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此刻的靈晶礦內。

殷念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

看著自己眼前那一麵麵的火焰旗幟。

足足一百座靈礦,現在全都是她們無上神域圈出來的了,百座山頭上的旗幟正在迎風招展。

而且是又大又肥的山頭,因為這次殷念立下的功勞極大,若不是她與費老偷聽到訊息,不說皇域獨吞,被困在裡頭的帝臨軍怕是就活不下來。

帝臨軍們發自內心欣賞這姑娘。

又因為她是安帝的傳人,索性今日給她賣個好,帝臨軍們將帝臨域的兩百座山頭弄在了殷唸的山頭外圈!

是的!

帝臨域的山頭是將無上神域的山頭包裹住的,如同一隻已經成熟又強大的雄鷹張開雙臂庇護還在成長中的雛鷹。

殷念看著這連片的山脈,豪氣萬千,“睡睡!看!這就是我為你打下的江山!”

手往身後一撈,卻冇撈到人。m.

她奇怪的轉身一看。

卻發現元辛碎並不在。

順著氣息找過去,卻發現元辛碎正一臉興致勃勃的盯著營地裡用來做飯的一口大鐵鍋。

唰的一下!

殷念腿軟手抖,渾身冒冷汗。

一把撲過去攔住了他躍躍欲試的手。

“天,天氣真好,我們去散散步吧?”她張口就來。

元辛碎抬頭看了看烏雲翻滾的天空,眼中露出不解的神情。

但很快就看見了殷念眼中的畏懼,他瞭然,鄭重承諾道:“我現在知道了,做飯不能加那些奇奇怪怪的,就隻要鹽醬油那些就行,交給我。”

殷念瘋狂甩頭。

我的寶!你冇有這個天賦!相信我!

“我們可以去畫萱那兒吃。”殷念捧起他的手,“我捨不得你做飯,作為我殷唸的男人,怎麼會需要下廚呢?我希望你一輩子都不要下廚,一輩子!”她說的情真意切,像極了萬域每個哄騙姑孃的花心大蘿蔔。

元辛碎:“……”

“殷念!”

冷不丁身後傳來一道喊聲。

竟然是安帝回來了?

“老師!”殷念眼睛一亮,順理成章的扯著元辛碎離開了危險的廚房,“你終於回來了?黃浩天那狗崽子呢!”

“逃了,不過被我轟了七掌,冇一段時間是不可能出來了。”畢竟是頂級王師,打不過安帝,不至於逃也逃不過,誰還冇點保命的東西了?

“過來,給你看點好東西。”安帝盯著殷念笑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盒子。

“這是什麼?”

殷念將脖子伸過去。

“從黃浩天那狗崽子身上拔下來的好東西。”安帝是一個非常棒的領袖,但也是一個溫和細心的長輩,“你不是受傷了嗎?”

殷念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小盒子打開。

露出了裡頭一顆還在砰砰跳動的金色心臟。

“這是什麼?”殷念能感覺到其中強大無比的生命力。

她背後的鳳元也跟著變得愉悅起來,在她體內扭來扭去。

“是黃浩天珍藏了多年的寶貝,三次涅槃的鳳凰之心。”

“你的精神力受到重創,這些事情又一直在戰鬥,再不好好調理,你的精神力就廢了。”

安帝神情凝重道:“那黃浩天逃命的過程中跑的太急,這好東西掉了出來,他應該是想吃下去恢複傷勢的,畢竟被我轟了那麼多次。”他當然冇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你趕緊的,正好現在我和元辛碎都在,能幫你護陣,而且此地靈力無比濃鬱,正好能撐得起這可鳳凰心,將你身上的傷勢一起治好!”

這顆鳳凰心有多大的價值。

恐怕不能用錢來估量。

但他毫不猶豫的就拿出來了。

殷念立刻抓住,“好,我馬上就用。”

“去吧,找靈力最濃鬱之地好好修煉。”他露出一個笑容,“早點學好,也好早一些繼續跟我學仙境。”

殷念腳步頓了一下。

安帝似乎冇看到之前他已經用過一次了?

她彎了彎唇,也行。

到時候給他個驚喜。

她捧著鳳凰心,和元辛碎兩人往靈礦深處走。

磅礴的靈力甚至擠壓人,殷念抹了一把緊繃的臉,盤腿在礦洞深處坐下。

“我要開始了,睡睡。”

她緩緩吐出一口氣。

真是應了那句,隻要她不死,就能重新站起來。

而此刻。

畫萱關上了店門。

她有些心不在焉的點著手上的靈晶。

這是今日的賣麵錢,小心翼翼的全都攢了起來,她反正用不著,到時候給殷念用。

正在她將靈晶裝進口袋裡的時候。

屋子裡的燭火突然滅了。

她下意識的將靈晶猛地握住。

下一刻,幾道穿著夜行衣的身影從窗戶裡翻進來。

他們一眼就看見了在黑暗中一臉警惕的畫萱。

大步走過去,一巴掌抽在了畫萱的臉上,另一人狠狠一腳踹在她胸口!

“賤女人!”

“敢連累我們大哥被關禁閉?”

一個男人一把扯起她的頭髮,將她從地上提起來,上手又是啪啪兩巴掌!

打的她眼冒金星。

“殷念已經被所有人牴觸了,就連安帝都會覺得她丟人,失去庇護的殷念,怎麼能庇護你?嗬,今日就算殺了你!也冇人能為你主持公道!”

“賤女人,你要是現在跪在地上同我們磕個頭,連喊三遍‘殷念是個爛貨賤人’,我們就饒你一條狗命怎麼樣?”

他們發出了愉悅的聲音。

殷唸的名聲壞成這樣,都冇見安帝出來維護一句。

足以見她被安帝厭惡了。

既如此,還怕什麼?

他們大哥可是皇域的天驕,還怕殷念不成?他們自然是要討好大哥的,一個冇有靈力的小娘們,收拾就收拾了。

畫萱滿臉是血。

艱難的喘著氣,“呸!”

“呦,嘴巴還挺硬,你還以為玉呈能時時刻刻護著你?我們哥幾個來去自如,就算在這兒弄死你都冇人知道,而且你也不知道我們是誰啊,哈哈。”

“你懷裡揣著什麼?拿過來!”

他們看見了靈晶,立刻眯起眼睛扯她的衣服,去抓她抱住的靈晶袋。

就在這時!

一道金芒從天空中驟然亮起!

安帝的精神力凝聚成團,威嚴的聲音出傳遍萬域每個角落。

“近日,帝臨軍發現一處極大的靈晶礦區,可供萬域共享,萬域諸君速速前來清魁怪,拿礦區!”

仿若一道雷霆當頭劈下!

靈!晶!礦!區!

“礦區入口魁怪極多,帝臨軍,無上神域,萬通營全體學生已經齊心協力清開入口,可供萬域共同進入。”

“接下來公佈功分獎勵名冊。”

眾人覺得腦瓜子嗡嗡的。

但!

更嗡的還在後頭。

安帝的聲音消失了。

是帝臨軍的總統領。

他為殷念不平了太久,她本該是英雄,卻被罵成了王八。

他主動請求公開殷唸的功績!

他的聲音比安帝的更大!難掩的激動還帶著幾分驕傲,幾分壓製不住的怒意!

“無上神域!殷念!”

“於此戰中!揭發皇域想要獨吞靈礦的惡性!又在魁怪即將從入口撲殺至通域時,死戰到底!”

“在黃浩天域主想要弄垮靈礦入口時!死守通道!”

“記!特等戰功!”

“計!功分一千!”

“無上神域殷念,堪稱萬域年輕一代的表率!若是冇有她!就冇有萬域共享靈礦這一說!”

他聲音越來越響,如同大耳刮子狠狠抽在每個人越來越紅的那張臉上!

“望諸君知情!”

“牢記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