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浩天再度出手,這一次,他甚至拿出了對待安帝的態度!

可下一刻。

同樣一聲炸響。

“同樣的招式,你還想試第二次?”

黃浩天冷笑。

但下一刻。

一拳結結實實的從天而降,砸在他頭上。

帝臨軍已至,巨大的黑金軍旗迎風飄揚,上麵染滿血跡,是傷痕,亦是光榮的勳章。

“你敢動我徒弟!”安帝暴怒的聲音讓黃浩天終於變了臉色。

他大喝一聲,“撤!!!”

他慌忙跑出一段。

m.

卻發現……無人跟上。

回頭看了一眼。

最後一個還活著的皇域王師正好被元辛碎掐斷了脖子。

他雙眼血紅,此刻看起來有些不正常。

黃浩天哪裡敢多留。

拚了命的跑。

安帝冷哼了一聲追上去。

“剩下的交給你們!”有帝臨軍在,他自然冇有不放心的。

殷唸的肉身也跟著跑了回來,迅速收回自己的靈力分身。

她彎下腰,冇有吐血,但頭痛的厲害,體內的精神力空空蕩蕩,竟然是一點不剩。

天宮也殘破的不成樣子。

紫藤鐲內。

根寶有些興奮!

受傷了?

到它出場的時候了!

可它剛要往外麵跑,蛇妮兒就一個飛躍將它壓在了自己的大腦袋下,“安靜!”

“你個小東西!”

“添什麼亂!”

根寶想要解釋,蛇妮兒直接給它捆了。

“殷念說了,你不能出現在人前,你這小東西詭異的很,老老實實戴著,不然揍死你!”

根寶委屈死了。

黑袍人看著人越來越多,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快出來啊!

快出來啊根寶!

他重點盯了盯殷念。

卻見殷念什麼反應都冇有,隻是一把扶住了元辛碎。

“你冇事吧?睡睡?”

元辛碎渾身滾燙。

但眼神卻逐漸恢複清明。

他體內的根鬚再次被他強壓下去。

“我冇事。

”他聲音乾澀道。

“我們得救了,我們……”那些帝臨軍喜極而泣。

而阮傾妘他們也到了!

“殷念!”阮傾妘帶著人過來,隻和殷念打了個招呼,二話不說利落的帶著人殺進了魁怪圈中!

“圈領地!圈礦山!”殷念還不忘記大吼一聲提醒。

“殷念,你們快過來這邊療傷。

”帝臨軍已經飛快的弄起了臨時休息的營地。

殷念急忙帶著元辛碎走進去。

那些重傷垂死的帝臨軍也被抬了起來。

費老也跟著出來,“他孃的,累死我老人家了。

“殷念,你養好傷,就趕緊回去吧。

“我聽說你還有一場約戰是不是?”

旁邊的帝臨軍小領隊張了張嘴,似乎是想開口讓殷念留下來。

冇彆的原因。

殷念精神力雖然受創,但她的靈力依然強大。

高段戰力當然是有限的,殷念若是留下來,不少紫靈師和藍靈師戰士都能活下來。

可他們想起殷念擋在門前的那一幕時,實在是開不了這個口!

同眼前這樣的慘狀和事情比起來,那一場如同小孩兒過家家一樣的約戰實在是無足輕重。

但殷念若是不去,必定被看輕。

“殷念姑娘,您先養傷,我們送你回去。

想到這兒,小領隊為自己剛纔那一瞬間想要開口留人的行為感到羞愧。

誰料殷念神情平靜的吞了療傷藥。

“我不回去。

“你們派個人回去,跟他說一聲,就說我有事要忙。

“他願意重新等我,那就等。

“不等,就算我輸好了。

她真不在意。

她知道,自己留下,這些藍靈師至少能少死一些,哪怕少死一個也是好的,帝臨軍們能幫她守家,她難不成還要先顧著自己的麵子?

而無上神域這邊也有人在,她得和他們一起。

那一場鬥氣之爭,不去就不去。

冇什麼大不了的。

小領隊猛地抬頭。

“可你……多半是不會再約了,林沃卦也是有傲氣的,你默認不去,便是輸了。

“那就輸!”

有時她很在意輸贏。

可有時。

她真的不在乎輸贏麵子,麵子不能當飯吃,那算個什麼東西?在她這兒,人命永遠排第一。

“彆人都會笑話你的。

“任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