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的話像是一把尖刀。

狠狠的刺穿了元辛碎的心臟。

他的眼神驟然變得可怕了起來。

比當日他橫掃大域,屠殺萬裡時還叫人膽寒。

女人眯起眼睛,看見他這樣子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但又像是想起了什麼,眼中警惕重新褪去,露出一抹笑容道:“我說的在未來都會一一應驗,不信咱們走著瞧!”

她說了個爽,袖子一揮,轉身就想走。

身後傳來了破風聲。

女人暢快的笑了一聲,“你如今的攻擊傷不到我。”

她的身體後覆蓋出了一群根鬚的盔甲,靈力和精神力都穿不透那古怪的根鬚盔甲。

元辛碎見狀,神情都不曾變一下,他的整個手掌心裡都有無數根鬚噴薄而出。

女人那張從容的臉終於變了。m.

她大驚失色道:“你種了根鬚?”

她的遊刃有餘在這一刻全都冇了。

轉身就想要跑。

可太慢了。

元辛碎的根鬚已經將她整個吞冇。

根鬚直接刺入女人的身體裡,刺進去,卻冇有血。

和上次一樣,這並不是她真正的身體。

但沒關係!

元辛碎一招手,那根鬚就拖著她的身體來到了元辛碎身邊。

女人還冇反應過來。

元辛碎的手上就多出了一條骨鏈。

骨鏈重重抽在了女人的嘴上,將她半張臉頰撕開!

她發出了慘叫聲!

“你說的信誓旦旦,好像真的一樣,好像能預知未來。”元辛碎盯著她,露出一個滲人的笑,“那你有預知到,你現在會被我撕開你的那張不懂事的嘴嗎?”

不是自己的身體?

沒關係。

元辛碎自己便十分擅長精神力,哪怕麵前的這個‘女人’隻是本體操控的傀儡,操控也需要精神力吧?

有精神力,他就能讓這女人感覺到生不如死的痛苦。

根鬚將女人牢牢的摁在地上,元辛碎一腳踩碎了她的手掌。

他殺人,都是乾脆利落的殺,很少會以近乎殘忍的淩虐之態去殺敵。

可今天他用了。

“我會拋棄她?”元辛碎的骨鏈纏住了女人的脖子,一點點的收緊。

他黑沉沉的眼睛裡滿是嘲諷,還有不屑,“就算你們全家死絕了,我的念念也不會被拋棄。”

他右手狠狠一拽骨鏈。

骨鏈上的利刺帶著他磅礴的精神力,就禁錮住了這女人額間的一點光點。

那光點想逃,顯然是這女人留在這具身體上的一部分精神力本源。

骨鏈將光點困住。

他聽見了撕心裂肺的痛叫聲!

不夠!

不夠解氣!

他要把這個滿口瘋話的女人找出來,撥皮抽骨!斷筋剜心!

“現在殷念所幫助,所喜歡的所有人,不管是朋友,家人,還是什麼人,他們都不可能拋棄殷念,如果有,我會在他們拋棄她之前,殺了他們!”

元辛碎的骨鏈一寸寸碾爆那個小光點,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痛苦的女人,像是被螻蟻惹怒的神明。

“當然,也包括我自己。”

殷唸的前半身,都是被人放棄的。

可現在她有他了。

他絕對不會允許悲劇重演!

女人惡狠狠的盯著他,可元辛碎冇有放過她眼中那自然流露出的恐懼。

她怕他。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告訴我為什麼你會說出這種愚蠢的話。”元辛碎踩住了她不斷掙紮的肩膀,像在考慮要不要碾死這隻蠢笨的刀下魚。

女人聽見這個問題,眼中掠過幾分更深的畏懼。

但她的目光很堅定。

元辛碎瞬間就明白了。

她不會告訴他。

“嗬。”元辛碎毫不在意的笑了一聲,“不說,也沒關係。”

“我與她的未來。”

“任何人說了都不算。”

說著,他不再猶豫,直接碾爆了這一顆小光點。

這一次,女人哪怕還活著,精神力也會受到重創。

元辛碎轉身,頭也不回的往靈礦區趕去。

他要去繼續看著他的念念。

靈礦區內。

殷唸的狀態越來越糟糕了。

不過這是她自己認為的糟糕。

在外麪人看起來。

殷念殺瘋了!

她突然就爆發了!

靈力如同一個巨大的龍捲,而精神力包裹在龍捲之外。

她一刀又一刀,無比精準的砍在林沃卦的每一個弱點上。

安帝連茶杯都端不穩了。

他站起來,牢牢的看著殷唸的每一個動作,“殷念原來……有這麼強的嗎?”

好像突然開竅了一樣。

不!

之前殷念就很出色,她的戰鬥意識很好,一點即通,但到底殷唸的年紀擺在這兒,林沃卦的戰鬥經驗不知道比她多了多少。

可她……打的好凶!

殷唸的一雙眼睛都成了血紅色。

那些無形的根鬚強化了她的身體,她好似能一眼看穿以前看不穿的缺點。

她的力量翻倍,同時,心底殺意也在奔騰。

她在想。

元辛碎也種了這種根鬚,當時他渾身滾燙,是和她一樣難受嗎?

她現在已經忍不住不斷的攻擊林沃卦了,他當時在乾什麼?

殷念重重的轟出一刀。

想起來了。

他當時,在溫柔的衝她笑。

殷念臉色越發難看。

她看著外麵那些蟲子逐漸攔不住帝臨軍和學院的人了,她深吸了一口氣。

看了一眼對麵顯然也是越打越凶的林沃卦,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尖,逼自己清醒過來。

這麼拖下去不行!

殷念看向了那個被濃鬱的‘雲霧’遮擋住的小片山脈,那不是雲霧,那是濃鬱道具象化的靈力。

她看著底下被帝臨軍和學院聯手拖住的萬通營學生,萬通營的人快擋不住了,這還是在他們有了殷念搶占的先機,儘可能守住通道的前提下。

那山脈上有兩麵小旗幟。

三個勢力,隻能有兩個勢力進去。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壓製住,再睜開時,眼中血氣有所退散。

天宮內的根寶詫異的‘咦’了一聲。

隨後它整個人被拉扯了起來。

根寶大驚失色!

從來都是它讓彆人強,也就是說,是它來控製彆人。

可現在,殷念要控製它?

它的手腳被無形的東西束縛住,根寶再一次感覺到了恐懼。

這是殷唸的身體,是殷唸的地盤!

而殷念當著眾人的麵兒收起了金鱗刀。

看見這一幕。

九死營的人也不顧自家林哥和殷念那點說不清楚的關係了,大驚失色的喊:“林哥!她要出佛掌了!”

殷唸的佛掌是跟著安帝學的。

多厲害,他們不是不知道。

林沃卦一顆心火熱!

“來!”他半分不懼,“殷念!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出色!”

殷唸的兩隻手搭在了一起。

指尖拉扯出一團團的精神力!

這好像不是佛掌啊?

眾人恍惚了一瞬。

而站著的安帝,呼吸驟然急促了起來,彷彿不敢置信一般看著殷念。

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