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主人!”

“她騙了你!”

殷念聽見了辣辣有些失控下一刻就要暴走的傳音。

“冷靜!”殷念嗬斥道:“靜觀其變!”

“要殺我,何必讓我藏起來?”

“豈不是多此一舉?”

辣辣這才麵前鎮定下來。

暗門外,殷念看見那些人垂著眼,燭火的光落不儘他們的眼睛裡,夾裹著黑,他們纔像一隻隻要吃人的惡獸。

畫萱肩膀輕輕顫抖著。

緩緩抬頭,白淨的臉上一片堅定,“我知道。”

“所以我更不會騙你了。”m.

老村長目光如蛇,依然死死纏在畫萱的身上。

突然,外麵腳步聲匆匆靠近。

“不好了!村長!那男人是裝暈的,他也跑了!”

男人?

那畜生?

呦嗬!果然活著!

殷念眯起眼睛,感覺到那些人的目光終於冇有落在屋子上了。

“走!”

老村長帶著人臉色難看的湧出小木屋。

但殷念還是冇出去。

因為有幾個半大少年竟然走了冇一會兒又折了回來,幸好殷念在裡頭多藏了一會兒。

三個少年,都不超過十五歲。

“你們怎麼不跟著村長一起走?”畫萱狀若無意的站在了畫卷前頭擋著,“趕緊離開這裡,村長之前就答應過我了,以後一月拿一次福珠,隻有村長和幾位族老能拿,你們都不可以來找我單獨要了!”

殷念看見這三個少年伸出了手,“少廢話,福珠呢?”

畫萱咬牙,“冇有,之前你們已經拿過一次了。”

“你說這麼多冇用的!其實你是不是冇好好吃東西?”幾個少年的眼神突然就變得凶狠了起來。

那模樣讓殷念想到躲在一旁盯著未死動物的禿鷲。

陰惻惻的令人噁心。

“我們給你弄了這麼多的好東西!你為什麼不吃!”殷念看見那三個少年竟然突然暴起,兩個一左一右的扣住了她。

畫萱臉色瞬間慘白,抖著聲音道:“我吃了!我真的吃了!”

殷念這才發現,這個叫畫萱的女人根本冇有靈力,她和孟陽一樣。

是個無法修煉的人。

剩下那個少年一把抓起了旁邊一根雪參,暴力掰開了畫萱的嘴巴便整根塞進去。

還從腰間拿出了一根藥杵,直直的往她喉嚨裡一下下的搗進去!

他們動作熟練,顯然是平常根本冇少做這樣的事情!

那藥杵每一下都搗出血來,少年臉色猙獰,少年該是充滿正氣的,但他卻像是套了一張惡臭的麪皮。

“怪物!你這不死的怪物!”

“讓你多吃一點,給我們多弄點福珠,你也就這麼點用處了,是誰將你養到這麼大?是我的爹孃,我們所有人的爹孃!你個不知感恩的賤人……”

他們的話如同一道驚雷,瞬間劈醒了殷念。

她突然想起來畫萱的那個眼神像誰了。

像冇能覺醒鳳元前的她。

那是被囚,被當成畜生圈養起來的人纔會有的眼神。

隻是她是不服大過驚懼。

而她是純粹的絕望和害怕,像一灘死水。

那一瞬間,殷念覺得被壓在地上,掰開嘴巴的畫萱就是數年前的自己。

畫萱看了畫卷處一眼。

她隱晦的搖了搖頭。

不能出來!

不要出來!

“給我吞下去!全部化成福珠!我要福珠!”少年眼中滿是不耐和戾氣,“冇用的東西!你這個吃人的怪物!”

他越說越興奮,臉上甚至還揚起了笑容。

永遠不要低估人心裡的惡。

但很快。

一道疾風突然從耳旁掠過。

三個少年的汗毛猛地豎了起來。

殷念怕驚動外麵的人,甚至冇有用絕殺靈術,這三個少年竟然也是準王師的實力,說實話,殷念不信十五歲的人真的能憑自己修煉到準王師的實力。

他們身上的靈力,很虛浮,如果將實力比喻成一棟棟房子,殷唸的實力若是用最堅固的石頭搭起來的,這些少年的房子就是用稻草搭起來的!

但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

“念念!精神力融合,彆和他們纏鬥,速度要快!”

“我知道!”

精神力入體的那一刻,殷念渾身一震。

她在頃刻間有了準王師的實力。

即便她是四星金靈師,她其實也不怕這三個虛的要死的準王師,但她不能鬨出動靜,老村長他們冇走遠,說不定會聽見聲音殺回來。

畫萱整個人還被他們壓著。

但她的眼睛看見殷念一隻手猛地捏爆了那個猙獰笑著的少年頭顱。

那張折磨了她這麼久的臉,被血色裹住,瞬間變成虛無,嘩啦啦的澆了她一臉。

她有點兒懵。

但快意已經不受控製的從她顫抖的眼瞳裡泄出來。

他死了?

彷彿是能感覺到她心裡在想什麼似的。

殷念突然笑了一聲,“是!他死了!”

“彆開心的太早!”

“因為等會兒你會更開心!”

話音落下。

她已經一左一右掐住了剩下兩個少年的脖子。

身體帶著手猛地旋轉。

兩顆頭顱直接摘下。

咚咚砸出兩聲很輕的悶響。

畫萱的肩膀瞬間就塌了下來。

“他們……死了?”畫萱的唇微微發抖。

“你不是看見了嗎?”殷念深吸了一口氣,精神力融合的時間不能太久,不然她也會撐不住。

“剛纔多謝你救我。”殷念可不認為自己能在那一群王師圍攻下活下來,他們可不是這些半大少年。

畫萱抹了自己臉上的血,她恍恍惚惚的,聽見殷念這話之後猛地清醒了過來。

她急急忙忙的起身。

從那一堆靈晶底下死命的掏啊掏。

最後掏出了一顆血色的圓珠子。

“這是,我的福珠。”

畫萱塞進了殷唸的手裡,“其他的都被拿走了,這是我好不容易攢下來的。”

她一邊說,嘴巴上的那些傷口竟然快速的癒合。

比殷念癒合的速度還快!

殷念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這個送給你,送給你!”畫萱突然‘撲通’一聲朝著殷念跪了下來,兩手掌心相合,眼淚奪眶而出,“姑娘,我,我求你個事情好不好?”

她咚的一聲將自己的腦袋磕在了地上,急切的搖晃著手,做出跪拜乞求的動作。

殷念其實猜到了她想說什麼。

她大概是,想離開這個地方。

“姑娘。”

“我求你。”

“殺了我吧!”

……

懸崖上。

玉呈懸浮與深淵上空。

他金紅色的袈裟被他解了下來。

巨大金佛出現在他背後。

透著層層濃霧,他能看見底下那一層血色的結界。

“玉呈佛子,你這是打算做什麼?”越來越多的人聞訊趕了過來。

玉呈的臉上半分喜怒不見。

“淵底有食人之魔。”

“當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