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星打五星?

而且馭獸師不帶靈獸?

所有人都覺得殷念可能是瘋了,因為自己的靈獸太過厲害腦子不正常了。

“怎麼?就算這樣你們這邊的人也不敢應答?”殷念眼中的譏諷更濃了,“真是好樣的,頂天立地盛山宗?”

話音落下。

一道破風聲在耳旁炸響。

一個麵色難看的男人出現在殷唸的身邊。

男人長得倒是還行,隻是臉色陰沉的不像話。

“你是想要找死嗎?”來人正是那個叫做王盛的。

他個子高大,從上而下睥睨的看著殷念,“你不帶靈獸與我打?若是死了我可不管。”

“這樣嗎?”殷念聞言便故意道:“那我帶上靈獸和你打吧,我們公平點。”一秒記住

王盛那睥睨的樣子頓時就變得扭曲了起來。

帶上靈獸?

她那兩隻靈獸看起來都是神獸,哪怕隻是初元獸的等級,也至少堪比五星人靈境了。

靈獸等級分為,初元獸,靈元獸,神元獸,小神獸,大神獸,每一個等級又各自分為高中低三階。

殷唸的這兩隻神獸至少是中階初元獸,堪比五星人靈境強者。

帶上這兩個,那不是要他的命嗎?

盛山宗弟子們就眼見王盛那本來睥睨的神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垮了下來。

甚至還透著幾分驚懼。

真是丟死人了!

“哈哈,算了吧。”殷念手上的盤蛇長劍頓時又化成長鞭,‘啪’的一聲甩在地上,“我讓讓你,來!就這麼打!”

“哈哈哈哈,二星讓五星,不要臉!”辣辣叉腰狂笑,同時和百變一起往外退。

主人絕對不會做冇有把握硬逞強的事情,他們相信她。

光陣緩緩升起,王盛的臉色頓時就從抽搐變為了自信。

他同樣用的是長劍,盛山宗弟子們基本都用長劍類法器。

“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五星人靈境已經能凝聚成一個靈力鎧甲了。

鎧甲覆蓋在身上,隻露出了一雙眼睛帶著獰笑看著她。

“區區二星就敢挑戰我?今日非把你手腳都打斷不可!”

靈力衝擊的殷念臉上皮膚生疼。

長鞭在她手上竟然如同蛇一樣舞動起來。

下一刻,殷念緩緩閉上了眼睛,一層靈力鎧甲也在她身上逐漸覆蓋,但在彆人都看不見的地方,一層黑色的魔甲悄悄的浮現在她的皮膚上,兩重鎧甲疊加,將她的血肉之軀完美的包裹。

“王盛師兄,彆放過她!”

“讓她知道知道我們盛山宗的厲害!”

“之前她打傷了我們張莽師兄,師兄打斷她的手腳,抽她耳光!讓她再也不能猖狂!”

大概是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

盛山宗的弟子們覺得自己又行了。

眼看那劍就要刺入殷唸的身體,大家臉上都露出了緊張的神情。

‘噗呲’。

那劍直直的從殷唸的身體裡透了過去。

王盛眼瞳一縮,不敢置信的道:“殘影?”

“你竟然修煉了提升速度的功法?”

就在這時,孟小柒他們也趕來了。

見到了殷念那飛速的一閃,孟小柒立刻大聲叫好:“師妹!好好用師傅教給你的神行步,打穿這個王八蛋的殼子!”

“五星打二星才應戰,你們盛山宗一窩的烏龜王八蛋!”

孟小柒高聲叫罵,一聲比一聲高:“就算你們贏了,老孃也看不起你們!”

爾坸什麼話都冇說,眼中的鄙夷和孟小柒是如出一轍。

殷念也是第一次使用這神行步。

身體裡那股氣不斷的流轉在各處的筋脈之中。

“雕蟲小技!”王盛不甘心的道,手上長劍舞動,突然就出現了數百個劍影,“我就不信你現在還能躲的過去!”

數百劍影齊發。

這次殷念倒是冇躲了。

她手上法器往上一抖。

那鞭子竟敢和活了一樣,一分為十,十分為百,化成一條條蛇影直刺過去,咬住了那些劍尖。

“中等法器?”

底下弟子們又驚呼了一聲。

“她竟然有人靈境能用的中等法器?”要知道在他們宗門也隻有一個盛仙仙有。

可這還冇完。

下一刻殷唸的另一隻手上便出現了紅色的木簫,大山爺爺送她的那隻。

木簫長得奇形怪狀,彷彿一棵扭曲盤繞的大樹,縱橫交錯的根部全都蜷縮在一起。

殷念拿在手上的時候,那些根部還嘩啦啦的抖了一下。

“又是一件中等法器?”盛山宗的弟子們都站起來了。

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啊?

她竟然有兩件中等法器?如此敗家巨人族也不管管她?

殷念纔不管那些驚訝的弟子,她麵色緊繃的看著那和長劍焦灼住的蛇影。

她小腹裡的白珠在微微發顫,已經亮的不能再亮了,它拚了全力的輸出靈力。

殷念額頭上也滲出了小汗珠。

“嗬。”王盛冷笑了一聲道:“你敢和五星的我比拚靈力?”

“你怕是找死!”

他渾身一震,加大了靈力的輸出。

眼看著那些劍光就要絞碎她的蛇影。

殷念冷笑了一聲,“那可未必。”

下一刻她灌入靈力,吹響了木簫。

可這木簫竟然瘋狂的吸進殷唸的靈力,將她的白珠拉扯的生疼。

一個冇注意,殷念一口血噴了出來,五臟像是要被絞碎一樣的痛苦。

這法器竟然如此厲害?

“受死!”

那王盛正一腳邁出以非常凶狠無敵的姿態往殷念這邊刺過來。

可簫聲已出,尖銳的簫聲形成了一個實際的光圈,將兩人給籠罩住。

然後,那往上猛衝的動作就好像陷入了泥沼之中。

帥氣的衝刺卡在了這個光圈裡,速度被放慢了十倍不止。

大家就眼睜睜看著王盛衝了過去,臉上神情猙獰,那隻手緩緩的伸出,那隻腳緩緩的踢出。

一點點的放慢,聲音也被放慢,像一隻滑稽的大烏龜。

連同他說話聲音一起,被放慢了數倍。

“你~~受~~死~~吧~~~”

盛山宗全體弟子們:“!!!”

連孟小柒和爾坸張大了嘴巴。

他們甚至能看清楚王盛晚上吃飯的時候,內側牙上粘著的一顆綠色的大蔥花,正在散發著迷人的悶香。

孟小柒: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