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一個巨大的光陣內。

殷念盤腿坐在其中。

鳳凰心已經被她完全吸收。

她並冇有象之前一樣因為過度吸收而身子發腫鼓脹,因為她體內的虧空實在是太大了!

她被廢掉的精神力正在一點點的恢複。

精神力這東西,就和人的腦子一樣,越用越好用。

這一次的透支其實也在同時將她的天宮擴大了三倍不止。

鳳凰心的精純之液不斷的化成了濃鬱的精神力,源源不斷的彙入殷唸的天宮中!

她體內,一個黑色的小人,一個白色的小人正翹首以待。

原本的三小人變成了兩小人,雖然三個小人天天打架,但是同為殷念身體的一部分,一個小人徹底被打散的時候,它們卻變得暴躁又憤怒!

此刻兩個小人聯手護著一個嶄新的光團緩緩凝聚成型。一秒記住

它們知道,那是精神力小人再生。

可冇想到,精神力小人還冇完全成型。

殷唸的身上率先發出了一聲聲劈裡啪啦的骨頭脆響聲。

她的精神力在不斷的拉扯,痛苦不堪。

但冇想到她的肉身卻藉著鳳凰心的力量率先一步做出了突破。

一邊是劇痛,一邊是突破後的爽快!

殷念覺得自己的**和靈魂都被分裂成了兩半兒。

靈力成倍的翻滾湧動,她的靈力瞬間突破到了七星金靈師。

靈力小人瞬間長高了一截,它頓時手舞足蹈的樂嗬起來。

但冇樂嗬多久。

就感覺到周圍的靈晶全都嘩啦啦的顫抖了起來。

一圈又一圈無形的波動不斷的殷唸的天宮裡爆發出來,她像是一口滿溢位來的缸!

“不行!我的天宮不夠大!”殷念咬牙,想到黃浩天那想殺她就殺她的自信姿態,她發了狠!

竟然用精神力凝聚成了無數個小錘子。

狠狠砸向了自己的天宮。

轟!

她彷彿被自己敲成了一個傻子!

“你瘋了!”安帝一直也守著,當他看見殷念自己用精神力打自己時,完全慌了,下意識的就要去阻攔。

“冇事的。”元辛碎在旁邊一把摁住他,“念念有分寸。”

鳳凰心太珍貴,而殷念也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她一鼓作氣,七竅流血也要將自己的天宮砸的更大!

能融入的精神力更多了。

精神力小人開始瘋漲!

七星!

八星!

九星!

安帝的心也跟著死死的揪了起來。

她的舉動真的十分大膽,若是冇敲好,那等著殷唸的就是天宮被毀,她都不是失去修為這麼簡單,她是會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可她成功了!

整整三星!

她一向來都十分平衡的三個能力,精神力,靈力,魔元素。

從這一天開始。

變得不平衡了起來。

精神力小人涅槃重生,身高比起其他兩個小人高出一大截,它成了名副其實的老大!

打死蝸蝸他們也不會想到,最先達到九星金靈師的竟然是精神力?靈力強橫常用,魔元素神秘,隻有精神力,好像隻有殷念需要的時候纔會用一下。

可就是精神力!

這一次竟然率先到了九星?

九星金靈師的精神力。

七星金靈師的靈力。

六星金靈師的魔元素。

殷念猛地睜開眼睛,她感覺隨著自己精神力的提升,屬於十尾血脈的五官再一次變得更加清晰起來。

她能辨彆出目前整個靈晶礦內所有人的氣息!

她的精神力和五感是相輔相成的,這是不是說明,等她到了準王師,再到王師,她的五感還會進化兩次?

到時候,她是不是就能憑藉尋找孃親身上和她同源的氣息,從而真正定位到九尾界域的位置?

殷念心裡有說不出的興奮,但同時對力量的渴求也真正到了一個頂峰!

要快一些!

快一些到王師!

進化她的十尾血脈!

“走!”殷念興奮極了,“元辛碎,咱們回去!”

這邊也冇啥事兒了,該圈的地兒都圈了,而接下來萬域齊進,這地方就要跟著變得鬨騰起來。

她可不想被吵的腦瓜子嗡嗡的。

安帝點頭,“你回去吧,我還要在這裡留一下。”

殷念不解。

“你師公嚷嚷著,說等皇域那邊的人不死心的過來想瓜分的時候,讓我出麵狠狠打他們的臉,誰都能來,皇域不許來,還要其他大域也表態,給他們大域聯盟下絆子,站在皇域那邊的,統統不讓進。”

“我得給你師公鎮場子。”

殷念比了個大拇指,“師公霸氣。”那傢夥還真是她師公啊,真是萬萬冇想到!!

這事兒交給安帝辦就好了。

她想回去休息休息。

“正好你也可以去補上報名,想來,現在不論哪裡你都是可以去的。”安帝眼中有驕傲的神情,“畢竟萬域現在都欠著你一個大人情,你去哪兒都是座上賓,他們不敢不歡迎你。”

“我可不需要他們歡迎不歡迎。”殷念無所謂的擺擺手,帶著元辛碎消失在了原地。

她的精神力變強之後,最大的一個變化就是空間陣法使用的更加熟練了。

她和元辛碎直接就來到了通域。

“要進萬通學院休息一下嗎?”元辛碎問她,“你準備入萬通學院?還是哪裡?”

殷念挑了挑眉。

“你猜。”

元辛碎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抬腳正要往學院裡走。

而學院一堆在門口談論靈晶礦的也看見了她。

“那是……殷念!”

“我去!殷念回來了!”

他們立刻大聲嚷嚷了起來。

學院裡頓時亮起了更多的燈火,“真的是殷念嗎?”

“她是來辦理入學的嗎?”

“一千分啊!她準備怎麼花?”

“都彆睡了,起來起來,去接接殷念!”

有人興奮,有人驚慌,有人厭惡。

比如那幾個一直在扣殷念分數的老師。

他們作為皇域的人,怎麼會讓殷念輕鬆入學呢?

揣著平常扣分的本子就冷著臉走了出來。

今日必須給殷念一個狠狠的下馬威。

讓她知道入了學院,彆以為自己有多牛,該服從老師的必須得服從!

殷念本來是打算進去的,但眼角的餘光卻掃到了旁邊一個擦的十分乾淨的招牌。

“嗯?這裡什麼時候多了個麪館啊?學院旁邊開麪館?挺有勇氣啊,這店主咋想的?”因為學院裡肯定有那種靈力餐,若不是手藝特彆好的話,肯定是不會開的。

殷念看著這陽春麪館,想到了畫萱的麵,眼中露出了一抹溫和笑意,“來都來了,進去照顧照顧老闆生意。”

她一腳拐了彎,推開了麪館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