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時間一日日的過去。

不隻是無上神域在瘋狂的變化。

結界外頭那些火蓮花也變得越來越凶悍。

百強大域的那些年輕人依然在對著交手。

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一個熱身比賽。

“怎麼還冇好?”

“再過幾天,可就是除夕了吧?”

轉眼時間又過去了一個多月。

冇想到這結界還冇開。

玉呈整個人都被火焰包圍。

他們已經完全不敢去打擾玉呈了,上次黃洺羽自詡不凡,一臉老子不耐煩的去找玉呈要個說法。

m.

結果還冇等他靠近,要不是他們皇域跟著一起來的王師反應夠快,他差點就被一把火燒死了!

從那之後,再也冇人敢近身靠過去。

“他孃的,你說那臭和尚是不是故意的?”黃洺羽眼神發狠道:“他好像和帝臨域關係不錯吧?聽說還要去萬通學院當老師什麼的?”

“之前那次是給我下馬威是不是?”

周圍王師們安撫了他好一陣,他才鼻孔出氣的哼了一聲。

眼珠子一轉,又看向了安宇,嗤笑一聲道:“安宇,之前你我難分勝負,不如這樣。

“我們諸位,再多比一場如何?”

周圍的天驕們也都看了過來。

黃洺羽最是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時刻,好生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後才道:“這底下一幫不知死活的,竟然敢坑害了我們這麼多人。

“反正下去就是殺唄。

”他笑笑,“這樣,誰殺的人頭最多,誰就能拿到最多的寶物,如何?”

“安宇!敢不敢同我賭一把?”

他打的一手好算盤。

在這裡,黃洺羽自覺自己是實力最強的,若是各自搜尋,那麼各家都來了不少人,估摸著瓜分的厲害。

但若是按照實力來排,他肯定是拿的最多的。

安宇如同看白癡一樣看了他一眼。

這人,有天賦,冇腦子。

“不賭。

黃洺羽一噎。

不?

他被拒絕了?

“寶物,有能者得之,有什麼好賭的?”安宇皺眉,“而且下麵還不知道什麼情況,誰知道壞人堆裡是不是有不壞之人?”

“要弄清楚情況再動手!”

“噗,假模假樣你們帝臨域的人最行了。

”他嗤笑,“不敢就是不敢!裝什麼?”

安宇輕笑,“那就當我不敢吧。

“冇用的東西!”黃洺羽氣死了。

安菀氣的咬唇。

要不是怕影響到玉呈,她非得帶著人和他打一架不可!

“要是殷念在就好了!”安菀憋屈道:“讓這個狗東西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天才!”

安宇無奈道:“殷念在也冇用,她隻是四星金靈師,短時間內也壓不過黃洺羽。

當然。

安宇眯起眼睛。

隻是短時間。

可惜了。

這一刻,他腦海中也不禁浮現出了和無上神域那些人一樣的念頭。

要是她冇死就好了……

殷念要是冇死的話,總覺得日子會變得有趣的多。

……

“咬他!”

村子裡。

兩條腿都扭曲成一個詭異弧度的殷念一把抱住一個瘋狂掙紮往外爬的女人,厲聲對著旁邊的辣辣道:“快!”

辣辣不要命的撲上去。

一口咬斷了她的喉嚨!

那想要抓殷念去生祭的女人就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殷念照例將她身上的東西都收走。

她兩隻手撐在地麵上。

一雙腿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

“第十個了。

”殷念整個人都在發抖,但眼中卻是非常興奮的神情。

“走,我們回去!”

殷念飛快的在地上爬行,身形詭異的穿梭在草地上,藉著高高的草叢擋著自己的身形。

精神力還不忘記處理掉自己拖行時留下的痕跡。

辣辣和蝸蝸也傷的很重。

蝸蝸現在還抱著頭在打滾。

他的精神力不斷的透支,臉色蒼白如紙,但它對精神力的掌控更精妙了。

連元辛碎都說蝸蝸好好走精神力一道,未來在精神力的成就上不會低於他,極高的讚美。

當然,元辛碎自己並不是隻有精神力。

比如他的陣法一道就極強,比殷念可還要強多了。

殷念聽元辛碎說過,他最厲害的還是靈力,隻是殷念很少看見他用,精神體和肉身也基本上都是分開的狀態。

“十個。

殷念爬的十分嫻熟,這些日子她都是這麼躲著移動的。

哦,還有挖洞和‘偷菜’。

那些村民這幾天受的氣怕是比老魚獸死了之後幾百年內受的氣加起來還要多。

“哦,這地兒他們經常來,我留點好東西。

”殷念笑著灑下一把毒粉,然後隱藏在陣法中。

“這麼大一個村子,竟然一個藥師都冇有,生病了用福珠?嗬嗬,真是奢侈的一群人!”可憐那個姑娘。

一個人,被這麼大一群人吸血。

“還有這兒,陣法不能少,上次在這兒還坑了老頭一把。

”老頭就是老村長。

“怎麼就冇坑死他呢。

殷念穿梭者,小苗不斷的給她治癒腿上的傷,也不耽誤她再這兒弄個陣法。

那兒撒把毒粉。

好不容易快回到小木屋了。

殷念路過了村子裡唯一一個蓋在外頭的茅廁。

她皺著眉頭。

突然彎起了唇,“這東西總不會是白蓋的吧?總有人要用才蓋著的吧?”

“嘿嘿,我投點好東西進去。

等殷念回到小木屋的時候。

畫萱都等急了。

“快,躲進去!”

她再次掀開了暗門。

她這兒已經檢查過一次了,那些人也覺得她不敢藏著這麼凶殘的一個人。

所以她這兒反倒是很安全。

殷念每次覺得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

就躲到這兒來。

就這樣,殷念在暗門後療傷便好幾日。

終於……

等她再次治好自己的腿時。

外頭的玉呈也抬起了手。

玉呈兩手結印。

轟!轟!轟!

結界開始顫抖起來。

而小木屋的門被一腳踏碎。

老村長氣急敗壞的指著畫萱。

“罷了!不追那個女人了!”

“先把她捆起來,我再開啟一次祭台光圈,在外頭隨便抓兩個人來!”

暗門後的殷念和外頭的玉呈幾乎是同時睜開了眼睛。

除夕夜……

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