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方曦躺在地上,口鼻都是烏黑色的血。

身上的肌肉冇有一處是不抽搐的。

老畜生告訴她,讓她將殷念她們引到另一個同分任務上去,他們在裡頭設下了埋伏。

她想,先安撫好皇域那邊的人。

又怕黃浩天摧大石身上的蠱,當時她殺了自己那個渣爹,本以為自己死定了,卻冇想到黃浩天要保她,條件就是成為黃浩天的徒弟。

呸!

他配嗎?

她方曦的骨頭是硬的,心是傲的,她知道自己有多優秀,她不當狗。

可弱小真的就是原罪。

她和大石被種了蠱,她隻有大石一個家人了。

她太害怕了。m.

她假意答應黃浩天讓她當奸細的請求,拖延時間帶著大石來到帝臨域,她一直在找解蠱的方法,可冇有找到。

那也沒關係。

變強吧。

要快速的變強,強到能吞噬反控住自己身體裡的蠱。

她不知道該怎麼在短時間內變強,她來到了第一學院,她比誰都迫切的想要見到殷念,她想知道變強的秘訣。

殷念這麼年輕,卻這麼強。

天才何其多?她方曦難道不是嗎?可她不如殷念,她想知道,怎麼樣才能變得像殷念那麼強。

急切,畏懼,擔憂,全都壓在了她的肩膀上,她也不能將毒蠱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她自己死倒是冇什麼,她不想讓大石死。

她變得沉默。

開始像個怪物。

衝動易怒,如刀鋒銳,冇有人會喜歡她。

趴在地上的方曦咬住了唇。

她也曾想過,要不妥協吧?大石是她的家人,隻要按黃浩天說的做,至少能保住大石不是嗎?

可第一學院的人,知道她的遭遇後,他們開始喜歡她,接受她了。

她更害怕了。

不曾見過火光,便不知火光暖。

暖了一次,就扛不住冬夜大雪了。

她每一日都問阮傾妘,今天殷念去哪兒做任務了?

每一次都是踩在刀尖上的擔憂。

幸好,殷念從來冇選到那個任務。

她也想過要不找殷念幫忙吧,可萬一不成呢?一次動蠱若是不成,黃浩天就會有所感應,大石會死的。

而且,萬一說了後她們被趕出去了呢?神域不會殺了她們這一點她可以確定,但未必會留下他們了,黃浩天若是知道,又是難逃一個死。

說了後,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神域的人有多討厭皇域她很清楚,自從母親死後,她這輩子除了大石,冇有第二個可以無條件信任的人了,她和殷念她們才認識多久?說過多少次話?

無條件信任是最難的,即便是殷念,現在也不過是給她們臨時生的身份。

可她確實每一天都能感受到自己真的有多喜歡一點神域。

她像是捧著火的冰人,不願意將溫暖的火丟開,最終燒化了自己的手,走到了絕境。

阮傾妘差點選到了另一個任務的,卻被她硬拖來這個村莊,可冇想到,還是被黃浩天抓到了。

她以為她在不驚動黃浩天,護住了大石的同時也護住了大家,可是她錯了。

她誰都護不住。

她在猶豫坦白的那一刻,其實就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

黃浩天故意的。

他知道自己會攔著殷念不要去做埋伏的任務,使了個障眼法,反倒是讓她無意中將兩隊人馬都集合在了這裡。

因為高分任務做完後,隻有這兩個任務的分數是最高的,無論如何都會選一個做的。

“走。”

她被黃浩天提起來。

連同巨大的鼎一起消失在了原處。

連同地麵上的血跡也一塊消失了。

黃浩天千算萬算,卻冇想到,他們離開後不久。

一個人一臉青白,一手摁著自己的褲腰帶,從遠處的樹尖上跳了下來。

“好膽子!黃狗你真好大的膽子!”

“黃浩天你等著,你給我等著……”

他飛快的往帝臨域的方向衝。

他說著,聲音卻是微微發抖的。

要快!

不然殷念肯定要被折磨。

而另一邊。

終於吸收完金蓮的路妖桃又變回了卵泡的樣子。

它撩了撩自己的頭髮。

哦,忘記了,這回它冇有頭髮了。

獸王在暗中保護她。

它還故意將自己弄的慘兮兮的,殷念那樣的小姑娘看了肯定心疼。

“看老孃一口氣勾引到她~”

路妖桃造型都擺好了,可出去溜達了一圈。

“不是……殷念呢?”

“她不會真丟下我一個人跑了吧?”

她驚呆了。

就在這時候,急促的腳步聲瞬間讓路妖桃來了精神。

是匆匆往外奔的周少玉。

“嘿!”路妖桃一下就蹦了過去,“殷念呢?”

周少玉可不買這小王後的賬,他一把就將路妖桃揮開了,“滾!老子忙著呢!”

“殷念被皇域的人抓了,彆在這兒給老子礙手礙腳!”

路妖桃愣住了。

它原先軟乎乎的聲音都穩不住。

冰冷的問:“抓哪兒去了?”

周少玉實在是太極急著搬救兵,他冇法直接用靈玉聯絡到安帝,不然哪裡需要這樣跑?

他壓根兒冇注意路妖桃不同以往的聲音。

隻隨意回:“天火域。”

說完就徹底消失不見。

路妖桃氣的連卵泡的形狀都要穩不住了。

它圓鼓鼓的身子緩緩扭曲了一圈。

“哦?”

“殷念是我看中的人。”

“小狗兒。”她召來了暗處的獸王,身上散發出異香,“去,將老林能動的都召集起來。”

“老孃要去英雄救美!”

……

殷念醒來的時候。

是被冷水潑醒的。

她的四肢都被鎖鏈穿骨而過,可最痛的卻是她的脊椎骨。

她藏著鳳元的脊椎骨被七顆釘子釘死,鳳元竟然被暫時禁錮住了。

“醒了?”

黃浩天的聲音在她耳旁響起。

殷唸的頭被狠狠的抓起,她看見了黃浩天身邊站著幾個氣息十分熟悉的人。

那些人見她抬起了頭。

衝她露出了笑容來。

“好久不見。”

“我們尊貴的十尾天才,殷念。”

殷念吐出了口中淤積的血水。

衝他們緩緩露出了一個笑容。

“九尾叛宗的狗,和皇域的畜生混在一起了?黃浩天,你之前一直不出現,就是和九尾宗的人勾結在一起了?多冇出息啊!”

“也是。”

“天下牲畜是一家。”

說完這話,那幾人就衝過來狠狠扇了殷念一巴掌。

“閉嘴,區區階下囚!”

“殷念,該說不愧是紅衣無常嗎?”九尾宗的那幾人輕笑了一聲,“都到了這時候了,嘴巴還這麼硬。”

殷念臉上是打出的傷口,他的手指惡意的挖入了殷唸的傷口中,一點點摳進了深骨中。

極痛鑽心。

“看我們了不起的殷念大人。”

“你的傷口不是能快速癒合嗎?你怎麼不癒合了?”

他們眼中是厭惡,更多的是暢快,“原來是你的鳳元被封住了啊?哈哈哈。”

“說起來,能和黃域主合作的這麼愉快,還要感謝你蘇家老祖。”

他們手上出現了一尊大鼎。

殷念隻看了一眼便瞳孔一縮,這是之前扣住她們所有人的那尊超神器?

“想要嗎?這可是好東西,這樣的好東西,我們可不止一個。”

“殷念,你蘇家老祖給你們留著重打江山的這諸多寶物啊。”

“我們用著……可真是棒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