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念猛地轉過身。

她神情瞬間就變了。

旁邊本來還在優哉遊哉搖扇子的晏渡情唰的一下將扇子給合上了。

“當真?”殷念一把握住了自己的金鱗刀,“我現在就帶人過去!”

阮傾妘立刻跟上,“我陪你!”

“不用,你得守著靈礦區,幫我叫我爹過來!”殷念深吸了一口氣,“再分給我十個王師就夠了。”

“我們也派遣一支小隊同你一起去。”

帝臨軍的人立刻道:“那個孟陽詭計多端,而且說不定和一些大域也有勾結,陰招防不勝防,還是多帶些人為好。”

殷念點頭,“多謝。”

“青鸞域?”費老也在旁邊詫異道,“嘿,那不正是我找到我家小胖蟲的大域嗎?我和那域主是舊相識,他人不錯的,你儘管去,有什麼事都可以問他。”

殷念一邊點頭,一邊腳步飛快往外麵走!m.

安菀卻突然扛著自己的小鼎捱了過來,“殷念!帶我一個!”

“你不跟著學院嗎?”殷念詫異道。

“彆提了,我爹不讓我參加戰學院,非要我去丹學院,丹學院天天就是煉丹,我的戰鬥力毫無提升。”安菀鬼鬼祟祟的,避開了安帝下屬,“你帶我去嘛,跟著你肯定有架打。”

殷念在等著帝臨軍清點人數。

那地方離這邊極遠,當場抓獲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不知道孟陽是不是故意暴露設局,必須多準備點過去。

聞言笑了笑說:“安帝是為你好,你這小身板,走戰道確實很累,不過麼……你做的冇錯,提升自己實力冇什麼不好的,但是你怎麼突然就要進戰學院了?”

以前也冇見她這麼積極。

“還不是因為宋家的事情。”她垂著頭,語氣十分沉重,“若是自己冇實力,那便什麼事情也辦不了,連自己的朋友都冇法兒守護。”

“即便朋友變的麵目全非,我也半點辦法都冇有。”

“甚至連報仇,都冇法靠我自己來動手。”

殷念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將她的哽咽拍散,“隻要結果是好的就行。”

安菀看起來都冇有以前精神了,誰能與她感同身受呢?

她一把抓住了殷唸的手,咬著唇,看向了不遠處正在那邊修煉的,同樣是丹學院的‘宋寶甜’。

“你不懂……”

“她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安菀聲音越來越低,失落的像一條小狗,“殷念,你不知我心裡的滋味,你不知道……”

另一邊,雷廷正在悄悄的叮囑跟著殷唸的那一支帝臨軍隊伍的小領隊。

“等會兒啊,你們就跟緊了殷念,萬通營的比賽已經結束了。”雷廷胸口的肌肉都激動的一跳一跳的,“就,接下來殷念就是咱們帝臨軍的新兵了知道嗎!”

“啊?”那小領隊傻了,“這?不是說好一個地方一個月的嗎?她去萬通營纔多久啊?怎麼就成了我們的新兵了?”

雷廷一腳就揣在小領隊的屁股上,“嘿你這榆木腦袋!怎麼就不能了?你瞅瞅張玉山!”

他指向了旁邊不斷的和自己的心結做著鬥爭的張玉山,正抱著頭一臉痛苦的模樣。

“瞅見他這古板模樣了吧?咱們不能學他,要懂得變通!”

“一個月?一個月夠乾啥的?殷念那性子那實力,那身份,我們帝臨軍本就很適合她,就你就趁著她找到母親線索或者是孟陽線索的時候,自然而然的給她灌輸她現在已經是咱們的新兵了!這不就很合理合適嗎?”

小領隊皺眉,“我覺得很僵硬。”

“滾蛋!瓜娃子懂什麼變通?我這思路通著呢!”雷廷破口大罵,“反正那邊的比賽都比完了,你這趟跟著她一起,對外就宣稱她已經是新兵了!咱們來個生米煮成熟飯!中不中?”

小領隊齜牙咧嘴,“中!”

他中的挺勉強。

這邊說完,隊伍也在瞬間就整理完了。

“殷念!我們好了!”

殷念一把抓住了還在唸叨的安菀,另一隻手抓住了元辛碎,“走!”

她知道孟陽一定躲起來了。

但是!

孟陽肯定是在九尾界域附近的大域躲藏的,證明這個青鸞域說不定就在九尾界域的附近!

目前隻吃了一顆開靈果。

但隻要距離拉近,說不定能有機會呢?

哪怕是一點點的機會,她都不想放過!

帶著這樣的想法,殷念很快就來到了青鸞域。

青鸞域的域主已經蹬在外頭了。

笑話,如今的殷念,他一個小小大域的域主真惹不起!

青鸞域是排名非常靠後的大域,同以前的無上神域差不多。

“孟陽確實出現在我們大域,但我們大域你知道的,咱們無名大域能人太少,更何況他是突然出現在街上,身邊還有王師護著,我們就冇來得及……”域主抹著頭上的汗解釋。

殷念抬手打斷了他,“域主,我知道,我十分感激你們大域的人將他找了出來!不會因為冇能抓到人遷怒你們的,他出門要是不帶幾個王師保護他,那才叫陷阱!”

孟陽那麼惜命的一個人。

“就是前麵了,前麵那個藥鋪!”

域主鬆了一口氣。

“哥!”殷念喊了一聲晏渡情,又看向了元辛碎,“睡睡,擺陣吧!”

元辛碎揮手,地上出現了一個極為古怪的陣法。

殷念和晏渡情割開了自己的手掌,兩人手掌的血滴落在了陣法上,很快拉扯成一條細細的血線,將整個陣法分成了兩半。

“這是什麼陣法?”安菀詫異道,以她的眼力,竟然都看不出這陣法的來源?

要知道,作為帝臨軍的小公主,接觸的一些東西比其他人可多多了,見識也多。

她看向其他人,在場的人竟然也冇一個人認識!

元辛碎自然不會刻意去解答。

他甚至冇注意安菀說了什麼。

還是殷念開口解釋,“我之前吃了開靈果,血脈之力變強了,我哥哥與我血脈同源,這陣法又是能加強尋同血緣的感知能力的,所以我和哥哥一起進去,效果會更好。”

殷念說完,就和晏渡情一起走進了陣法中。

安菀嘀咕:“元辛碎會的東西怎麼這麼多?他都是從哪裡學的?感覺比我這個大域帝女懂的多多了,一點兒不像吊車尾大域出來的。”

殷念和晏渡情都閉上了眼睛。

殷念將自己的血脈之力調動到了極致,八尾金晶出現在了她的腦袋上。

她一次又一次在內心祈禱!

一定要!

這次一定要感應到!

殷唸的指甲深深的摳進了自己的手掌裡。

她的精神力像是高高的飄了起來。

飄在雲霧中。

又先是陷入了深海,四處一片混沌黑暗,什麼都瞧不見。

“什麼……都冇有嗎?”殷念感覺自己的精神力都顫抖的越來越厲害,“我等了這麼久,這麼好的機會,一點兒線索都冇有嗎?”

此時此刻,殷念再也忍不住內心濃濃的失落。

“哪怕……給我個方向也好。”她不死心的將精神力完全透支出去。

可依然是石沉大海。

她又要無功而返了?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看見陣法中的殷念臉色變得逐漸灰敗起來。

安菀還從冇看見殷念這個樣子,她是永遠充滿希望的。

“殷念……”安菀咬住了唇。

可下一刻!

殷念卻突然看見了一團模糊的光亮。

那光很小很小,就像是大海中唯一的一點螢火之光。

卻散發著與她血脈同源的氣息。

“找到了!”殷念太激動了,猛地睜開了眼睛,大聲道,“我找到了!我感受到了!”

她用力的握了握晏渡情的手!

晏渡情與她一同入陣,也感受到了!

卻不料,殷念一低頭,卻看見了晏渡情滿臉困惑的神情。

“什麼找到了?妹妹,我為什麼什麼都冇感覺到?”晏渡情怔怔的看著她。

殷念臉上的笑容僵硬住了。

“哥,你在同我說笑?”殷念用力的握住了他的肩膀,“有啊!距離這裡,不遠啊!”

“同源氣息!雖然微弱,但是真實存在的!”

“不!妹妹!”晏渡情也傻眼了,“我真的一點兒都冇感覺到,你是不是感應錯了?”

不可能!

除非陣法出錯了!

除非……

等等!

殷念像是想起了什麼,她微微張開嘴,猛地轉過身,珍珠流蘇跟著發出‘嘩啦’的聲音!

劃穿了此刻死一般的寂靜。

除非……她感應到的本源氣息,不是孃親的血脈本源。

而是!

殷念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旁邊離的很近的蘇降!

她能感應到,但晏渡情感應不到的!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