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整座山的霧氣都被萬陣與圈勢的強光瞬間轟散。

那些學生隻愣了一會兒。

就猛地清醒了過來,轉身咬牙就往外麵跑。

殷念輕笑了一聲。

輕鬆一躍,腳下出現了一隻巨大的血鳳,拖著她就來到了天空之上,俯瞰整個賽場。

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見殷念。

與此同時,殷念也能清楚的看見所有人。

底下那些正捧著剛挖出來的旗子的學生,剛一抬頭,就與殷唸的眼神對上了。

他們瞬間頭皮一麻,再顧不得其他的。

“跑!!”

可殷念隻是輕笑了一聲,辣辣猛地震動雙翼,張開嘴巴吐出熾熱鳳焰,將那群跑的人全都逼退回來。m.

所有人都在霧鏡裡清楚的看見,殷念在自己的靈獸動起來的那一刻。

便提刀自高空躍下。

她的身影與身後那半沉與西方天際的殘陽一瞬交彙,她的金鱗刀都好似活了過來。

刀尖所指,陣法瞬間將那群人都圍了起來。

陣法與刀光齊至,整座山都晃動了起來。

“交出你們的棋子!”殷念聲音彷彿從九天之中透出來,“不然我不保證你們不會受傷!”

以一敵眾!

做不到心中有數!

隻能拚儘全力!

這一刻底下所有學生都感受到了來自殷念身上的騰騰殺氣,他們無比清楚的認識到。

她是認真的。

這一場比賽,比的最認真的,是殷念!

她比任何人都想贏,她更迫切!

他們被殷唸的氣勢壓的不自覺就鬆開了手上的棋子。

棋子被火焰捲起來,落入了殷唸的手心中。

棋子在她的指尖隨著火焰跳動。

又是十幾人被震出了局。

所有人都在跑。

有人已經振作了起來,開始召集身邊的學生,“隨我來!先毀了她的陣法!”

“彆害怕!她隻要一個人,我們齊心協力,必定能贏!”

“先將殷念淘汰出局!所有都不許留手!”再不濟外麵還有安帝他們,他們即便拚儘全力偶爾有控製不住的時候,安帝他們也會出手救人的。

底下眾人緩緩抬頭,眼中是滿滿的被逼出來的戰意。

殷念臉上終於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就該這樣!”

她背後出現了一隻巨大的裂空蟲。

裂空蟲連接天地。

蝸蝸的精神力覆蓋全場,與她的精神力疊加融合在一起,這些人的心跳,呼吸,全都湧入她的腦中。

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誰在害怕!

誰在發抖!

“我老師曾經問過我。”殷念整個人化成了一道流光,狠狠對上了底下一支準備好的小隊,“她問我,萬通營可有什麼需要改變的地方嗎?”

嘭!

雙方齊齊被震飛。

但殷念瞬間又殺回去,一刀斬裂腳下地麵。

“我的回答是,好像冇有啊。”

“今日小賽!我才發現我錯的離譜!”

裂空蟲橫掃而下。

又是二十多人被掃出戰場。

“這一場小賽,在我看來,甚至冇有我無上神域小小一個學院賽來的刺激!”

殷念就像是切割在稻穀上的鐮刀。

衝下便帶著勢必豐收的銳氣。

“一開始一對多的時候,你們就該第一時間拚儘全力讓我淘汰!”

“我的老師,安帝為何說要讓你們去禁閉室,因為你們需要逼一逼,但說來也是可笑!一場比賽,讓你們淘汰你們的競爭對手,你們竟然還需要旁人去逼一逼?”

殷念又是一刀,將衝過來的一個學生一刀斬出戰圈!

“我看不到你們必勝的信念和迫切到極致的心情!”

“身為三方勢力最弱的一方,現如今,小賽這麼多的勝利資源擺在你們麵前,不想變強嗎?”

“如今弱又怎麼樣!做夢的權利人人有,今日是三方最弱,誰又說他日你們不能拳打帝臨軍,腳踢通院生!”

外麵圍觀的帝臨軍和萬通學院學生們紛紛臉色一沉!

殷念你打就好好打。

乾啥非得扯一下他們?

這話說的他們很不爽啊!

“你們的迫切甚至不如我。”殷念又猛抓了一把棋子,笑聲讓旁邊的樹葉都嘩啦啦的抖了起來,“既然都不如我迫切,那我得第一!”

“也是理所應當的,對吧!”

底下的人被陣法和靈獸的兩邊夾擊弄的苦不堪言,更何況還有個殷念在腦袋頂上虎視眈眈。

慢慢的,他們也被打出了火氣。

不少人甚至抬頭,衝殷念喊道:“閉嘴!你在放屁!”

他們一說這個,殷念倒是還來勁兒了。

她笑了一聲。

學生們再不留手,怎麼打的狠怎麼來,一來二去的竟然都打出了幾分控製不住的煞氣!

殷念眼眸一亮,“來的好!這纔有意思!”

兩撥再度撞在一起。

混亂之中,殷念被狠狠一腳踹飛。

她的腦袋撞進了山壁中,滿頭血順著額頭流下來。

孟瑜月神情瞬間變得痛苦猙獰起來。

孟陽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這不是他想看的!

他不想看見殷念這麼一臉生機勃勃彷彿打不死的模樣。

殷念越打越凶,身上的傷口也變得越來越多。

可她一次又一次的站起來了。

外麵看的人都有些不忍心了。

尤其是那些將希望都寄托在殷念身上的姑娘。

人呐,就怕心有偏向。

殷念此刻不隻是在為自己而戰,也是在為她們而戰,她的每一滴血,都流進了她們的心裡。

不管殷念出於什麼目的,但她站出來是事實。

她們心中有太多的感激和感動。

甚至有些見不得她被一次次打出去,又站起來。

同樣,站在賽場外的張玉山怔怔的看著殷念,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的記憶被拉的很遠。

“張玉山!”殷念再度拚命將一隊人打出賽圈後,她直接大聲的喊了他的名字。

張玉山猛然回神。

卻看見殷念抹了一把臉上的血,她的髮帶都潤濕了,透出暗沉的紅,風都吹不動。

“你現在還覺得給女人一個機會是浪費嗎?”

張玉山看著幾乎被殷念踢出來將近一半的人數,抿了抿唇冇說話。

他的視線直勾勾的盯著殷念。

“上了戰場,有什麼女人男人?不都是守衛家園的人?男人能建功立業,女人也能。”

“男人能犧牲,女人也能!”

張玉山的臉色驟變,天空中隻漏出一點點的微光,模糊了他的麵容,卻遮不住他吃驚的神情。

殷念以為他是被自己的英姿震撼到了。

不由得驕傲的停了停自己的胸膛!

看吧看吧!

姑奶奶就是這麼優秀!

可下一刻。

她虎軀一震!

張玉山突然眼眶一紅,眼淚滾滾。

他哭了?

殷念瞬間頭皮一麻,為何?

她冇乾什麼吧?

她把張玉山這麼一個大猛男欺負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