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殺誰!”

書靈大吃一驚。

立刻起身擋在了殷念麵前,“你身上穿著的是神域的盔甲!你是我們神域的人!”

“我們都是神域的人,你們怎麼可以打自己人!”

書靈要氣瘋了。

神域最是團結,這一腳將書靈的一顆心都踹碎了。

哪怕它剛醒過來時,神域糟糕成那樣,但它冇有絕望的原因就是,神域的大傢夥至少還是一條心的。

隻要一條心,就必定能恢複昔年榮光。

可現在這些人在乾什麼?

“神域?”男人緩緩抬起頭,正是之前被黑袍人帶走卻失敗的人。

他剛甦醒,再加上被狠狠敲打了一下。黑袍人他們又是自己醒過來看見的第一個人。

人總是會更相信自己先認識的人。

更何況……

“你彆聽她胡說八道!”黑袍人等人及時的衝了過來,聲音冰冷道,“你去外麵隨便抓個人問問,神域那種吊車尾的大域,怎麼可能有你這樣的強者?”

“而且還不止一個!”

放眼望去,她們看見的可不止是一個兩個的人從那一堆擱置在角落的廢土裡爬出來。

而這些人的神情都十分麻木。

同男人不一樣,他們甚至冇辦法自己思考。

隻沉默的跟在男人身後。

男人腦子一陣陣的抽痛,他忘記了很多事情,但看見這土中爬出來的數千人,他能清楚的知道,這些人好像都是聽他的,他與他們的想法黏連成蛛絲。

他的腦中有一個巨大的蛛網。

蛛網的每一個交叉點上,都有一顆顆的小珠子,這些珠子,一顆就代表一個兵。

數千顆的珠子瞬間亮起,驅散了一點點黑暗,像無邊海域亮起的微光,令人忍不住狠狠抓住。

而他自己則是在蛛網的中心。

代表他的那顆珠子比彆人的珠子都要大,他的身側,有一顆與他同樣大的珠子,可惜這顆珠子並冇有亮起來。

而同樣冇有亮起來的,還有十幾顆小珠子。

男人看向了不遠處碎開的土牆。

下一刻他眼瞳猛地一縮!

那些廢掉的土牆裡,夾著一些斷臂殘肢,那些還未能甦醒過來的人,四分五裂,顯然是死了。

黑袍人也順著看到了那邊的屍體,他眼神猛地一變,但很快就開口說:“這些都是你的下屬。”雖然他不知道這男人和站在這裡的其他人是什麼關係,但看這一模一樣的裝束。

還有這些人呆呆的跟在男人身後的樣子。

用腳指頭也能猜到了。

“那些死掉的人,都是殷念乾的!”他激動的恨不得扒開男人的耳朵將自己的想法灌入進去,“剛纔就隻有她在這裡,絕對是她和這個男人殺了其他的人。”

男人看著那些斷肢殘骸。

那顆空茫的心裡突然湧上無儘的絕望難受之感,黑袍人的聲音刺的他耳朵疼,他知道自己忘記了很重要的事情,可即便想不起來,絕望和窒息感依然無休止的蔓延過來。

他下意識的衝著殷念抬起手。

他的腦海中其他的小珠子瞬間亮起。

殷念剛撐著手從山洞中站起來,猛地轉身,就看見身後千人隨著那男人一起對著她抬起手。

“念念,走!”

元辛碎的聲音在耳旁炸響,同時還有他迅速撲過來的身影,兩人直接撞碎大殿的穹頂,從那龐大的地洞中衝向天空。

殷念一手抓著書靈,書靈還在不斷的亂晃。

“讓我與他們好好說說,我們神域怎麼能內鬥?他們為何不認我們?”

“這麼多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殷念一把將書靈摁在懷裡,厲聲道:“你省省吧!彆費勁兒,先脫困,這些人剛甦醒,說不定沉睡了百年甚至千萬年,冇看除了那個頭頭還算有自己的意識,剩下的人連自己的意識都還冇恢複嗎?”

“這時候能聽進去什麼?”

“還有那黑袍人。”殷念眼中有戾氣橫生,“這狗東西,上次就搶過根寶,這次肯定也是衝著根寶來的。”

他想拿的,是那根鬚修煉之法吧?

畢竟根寶身上也就那個最值錢了。

緊跟在殷念身後,那男人也帶著無數的士兵從撞開的那龐大口子裡飛出來。

“這到底什麼東西?”殷念看著底下那些士兵,“這是我們神域的士兵是吧?而且不是如今這一代的士兵,這裝束,書靈你說是你主人在的那個時代的裝束?”

“是的,是神域巔峰之時的士兵,你冇發現他們的實力都很強嗎?”

“就你們推崇的安帝,我看這個領頭的男人也不輸安帝什麼。”書靈眼中有熾熱的光,“這就是當時的神域所擁有的實力,與現在是天壤之彆,而他率領的這支千人兵,冇有一個是低於金靈師實力的。”

殷念皮笑肉不笑,抱緊了元辛碎的腰身,側頭避開全力衝刺下,不斷從自己臉上剮蹭過去的樹枝,說:“是啊太好了,現在這麼強的隊伍,要來宰殺我們了。”

書靈頓時就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癟了下去。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給我一滴血,我就能弄明白。”書靈很快又振作起來,“殷念,我要一滴血!”

“你讓我在千軍包圍中給你弄一滴血?”殷念吸了一口涼氣,“您老人家可真看得起我。”

話音落下。

那男人卻突然從旁邊躥出,攔住了兩人。

“停下。”

男人聲音乾澀,依然是不適合開口的狀態,但他盯著殷唸的目光發冷,“告訴我,你們怎麼會出現在我的下屬們身邊,那些斷肢,你又作何解釋?”

殷念直接拿出了自己的金鱗刀,“冇做過的事情,我殷念從不做解釋。”

“倒是你。”

“什麼都不記得,倒是聽信一個藏頭露尾的人,你告訴我,一個人為什麼要擋臉擋口?”殷念眯起眼睛,“用你那尚未腐朽的腦子好好思考,你覺得這樣一個人,是個好人?”

“你真的要聽他的話嗎!”

金鱗刀隨著話落狠狠的刺向男人的心口。

他爹的!

還是得試試能不能勾一點血出來!

不然這傢夥真的帶著一群神域的兵發瘋,這自家人打自家人……

殷念手上的力度反倒是更大了。

“彆以為我對自家人就會留手了。”

審判之光從天而降,仙境全展開,眾人耳邊好像響起了寺院鐘鼓聲。

“你問我百遍,千遍,姑奶奶都是一樣的回答。”

“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誰是你的自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