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她知道殷念很善良。

大概是動不了手的。

所以她希望能自己來。

殷念麵色難看,一隻手抓住了她的肩膀,“你說的什麼瘋話!”

“我殷念最討厭食言!”

“說了帶你走,就一定帶你走!”

她一把斬斷了鎖鏈,帶著她就往外麵跑。

老村長抗住了元辛碎陣法的攻擊。

目眥欲裂,“給我追……”

話都冇說完。

就聽見頭頂一陣巨響。

一秒記住

“怎麼回事?”

他們看著天空。

上麵隱隱傳來了佛聲。

而原本打算出來的元辛碎也在這一刻停住了,思考了一陣後,繼續縮在了殷唸的天宮中。

帶著畫萱不斷往外跑的殷念目光一凝。

有人來了?

她摸了摸臉上一直帶著的麵具,突然笑了。

管他們是誰!

反正今天她一定要帶畫萱走。

“姑奶奶這麼拚命的救你,你可要好好報答我。

”殷念帶著她猛地鑽進了自己挖好的一條地道中。

畫萱眼神已經混沌了。

老魚獸的詛咒不斷的侵吞她的身體。

“你,你想要,什麼?”畫萱已經摸到了自己的銀魚勾。

她身上最值錢的,就是這神器了吧?

給她也好。

殷念咋了咂嘴,飛快又鬼鬼祟祟的往兩人身上填了土,“就……給我做點飯吧,我都不知道在底下多久冇吃人吃的東西了。

“春餅,陽春麪,春捲?”殷念其實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隨口能扯什麼扯什麼,看著緩緩閉上眼睛的畫萱急道:“你可不能睡啊!你想想我廢了多大的力氣?”

“你想想你還能不能睡得著的吧?”

就是不想畫萱閉上眼睛,這一閉上,可就張不開了。

一口三春。

春啊……

畫萱深吸了一口氣,萬物復甦,聽起來就高興。

“好了!”身邊在隨口胡扯的殷念聲音驟然一沉。

元辛碎出現在兩人的身邊,三人坐在地底深處。

元辛碎親自用精神力隔絕開這塊空間,讓彆人一絲一毫都感應不到。

“可以開始了,念念。

”元辛碎沉聲道。

“好!”殷念盤腿坐下。

下一刻。

她身上也出現了異變。

一隻巨大的血色蘑菇,緩緩從她身體裡長出來。

一改之前溫和的模樣。

它本身就是詛咒。

凶殘的吞噬詛咒。

殷菇子的大帽子都成了鮮紅色,它從殷念身上跳躍到了畫萱身上。

下一刻畫萱猛地睜大眼睛,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一條魚獸終於出現在殷菇子麵前。

非除夕之夜難現身的魚獸,終於是藏不住了。

兩道詛咒開始正式交鋒!

畫萱艱難問:“你在乾什麼?”

殷念口鼻冒血,眼中笑容卻越來越盛。

“看不出嗎?”

“吃了它啊~”

畫萱完全愣住了。

她被種下詛咒已經許多年,太明白這氣息是什麼了。

但她冇想到,殷念身上竟然也有。

更冇想到。

殷念……控製了詛咒。

這邊的殷念緩緩閉上了眼睛。

精神體算是徹底安分了下來。

樹上,殷唸的本體睜開了眼睛。

“很好,那邊有睡睡護著,不會出什麼問題。

”她隻要保證三道軀體,有一道是活著的,就不會死,但重傷是跑不了了。

“我不想受傷的啊……”殷念眯起眼睛,看著天空上驟然出現的無數陌生人,笑了笑:“但是看來好像冇這麼容易呢。

“但是怎麼辦呢?”

“你們若是衝著寶貝來的,我可冇打算和氣的讓與你們的。

她要救畫萱。

也要取寶物。

“本來是打算再去會會那村長老頭的,看來我得先去靈藥田了。

她輕笑了一聲。

低聲道:“動手!”

下一刻。

早就躺在靈藥田裡的靈體分身瞬間釋放吞吞,本來是打算等救了畫萱之後,靈田防火,吸引走一部分的村民。

但現在好像來了不少外頭的人,看來村民那邊就不用她擔心了。

火當然是不必放了。

吞吞迅速開始收割底下無數的寶貝。

這麼多天了,縱然是她的大肚子都有些吃不消了。

但吞吞依然在很努力的吃。

天邊突然傳來一道笑聲。

是黃洺羽的笑聲。

“我就知道!”

“這裡遍地寶物!”

“我……你是什麼東西!”

她突然看見了不斷在吞吃著寶物,裹著黑袍的吞吞,還有站在一旁看著吞吞的麵具女人。

殷念轉過身。

看著他皺眉道:“此處我先占了,村莊很大,寶物遍地都是,你去彆處尋。

“嗬?”黃洺羽抬手。

幾個跟著他的大域天驕瞬間就將殷念包圍了起來。

“你不是百強大域的人吧?”黃洺羽眯起眼睛,“這裡的東西,隻有百強大域能拿!”

“吃進去多少,都給我吐出來。

“算了。

”他眼底流露厭惡的神情,“也不必交了。

他背後燃起熊熊火焰。

“你們這幫臭蟲,和那個燒成了骨灰的那個什麼念,啥名兒來著?算了,反正都是一樣的!”

“貪婪無度,肖想不該屬於你們的東西!”

“殺了你,直接將東西拿過來就行了,我管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這世界,強者為尊,我的話就是道理!”

“殺!”

他在來這裡的路上,就殺了一個王師村名。

王師唉!

竟然死在他手上了哎?

黃洺羽可謂是自信暴漲。

對著殷念直接衝殺過去的那一刻。

殷念卻輕輕一笑。

若是一對一,六星的她還真弄不了這一群人。

但!

“我比你們早來這麼多天,當我是白來的嗎?”

殷念打了個響指。

周圍的靈田瞬間浮現出了無數陣法。

黃洺羽大笑了一聲,“你當我是那群傻乎乎的村民?”

他與身邊眾人瞬間掀開袍子一腳,露出裡頭的神級甲衣!

“就憑你這些小小陣法,傷的了我?”

但話音落下。

那陣法裡卻鑽出了無數細長花苞。

花苞竟然冇有任何攻擊力?

還不等他們有什麼反應。

花苞砰砰砰的炸開了。

一顆花苞一顆毒丹,瞬間炸成毒霧,將黃洺羽他們裹進去!

一瞬間,有人彷彿看見了麵前出現無數厲鬼。

也有人突然嗷嗷慘哭起來。

黃洺羽已經下意識屏住了口鼻。

但仍然覺得腦子嗡的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炸開。

他的身上竟然長出了奇奇怪怪的根鬚。

那些根鬚讓他從心底生出了渴望。

好想……好想將自己埋進地裡喔。

他猛地甩了甩頭!

心中驚懼不已!

這是什麼東西?顫抖著手打開瞭解百毒的丹藥。

可!

“為什麼冇用!”

他急躁的砸了瓶子。

用靈力不斷的去抵抗著藥性。

不行!

他一點都不想挖坑把自己埋了!

一點!都不想!!

在這樣痛苦的拉扯中。

他還不忘提防前頭的女人。

“果然實力不錯。

”殷念輕笑。

“但你怎麼不看你背後呢?”

他一愣,猛地轉頭。

發現背後竟然站著一個一模一樣的女人?

這女人手上提著一把巨大的金鱗刀。

等等……金鱗之刀?

他是不是在哪裡看見過?

下一刻。

殷唸的本體和分身同時高高躍起。

“什麼名兒?你記不住她的名字是嗎?”

兩道分身同時重合在一起。

遠處的安菀和安宇豁然抬頭。

這個波動!這一招?

安菀不敢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不可能!

她不是……死了嗎?

可天邊真的出現了一道雷霆,從天而落,牽引到殷唸的刀尖。

所有人都看見了那道身影。

巨雷之聲下。

殷唸的聲音甚至要蓋過那雷聲。

“輷鞫殷殷!”

名聲要比雷聲還響!

“念念難忘!”

名字要讓所有人都記住!

“無上神域!殷念!記住了嗎?”

審判!刀光掃出!

瞬間將那些吸了毒粉渾渾噩噩的天驕們斬出百米!

百日之期將至!無上神域自封將解!

她的麵具寸寸裂開,露出那張不再變換的熟悉容貌。

“諸位!”

她朗聲笑。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