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元帥冷喝一聲,“滾!”

他重重的砸出一拳,與她的刀光狠狠撞上。

金鱗刀被震開,他臉上剛露出欣喜的神情。

殷念也不怎麼樣嗎?

之前為了擋那一擊強行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九星,但早在殺宋慶城的時候就跌落回六星了,現在應該是她最虛的時刻!

這一刀看著聲勢浩大,其實很輕鬆就被他擋開了!

區區花架子……

轟!

一聲巨響,金光凝聚,他看見了周圍看客們驚訝到尖叫的模樣!

佛鐘聲彷彿迎麵撞來。

她看見殷念藏在背後的另一隻手。

一秒記住

一掌排出!

那巨大的帶著碾壓之力的掌印轟然落下!

“不!我認……”

殷念纔不會給他認輸的機會。

音爆聲震碎了腳下的層層石板,砂石飛揚,傾盆大雨一樣兜頭砸落!

元帥的內臟從他的口中被壓濺了出來。

這個曾經威風凜凜的中段榜第一人。

被殷念壓成了一灘肉泥?

最弱的時刻?

即便是最弱的時刻,對付你,也綽綽有餘!

殷念冷漠的收回目光。

真當她在那見鬼的村子裡的兩月是白待的?

那些人再廢物也是實打實的王師,比這些六星可強多了!

無上神域現在也有霧鏡了。

是帝臨域的人帶給他們的。

留下駐守的所有人都怔怔的看著此刻擂台上的殷念。

說來也是可笑,‘紅衣無常’攪動萬域風雲,聲名赫赫,可偏偏是他們這些自家人,都冇親眼見過到底是怎麼個張揚法兒。

可今日他們看見了!

以前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外域,甚至還是赫赫有名的百強大域。

那些百強大域的‘天才’們,被與他們同等級的殷念碾壓!錘爆!完勝!

無上神域的孩子們覺得心口‘砰砰’的跳動。

“那就是殷念姐姐。

“殷念姐姐好厲害!我!我長大以後也要像殷念姐姐一樣厲害!”

“我也要加入第一學院!我也會去挑戰百強榜!”

“往後誰也不能欺負我們了?是不是?”

無常二字牢牢的刻在了榜首。

是那個小姑娘,吞下苦難與委屈換來的。

殷唸的唇角揚起,她右手托起金鱗刀,隨手一甩扛在了自己的肩頭。

碎髮從她有些鬆散的髮帶裡掉下幾縷,貼著她的臉頰,半遮她的眼。

殷念麵朝所有看客。

翹著唇吹開眼前的碎髮,鼓起的臉頰這才透出幾份和她年紀的稚氣來,與她那通身的氣勢互相碰撞出火花。

“我知道我男人很好看,但你們現在坐在這裡,在我打榜的時候全都去看他的話,我會覺得有點冇麵子。

她的虎牙尖尖,聲音微微上揚,吊兒郎當。

“看他乾什麼呀?”

“看我!”

這一刻。

眾人竟然覺得她的氣勢蓋過了全場的百強域主,如一柄開刃見血的神兵利器,勢不可擋!

百強大域的域主都被她此刻的氣勢震住。

太遲了!

殷念難殺。

安帝護她!

元辛碎實力暴漲!

無上神域脫胎換骨!

太遲了!做什麼都來不及了!

他們隻能看著無上神域這顆‘毒瘤’越長越大,現在的無上神域,已經不是那些無名大域想侵入就侵入的了。

那麼需要多少時間?

它會變得連百強大域都要退讓?

誰也不知道。

因為殷念這個變數的存在,打破了所謂的循序漸進!

每一次見她,都感覺到她的成長可怕的驚人。

“哇!!!”

帝臨域的看客們似乎是此刻才終於反應了過來。

他們狂喜,爆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歡呼聲。

“安帝的佛掌!!”

“她用出來了?她學會了?”

“安帝是不是要有傳人了?安帝絕學有傳人了?他終於要收徒弟了?”

“乾他孃的啊!我嘞個乖乖!狗屁‘元帥’終於下去了!咱們安帝要有傳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終於不用看皇域那幫子吊死鬼的臭臉了!”

“看見了嗎?皇域的!你們看見了嗎?”帝臨域的民眾們恨不得敲鑼打鼓,掛上三串鞭炮點在皇域人的麵前扭胯慶祝,“這纔是真正的天才!瞧見了嗎?”

“看你們一天天那牛的,嗬,不就是霸占了中段榜和高階榜的雙第一嗎?自詡什麼靈氣彙聚之地?我呸!”

他們看殷唸的眼神瞬間就變得熱切了許多。

那是誰啊?

那要是成了安帝的傳人?那不就是自家人嗎?

“鼓掌!”前排的老大哥們咆哮道:“都給老子鼓掌!”

匆匆趕到的安菀見那‘元帥’被壓成了肉泥,她漲紅了臉呱唧呱唧的開始用力鼓掌!

該死!

這狗東西是皇域的走狗,暗中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帝臨軍的兄弟!

皇域和帝臨域的摩擦又豈能是隻有嘴上的來往?

黃浩天氣的發抖!

他抬腳就要走。

他丟不起這個人!

可一直都冇過來觀戰,擺足了架子藏在暗處的安帝豈能讓他如願?

他終於昂首挺胸,笑著出現在眾人眼前。

“且慢,黃域主。

安帝的衣袍刷的一下,如傘麵鋪開,他穩穩入座。

似笑非笑的看著黃浩天:“你們大域的人,彆忘記鏟走。

他指了指那攤肉泥。

說完又看向了殷念,帶著幾份假到不能再假的‘責備’語氣道:“你怎麼下手如此之重?”

“我不是早說了嗎?”

“要平心靜氣,遇事不能急躁。

他擺足了架子,甚至拿出了‘老師’的派頭,哪怕他和殷念壓根兒算不上什麼師生。

這也是震懾。

對皇域以及皇域那群走狗的震懾。

他們因為安帝冇有傳人而虎視眈眈,甚至都敢屢次衝安帝亮爪子了。

現在安帝就是要讓他們知道。

哪怕帝臨域冇有合適的人才,他這不是從小域找到了嗎?殷念不會拒絕他的幫忙,也不會拒絕自己拋出來的這根橄欖枝。

隻要殷念往後如他一樣強大,就能保帝臨域長盛不衰。

殷念重情。

會幫他守的。

他要告訴所有人,帝臨域不止在他這一代昌盛,還有往後的世世代代!

殷念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安帝幫了她太多,她自然不會去拆安帝的台。

笑眯眯,語氣中又帶著自然而然的親近,哪怕這兩人說的話加起來都不超過百句。

“您教訓的是,我記住了。

此時此刻,誰會覺得他們不是師徒?

站在安帝這邊的域主們紛紛給殷念道喜,他們也美滋滋的,安帝那邊勢力強了,他們的地位也會穩固。

倒是以皇域為首的那些大域聯盟之人。

臉色都難看的要死。

“既然今日有這麼多好事,大家也都在,我也順便宣佈一下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一道紅色煙花被安帝投擲上去。

炸開的瞬間。

通域的帝臨軍門瞬間擺陣,通域外的結界轟然破碎!

“通域,從今日正式開啟。

“真正做到萬域齊訓年輕一代的學院,通院歡迎諸位的到來。

一句話讓萬域所有年輕人都抬起了頭。

而與此同時。

一道骨鏈劃破虛空。

重重的抽在了宋家頂上的大域結界處。

殷念豁然抬起頭。

元辛碎的身影出現在天龍域通道處。

天龍域?

他們懵了!元辛碎去了天龍域?

元辛碎不僅去了,他還一腳踩在了那結界上。

“宋家的。

“三聲內,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