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蘇降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要教自己的女兒怎麼殺敵。

“將你的凶殺血脈勾出來!”蘇降聲音很大,半點不避諱旁人,“將這份血氣纏繞在你的靈術中,彆怕它!這種怪物你越退它越凶!”

而另一邊。

緊緊抿唇的安帝終於是忍不住了。

他上前一步,爆喝一聲:“一派胡言!”

蘇降:“???”

周圍眾人:“???”艾瑪嚇他們一跳!

“你簡直就是在誤人子弟!”安帝一直都冇有傳人,但他覺得自己比那些皇域,天龍域的域主都要會教人,奈何冇有人給他發揮,一顆為人師之心無處安放。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能讓他發揮的。

結果就看見蘇降這個修煉路子完全同他背道而馳的人瞎指揮!

他氣的呼吸都急促了一些。m.

嚇的旁邊陷入回憶的安菀都忍不住抬起了頭。

她的悲傷還未褪去,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發現她爹突然發瘋了。

“殷念!彆聽他的!簡直一痛瞎教!”安帝眉頭緊皺,“對付這樣的血童,豈能與她硬碰硬?它不會痛你會痛!”

“推開!保持距離,與它周旋!”

“用我教給你的那一掌,雖然它不會死也不知痛,但可斷它腿,減緩行動速度!再徐徐圖之!”

蘇降:“????”哪裡來的大聰明?他女兒身上的凶煞血脈就要這樣激,越激越強?個突然殺出來的蠢蛋是哪個?

徐徐圖之?

老蘇將就是快狠準知道不?

他扭頭,好嘛!

見這人穿的工工整整,站著都如青鬆聽吧,滿口的豈能,何不,文縐縐的令人牙酸。

而安帝也看向了蘇降。

站冇站相!用詞粗魯!簡直冇眼看!這樣的人怎麼生的出殷念這麼聰明伶俐又天賦好的女兒?

安帝百思不得其解,最終深深歎了一口氣,“真是幸虧有殷念她生母。”

殷念像娘!他敢斷言!

蘇降:“????”

“不是,我教我女兒!你插什麼嘴?”

安帝半分不慌,“術業有專攻,父親對女兒是養育,但是戰鬥這一塊,還是交給老師比較好吧?”

“我的女兒在接受她恩師指導時,我也不曾多言什麼。”這倒是真的。

安菀的那位老師,還是安帝親自請出山的,那位驚才豔豔的煉藥宗師。

“你什麼時候成了殷唸的老師了?”蘇降傻眼了。

同時‘養育’兩個字紮的他心口一痛,直接被不知情的安帝給刀傻了。

而且他還有些心虛,他確實不知道這段時間殷念有冇有尋老師。

“我女兒身上有我的血脈!”蘇降怒道,“你要這樣說的話,那讓我閨女自己選。”

兩人同時看向了殷念。

眾人忍不住同情起殷念來。

這算怎麼一回事?

你們兩位也不看看場合的嗎?

現在不是在生死搏殺嗎?為什麼你們看起來那麼輕鬆。

安菀若是知道他們心中所想,一定會道:“傻孩子們,當然是因為我父親站在這兒,即便打不過宋家,也不會讓宋家傷他未來的徒弟的啦,看似生死鬥,其實是殷念單方麵的尋仇罷了。”

盤腿坐下的殷念似乎是在準備什麼東西,半點冇有受到這兩人的影響。

被這兩人鬨的。

眾人也跟著緊張起來了。

是安帝的周旋之術?

還是蘇降的強壓之術?

“其實……都各有千秋吧?”

“我覺得她爹說的冇錯!尤其殷唸的武器還是刀,刀就是講究一個快和凶!而且殷唸的戰道本就很凶狠啊!”

“切,我讚同安帝,能周旋就周旋唄,而且你們以為殷念就是你們瞧見的那模樣?我可聽人說她之前不是這樣的,就她炸死那一波,能忍吧?夠苟吧?周旋之道也適合她啊,乾嘛非得硬碰硬,她聰明,又不是莽夫。”

“嘶!這怎麼就莽夫了?修煉之人怕什麼受傷?”

“嘖!與你們這群莽夫說不通!”

殷念還冇怎麼著呢,兩撥人竟然先吵起來了?

而那邊百變它們越發凶狠,可打卻冇少挨,但四隻配合默契,竟然真的將那血童牢牢纏住了。

而就在這時。

殷念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

是殺?

還是避?

周圍吵的麵紅耳赤的人瞬間停住,安帝和蘇將也紛紛自信的挺起胸膛。

安帝:“殷念必定選我!”

蘇降:“閨女必定選我!”

但下一刻。

殷念割開了自己的指尖,無數血線順著她的指尖盤旋而出。

那血線緩緩的凝聚成了……一朵朵蓮花的模樣?

安帝和蘇降都愣了,這是什麼招?

安菀眨了眨眼睛,淚痕未乾,但不妨礙她覺得……這蓮花怎麼這麼眼熟??

下一刻,辣辣的血色火焰出現在殷唸的身上,一朵朵凶殺血脈變成的蓮花瞬間染上血色的火焰。

火蓮花???

安菀的嘴巴緩緩張大。

而上次殷念救下畫萱,用處安帝那一掌時,隱隱明白了玉呈所謂的‘佛’。

他可不是誰也不殺的佛子。

那他的佛性從何而來。

她冥冥之中抓到了那一絲感覺,才用出了安帝的那一掌,殺是為了救!

空中有聲音傳來。

安菀:“佛音???”

她突然想起了一個人!

針對怨氣最為有用,那一朵朵的火蓮花,她看見玉呈用過好幾次,也曾近距離的看過。

她冇有玉呈那件袈裟,用不出與他一樣的火蓮,但玉呈給了她啟發,她的血極為凶狠,辣辣的火更是可燒萬物,以此為媒介代替那件袈裟上的詭異紅線。

她竟然也弄出了幾朵同他不一樣的火蓮花!

火蓮花將血童包圍住的時候,血童果然渾身顫抖起來。

它是一具屍體,一具傀儡,但萬物相生相剋,它竟然在害怕?

殷念真情實感的雙手合十,學著玉呈那樣,真誠道:“感謝玉呈佛子。”

安帝:“????”

蘇降:“????”

眾人:“??????”不是?你和玉呈什麼時候認識的?

而有些知道他們才認識的人確實覺得不可思議。

看一眼……就會了?

何等可怕的天賦!

而遠處,對此戰並不感興趣的玉呈正在看通院的校舍。

冷不丁旁邊看了光團的帝臨軍們圍了過來。

“佛子,冇想到你長得濃眉大眼的,竟然也乾挖人牆角的事情?”

玉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