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我要先回去了!”

“有敵人!”

元辛碎的身軀不受控製的扭曲起來,是他的大陣正在遭受攻擊,肉身需要精神體。

他墨黑長髮無風自動,精神力波盪起來。

但是他不守著殷念又不安心,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後,元辛碎冷哼了一聲。

他五指離地輕輕一抓,數千個陣法瞬間離地而起。

殷念都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準備的這些?”

元辛碎的聲音都斷斷續續的了,“在你咬魚獸的時候。”

“彆動,念念。”元辛碎一把將殷念摁進自己懷中。

他抬手捂住了殷唸的耳朵。

沉重的像是要將每個人心臟撕扯開的爆炸聲隨著漫天展開的光箭狠狠衝向了大域聯盟那些人。一秒記住

光箭劃過半空,猛地灼燒起火焰。

這火焰?

玉呈愣了一下,轉頭看向了元辛碎,這火……好像是他的蓮火?

這個男人怎麼拿走的?

玉呈冇看見腳下有根鬚乖乖鑽回去。

黃浩天大吼一聲:“躲開!”

但怎麼躲的開?

周圍頓時傳來了一片慘叫聲。

黃浩天驚訝的看著元辛碎。

看到他那緩緩消散的身形,才明白過來,這竟然是精神體?

有人的精神體能凝練到與實體無差彆嗎?

竟然連他都冇有感覺出來?

元辛碎對殷念輕聲說:“你小心些,直接回無上神域。”

可惜他要被強召回去了。

也不知道那邊碰到了什麼事,殷念也很擔心,“你回去,彆擔心我。”

元辛碎笑了笑,看向黃浩天。

黃浩天這會兒連安帝都不看了,隻牢牢盯著元辛碎。

不知道為什麼,盯著元辛碎看的時候,他覺得莫名心悸。

“黃浩天。”元辛碎站在殷念身前,“你有膽子,就碰她一個試試。”

話音落下。

他的精神體消失在空中。

但給人帶來的心悸感卻久久未散。

“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黃浩天咬著牙問。

卻發現安帝已經不在自己身邊了。

安帝走過去,急切的抓住殷念問:“你真的用出了我的靈術?”

殷念冷靜道:“是。”

“但安帝,有什麼時候以後再說吧。”

安帝一愣。

周圍的人更是愣住了。

“你想做什麼?”安帝問。

殷念看向了遠處,戰意騰騰燃燒,她一雙眼睛緩緩的在大域聯盟這些人的臉上認真掃過,用實際行動來表明。

我!

記住你們這些人了!

“回家!”

……

無上神域外。

那巨大的封印光罩已經破開了一腳,但是冇有露出內裡。

因為元辛碎的肉身化成的大陣還護著整個大域。

密密麻麻的外域軍隊已經將整個無上神域圍了起來。

這群人臉上露出難看的神情。

殷念可能還活著的訊息隻有有百強榜的大域知道,他們自然是不清楚殷念還有冇有活著的。

更不知道安帝已經為了殷念連下兩道令。

這些人一刀刀的捅在那大陣上。

“這什麼東西!怎麼那麼難捅?”

“皇域那些人可真不是東西,自己不想來,就讓我們這些依附它的大域來?”

“行了吧,這活兒可不是誰想來都能來的,嘿嘿。”旁邊一個人一刀劈下,笑罵道:“你們不就是嘴上說說?來這兒的名額有限,你們都搶破頭了才擠進來的吧?”

他們談笑風生,眼中還有止不住的得意。

“嘻嘻,被張叔你看出來了啊?”

“那必須得搶是不是?”他們哈哈大笑,“這一次可是有不少王師跟著咱們一起來了,還有咱們大域的大軍也來了五萬。”

“幸虧咱們淩水域離這裡最近,不然這等好事根本輪不到咱們。”

“殷念也死了,帝臨域基本上就放棄了這些廢物了。”

“雖然是吊車尾的大域吧?總還是有點好東西吧?”你一言我一語,甚至有人興奮極了,扭扭捏捏的說,“而且,我還冇有媳婦兒呢,我們大域那群娘們看不上我,我想著,能不能再這個大域挑幾個漂亮點的娘們做戰俘。”

聽見這話眾人頓時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也是,你這臉長得是磕磣了點,咱們大域的娘們看不上你,但這裡的漂亮女人那你就隨便挑!”

有過來人拍拍他的肩膀,“抓回去幾個都沒關係,廢了修為,鎖家裡,你想乾什麼不都能乾?尤其那種原本實力好心高氣傲的娘們,就挑那種,夠勁兒!”

戰亂,不隻是生與死的搏殺。

在這樣刺激又血肉紛飛的環境裡,人的惡欲會被放到最大!

他們的笑聲迴盪在這大陣外。

卻不知道。

在大陣之下。

無數人都穿了一身白色的喪服,他們雙眼平靜,百日時間,一個個卻彷彿脫胎換骨了一樣。

眼中是冰冷的殺意。

呼吸宛如一體!

百日的壓抑,百日的憤怒,此刻煞氣彙聚高空,如一條立刻就要騰飛而起的巨龍,爪牙撕開滾燙的胸膛,將一切摧殘到極致!

阮傾妘盤腿懸浮於虛空中。

她的腿上放著兩柄刀,喪服下露出一角戰甲,戰甲從未被她擦的如此乾淨明亮,等會兒,她就要她衣上的每一塊戰甲都染上敵人的血!

不死不休!

而在他們的身後。

若是有個外域人看看,怕是要驚的直接大叫畜生。

家家戶戶皆空倉,什麼都冇了。

哪怕是靈田裡,你也再看不見一根的靈藥毒草。

那些年長到已經無法戰鬥的老人,眼含熱淚,他們無法參與到這場大戰中來。

但他們的手旁都放著一把尖刀。

必要的時候,他們會在敵人抓到他們之前,結束自己的生命。

絕對不能成為被用來威脅大家的人質。

孩子們都躲在早就挖好的密道裡。

他們一聲不吭,年紀最小的孩子連話都不會說,隻含著一包淚懵懂的躲在大孩子的懷抱中。

已經稍大的孩子們不知道外頭怎麼樣了,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兄姐們出發了冇有。

但他們紅著眼睛,抓著那些還不懂的孩子一遍遍的說:“聽好了,等會兒不管聽見什麼動靜,都不要出聲,知道了嗎?”

他們強忍著哭腔,現在他們就是這裡最大的人!

是‘大人’了!

“要記住!”

“我們都要記住!”

“永遠都不要忘記這一天,知道了嗎!”

“如果……爹孃他們回不來了。”

“以後要報仇的,就是我們了!”

哢嚓。

一道裂縫。

像是打破夜色透進來的晨光。

裂紋迅速的瀰漫了整個光罩!

這一刻。

無上神域所有人都抬起了頭。

萬軍齊待東風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