強光,竟然在元辛碎指尖一點點的消融。

他像一條被死死壓住的狗,什麼都做不了。

醞釀多時的自爆,在瞬息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元辛碎的五指冇入了他的胸膛,黃浩天聽見了自己心臟碎裂的聲音。

安帝傻眼了。

元辛碎,將黃浩天的自爆都攔住了?

這點,就連他也做不到。

元辛碎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剛纔和黃浩天還在對戰的時候,他有這麼強嗎?

安帝甚至想要揉一揉自己的眼睛。

雖然自爆強光消失,可殷唸的雷蛇還在。

雷蛇殷勤的纏繞在元辛碎身側,誰也冇看見他滿臉的紅色詭異紋路,冇入心口,糾纏半身。

彷彿連他的眼瞳都要一劈為二。

“我,我們贏了!”

“黃浩天死啦!”帝臨軍眾人不懂什麼強不強的,突然變強什麼的。

他們隻知道。

自己贏了!

而帶著他們勝利的那人就是英雄。

他們抬頭看向大英雄。

卻見大英雄與殷念十指緊扣,彷彿千言萬語儘在不言中。

然後……

殷念忍不住在光團裡道:“我……我憋不住了……”

嘭!

她的晉級光團終於爆發了。

他們看見。

大英雄被炸飛了三百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