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念與林沃卦,不,或許該說殷念與整個九死營的一月之約,不出幾日的時間就傳遍了萬域。

當然。

還有殷念製毒的天賦。

因為丹院那老頭真如安帝預測的那樣,冇有輕易善罷甘休!

他甚至召集了一幫萬域毒師和靈藥師,神秘兮兮的帶他們進了丹學院。

一開始眾人還不知道他們去乾什麼的!

結果這幫老頭老太們出來之後就大呼‘浪費浪費’,數次想要衝進帝臨域找安帝要個說法。

就連萬通學院的戰學院正式開學的那一日,這幫老傢夥都在嚷嚷著。

“殷念必須入我丹學院!”

“戰學院收不住她!”

這一天,所有人都聚在了戰學院門口。m.

林沃卦麵上平靜,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那一日都重劍不離手,因為殷念肯定會來戰學院報名。

一個月他其實有些等不住。

若是殷念願意,他可以直接開打!

而此刻的帝臨域內。

咚的一聲巨響。

殷念被重重的擊飛出去。

砸破了一整塊的牆麵。

帝臨域的密室中。

“咳!”殷念嘔出一口血來。

她對麵,安帝一隻手放在自己身後,平靜的看著她說:“太急躁了!這刀雖好!可你卻不會真正運用它!我一隻手就足夠對付你。”

殷念不服氣,猛地從地上跳了起來,悍不畏死的從地上再跳了起來。

一次次。

一遍遍!

安帝在心頭讚歎了一句,殷唸的意誌力當真是整個萬域年輕一代中數一數二的,不是說彆人不夠堅定,是他們在連續戰敗之後,氣勢會逐漸被壓住。

可殷念不是,她越戰越凶,彷彿不知道‘灰心’為何物!

可安帝嘴上卻道:“你就隻會莽嗎?”

“現在對著的還是我。”

“能一次又一次的容忍你爬起來,要是換成彆人,你早就死了百次了!”

他兩個手指頭夾住殷念劈過來的刀。

“你的腳還可以再往前一步,戰鬥中,每個姿勢動作都要做到最好,在腦中想想,出一招後,要用怎麼樣的招式才能讓你前麵的招式發揮更大的作用!”

“腳,踢高一些!”

殷唸的腳上捱了一拳頭。

“手伸長!”

殷唸的手被安帝手上一根小棍打的發出一聲悶響。

“這一刀劈慢了!”

她的刀被直接打飛了出去!

殷念大喝了一聲,“煉獄!”

龐大的血色煉獄出現在安帝麵前。

可安帝就像是一艘大浪無論如何都打不翻的船。

“你的所有靈術在這一週裡我都見識過了,雙尾老鬼用出這招都被我打趴下了,你……還嫩著呢!”

話音剛落。

安帝動了!

他幾乎是瞬間就出現在了殷念麵前。

噗呲!

一柄劍出現在他手上,殷念渾身一頓。

低頭,那柄劍已經穿透了他的心臟。

安帝平靜道:“若是對敵時遇到像我這麼強大的人,一味的衝上去,這就是你的後果。”

長劍拔出。

卻冇有血液帶出。

反倒是周圍所有景象都像是碎了的鏡子一樣,裂成尖銳的單塊,嘩啦啦消散在殷念眼前。

殷念大汗淋漓,滿臉煞白。

刀還在手上。

也冇受傷,但眼睫在劇烈的顫抖,好似大夢初醒,溺水之人終於浮出水麵,大口大口的吸入空氣。

安帝站在離她足足有數十步之遠的地方。

麵色平靜。

“您……”殷念平複著自己的氣息,緩緩的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您的‘仙境’真是殺人於無形。”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是的。

她冇有去報名,要不是安菀之前提了一嘴,她甚至想都冇想起來。

笑話,萬域頂級強者一對一教學,還有比這更好的嗎?學院能給這條件?

她這幾天學的是如癡如醉。

不僅戰鬥身法比往日更精準。

也開始接觸安帝最強的殺招‘仙境’了。

她甚至分不清楚,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假。

也分不清此刻到底是白天還是黑夜,因為每當她以為這就是真實的時候,周圍碎裂的景象就會告訴她,她又在不知不覺中,掉進了安帝編織出來的陷阱。

“老師,我總共在仙境裡被你殺了一百三十二次,咱們打個商量不行嗎?”殷念大口大口的灌水,用力一擦嘴角道,“學靈術就靈術,能不能彆動不動殺我?每次我都覺得我是真被你殺你,你是皇域的探子。”

“胡說八道什麼!”安帝氣的不行,太能說了,熟悉起來之後,他發現自己這徒弟真是太能叨叨了,嘰嘰呱呱的他腦殼痛,“多死幾次,對你也有好處,以後能對一些殺招更敏感一些。”

“話說我都不知道現在這會兒是你編的,還是真實的,唉……”殷念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話剛說完。

就聽見一陣地動山搖的爆炸聲。

“又?又炸了?”殷念樂了,“呦,這下看得出來是真實的了。”

她急忙走出去,來到外間,看著廚房方向濃煙滾滾,樂嗬嗬的問:“我們睡睡又炸了你們的廚房啊?”

幾個侍女已經從一開始的震驚恐慌到現在的麻木了。

“是的殷念姑娘。”她們說,“已經第八次了。”

“那做出點什麼了嗎?”殷念期待的問。

“應該是冇有。”

殷念有些失望的歎息了一聲。

最近元辛碎也不知是怎麼了,從她開始跟安帝學招之後,他就彷彿和帝臨域的廚房給乾上了。

隻是每次都鬨出很大的動靜。

要不是他實力高,早就被帝臨軍門亂棍打死了。

正想著,殷念就看見端著一個食盒的元辛碎終於從那滾滾濃煙中邁步走出。

“睡睡!”殷念立刻跑過去,“你做什麼呢?”

元辛碎臉上是半點灰塵都冇沾。

可惜後頭的廚房不成樣子。

“麵。”他又開始惜字如金了。

似乎還有點忐忑。

“要嚐嚐嗎?”

“當然!”殷念掀開食盒。

看見了一團纏在一起的白麪,黑色的湯底看著不像湯,像藥!

但沒關係!

扛得住!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大拇指狠狠扣進了自己的掌心。

自己的男人自己寵!

旁邊的侍女們欲言又止,“彆,彆吃了吧?這這,聞著氣味怎麼……”

元辛碎拿著食盒的手頓了頓。

眼底的一片星芒瞬間暗淡了下來,長頸微垂,像是貼著湖麵有些喪氣的天鵝。

“沒關係,嚐嚐。”殷念一把拿起了筷子,“就算這次不好吃,下次也會變得好吃的,而且我們睡睡做了好久對不對?”

殷念踮起腳尖,貼近元辛碎的臉,眼睛笑成了月牙兒,“我相信你。”

“我正好餓了,吃完這一碗就去報名,今日戰學院報名呢。”

說著,就挑了一筷子一口咬了下去。

還給麵子的喝了一大口湯,入口的那一刻,殷念感覺到了什麼叫做渾身戰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她愣是連嚼都不敢嚼啊!

一口就給它吞了進去!

殷念臉上露出了完美笑容。

真女人!就要勇敢的嘗試男人的廚房首秀!

愛他嗎?

愛他就吃一口!

殷念用力的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元辛碎那張冰冷的臉上也跟著出現了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

可……

豎起大拇指的殷念眼神逐漸渙散。

下一刻,她渾身僵直,還保持著豎起大拇指的動作,睜大了眼睛,雙目無神直挺挺的臉朝地麵砸了下去!

砸的那叫一個板正!

“殷念姑娘!”侍女們發出了慘叫聲。

元辛碎臉色瞬間發白。

“念念?”

安帝再度頭痛的衝了出來,“殷念!你怎麼了!”

雞飛狗跳!

而另一邊的戰學院。

提著重劍的的林沃卦從日出,等到了日落。

晚上甚至飄起了厚厚的飛雪。

今夜,大寒!大雪!

一陣冷風夾著雪吹的所有人哆嗦。

“林哥。”九死營的人牙齒咯咯發抖,“彆,彆彆等了吧,天兒怪冷的,她,她肯定不來了。”

林沃卦麵色從容的站在人群前頭,筆直的像個門神一樣站在學院門口。

他鼻頭耳尖通紅。

“她會來的。”

“我要等。”

一抹倔強的鼻水同樣從他倔強的鼻孔裡流了出來。

他倔強道:“我不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