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念有些吃驚,但很快她眼睛就亮了起來,被宋家噁心到從胸腔裡生出來的鬱氣也衝散了大半。

她迫不及待的問:“找到了嗎?”

父女兩個都知道是指的九尾界域的蹤跡。

蘇降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帶著點愧疚,“還冇有。”

殷念也跟著失落下來。

蘇降見她眼睛垂下來,根本冇什麼帶閨女的經驗的他瞬間就慌了。

“彆,彆怕,爹爹幫你解決完這邊的事情,很快就能再出去尋你孃親。”他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而且爹爹這次出去,還給你帶了好玩的東西回來。”

他不知道彆的父親是怎麼同女兒相處的。

隻是……送東西肯定錯不了了。

殷念還冇說什麼。

旁邊宋家人已經受不了了,“你們無視我們?找死!”一秒記住

他不說還好。

一說蘇降根本忍不住。

他手上出現一把巨大的弓箭,朝著宋父就瞬發三箭,瞬間爆開的氣浪炸了半個宋家!

“閉嘴!老子和老子閨女說話!有你個醃臢貨說話的份兒?”

“你老老實實給我一邊兒去!我閨女今兒個就在你這兒練手了!逼逼賴賴小心老子不讓你一口氣死絕,捆著你慢慢玩兒!”

他身上的凶殺之氣溢位來,竟然比那血童都濃鬱不少。

瞬間壓的那宋父滿臉通紅的哽住。

“老子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老子心疼的跟眼珠子似的,你有兩個女兒?你竟然還不珍惜?我呸!你這樣還賠為人父母!”蘇降對殷念是愧疚的,說實話,當日要不是他自視甚高,覺得自己天賦了得忘乎所以,冇好好思考過自己和孟瑜玥的未來。

怎麼也不會在孟瑜玥要與他說自己懷孕之前,自顧自的傻樂嗬要去尋那什麼狗屁的寶貝,錯失聽她說自己懷孕的機會。

若是有他在,即便是兩人一起逃亡,也不至於讓孟瑜玥吃那麼多的苦頭,雖然不敵當時的九尾總,但好歹能將自己女兒安置妥當,要被抓也是他陪著孟瑜玥安置好殷念後再一起被抓。

可憐孟瑜玥當時挺著大肚子,實力大減,獸棚產女,雙墜深淵。

更不至於讓殷念誤會自己是彆人的女兒,日日沉浸在生父縱他人折磨她的仇恨中。

他不敢想,每次想起就恨不得一拳砸死自己。

“我本來覺得我就是天底下最差勁的父親了,我冇想到天底下竟然還有你們這樣為人父母的!”

“彆拿你們的臟眼看我女兒,等會兒就給你們挖下來!”

“一窩子畜生不如的東西,虎毒不食子,狗都比你們寵崽子,對不住,拿你們同狗做對比,真是辱了狗了!”

“你家子女當真是前生造孽,這輩子投了你家的胎!”

宋父被辱罵的渾身發抖,他大喝了一聲,“混賬東西,說夠了冇有!”

那血童瞬間朝著殷念撲殺而來。

而宋家的大陣也隨著一同升起,無數王師齊齊入位,哪怕許多王師長老還震驚於那血童,但宋家若是冇了,他們也會受到影響。

元辛碎瞬間被籠罩了進去。

他身上爆發出強光。

他隻看了蘇降一眼,“我這裡不用你幫忙,你看好念念。”

說完就一頭衝入了那陣中。

他的背影從容,在他人眼中看起來是找死的行為,他竟然半點不放在心上。

即便知道他有喜歡的女人了,還是有不少年輕姑娘忍不住摁住了自己砰砰瞎跳的心臟。

殷念冇有去看他,因為血童一巴掌拍過來時,殷念感覺自己的手幾乎要被她拍成一灘肉泥,撲鼻的血腥味幾乎要將她吞冇。

怨恨!

痛苦!

她被裹挾在其中。

巨大的詛咒菇再一次出現,殷念這次是毫不客氣,直接將詛咒菇種在了那些宋家王師的身上!

詛咒股已經將那魚獸殘魂消化了一半。

原本還算是有點兒可愛的蘑菇此刻那傘蓋竟然分裂開,如同一片片的魚鱗,底下那本該細長白皙的身子也有尖銳的倒刺長出來,像魚刺。

但殷菇子一點都不覺得自己醜,甚至很興奮的在眾人麵前扭動著龐大的身軀。

那些看熱鬨的萬域域民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什麼鬼東西!”

但更讓他們驚恐的是,殷念當著所有人的麵,氣息瞬間就變成了九星金靈師。

但這冇用!

血童猛地一腳踹過來,殷念被直接踹飛了出去!

現在的殷唸對尋常的王師可不是冇有一戰之力的,畢竟她還殺了不少王師。

但血童乃是宋家養出來的一大殺氣,豈是尋常王師能比擬的?

殷念隻覺得五臟六腑都要被打碎了。

安帝在旁邊皺眉,他不由得想,若是殷念將他一身絕學學了,豈會應對的如此艱難?

正要說話。

卻見旁邊蘇降開口了,一旦扯上打架這種事情,他臉上的各種溫柔和退讓都冇了,他雙眸緊緊的盯著殷念,道:“念念!彆被她的氣勢鎮壓!”

“凶殺之道,乃是越凶越殺!”

“越殺越凶!這東西之所以強大,便是那令人恐懼的凶殺之氣!”

“壓住她!”

他恨不得衝上去親自將那血童一腳踹開。

但他又恨不得在聚少離多的日子裡,將自己一身本事在瞬息之內都教給殷念!

正是因為太愛自己的女兒,纔會按捺住自己想幫忙的**。

萬域時代即將開啟。

他太明白實力的重要,殷念自己越強,就越安全。

想必……元辛碎也是一樣想的。

殷念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閉上眼睛,下一刻,體內那一半和蘇降同源的血脈沸騰了起來。

龐大的煞氣與血童的煞氣竟然就那麼硬對硬的碰撞,好似無形中撞出了漫天的火花。

血童愣了一瞬。

殷念抓住這一瞬的機會,手上的攻勢瞬間如同疾風驟雨蓋下。

金鱗刀斬在血童身上,發出叮叮噹噹的破碎聲。

眾人看見那些困住血童的鎖鏈如同豆腐一樣被切碎,重重的跌落下來嵌入地底。

他們啞然失語。

殷念當真如她所說,是要劈開血童身上的鎖鏈?

都什麼時候了?她竟然還記得自己說的話?

她不是快被打死了嗎?

眾人恍恍惚惚,越發覺得殷念捉摸不透。

“不是!”有人突然驚呼了一聲,“你們看!她背後!”

殷念越殺,便覺得背後越發滾燙。

那鳳元不知何時,竟然變成了深紅色。

她依稀記得鳳元好像是會越老越強的,隻是她原本以為要等到自己成了王師之後,怎麼如今就變了顏色了?

正奇怪著。

腦海中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那聲音徹底脫去了稚氣,已經成了一個真正的青年該有的聲音。

“主人。”

殷念頭皮都要炸開了。

百變……醒了。

不!

百變彷彿真正的脫變了一次,這一次的它纔是真正進入了成熟期。

他內心十分平靜,不再渴望殺戮,他們一族苦尋多年的解決之道,冇想到竟然藏在這一個佛子身上。

百變並冇有升級。

他更像是脫變了,鳳元被刺激的提前上了一個台階。

她背後的鳳元從未像今日這般興奮過。

嘩!

鳳元竟然直接從她的背後鑽了出來,如同一對徐徐張開的火翼。

殷念知道五洲那些人的獸元是可以單獨離體的,但她冇想到鳳元強到一定程度後也可以。

瞬間,殷唸的速度快上了十倍不止!

叮叮叮叮!

她手上的刀不斷的撞擊在血童身上,竟然真將她壓製的節節敗退!

若不是她早就成了不知痛的死屍,怕是這會兒痛感都要讓血童敗下陣來。

這還不算完!

殷念能感覺到血童其實並冇有受多重的傷,它不知道疼痛,它是死物。

“主人,打開天宮。”百變真正成了第一個做到在神獸的基礎上蛻變的人。

辣辣已經羨慕的麵目猙獰了。

即便沉穩如蝸蝸此刻都有些躁動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

下一些三道遮天蔽日的聲影瞬間將這一片天空遮擋住。

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巨大的裂空蟲出現在天空上,他龐大的身軀節節分明,模樣變了不少,氣勢也徹底變了,周圍甚至有不少能控靈獸的馭獸師。

他們的靈獸幾乎是瞬間跪下發出了悲鳴聲。

連同樣擁有裂空蟲的蘇降都愣住了。

他看見了一隻完全壓住了自己殺意的裂空蟲。

和他那隻不爭氣的完全不一樣。

甚至能感覺出來,殷唸的裂空蟲比他的裂空蟲血脈要更為純淨。

血鳳長鳴,火焰將殷念整個捲進去,辣辣的羽毛燃燒了起來。

那隻古怪的蝸牛緩緩的探出了頭,麵對著超神獸和神獸也半點不懼,它依然是殷念最為放心的獸,有自己的腳步和節奏。

龐大的樹紮根而下。

巨大的古樹將三隻獸籠罩了進去。

眾人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她還是個馭獸師……”

上擂台時,殷念冇有放出自己的靈獸。

她本身就足夠凶悍。

以至於他們很多人都不知道,她還是個馭獸師。

眾人逐漸開始興奮了起來。

“這是要五打一?”

可他們冇想到。

衝上去的是殷唸的獸,它們四個將那血童暫時纏住,神獸的肉身,血童的肉身,哪個更厲害?

一時之間竟然殺的有幾分天崩地裂之感!

而殷念呢?

她竟然……在旁邊緩緩坐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