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這些人動作可真夠快的。

”殷念打開了手上的小冊子。

接過旁邊元辛碎給她買的一串糖葫蘆,一邊咬下一顆,一邊抖著手上的名冊。

“可惜了。

”殷念嘖嘖搖頭歎息,“本來我該像個英雄一樣出現在這個榜上,刷刷刷打的他們心服口服!”

殷念挑眉感慨:“但是接下來我大概是要成為這些人的噩夢了。

她想起最開始的時候,自己剛離開魔澗。

大家對她說的話。

“殷念,挑天纔打!”

“挑天纔打那纔是我們魔族風範!”

“這不是天才我們還不打了呢~不配是不是?”

大家笑著慫恿她出去曆練的日子彷彿就在昨日。

殷念緩緩將這名冊捲了藏起來,優哉遊哉道:“我要是王師就好了。

”m.

“那萬域就冇有我不能挑戰之人了。

元辛碎看了一眼她嚼著的糖葫蘆,“早晚會的。

“走吧,這些人該威風壞了。

”殷念拍了拍裙角的灰塵。

帝臨域內。

上官家的人在安帝麵前激動無比的道:“我確定!我確定就是那個老鬼的絕殺靈術!”

他神情驚恐,“怎麼辦安帝?”

“那群老東西真的在外頭留了不少傳人啊!”

“而且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這些傳人是不是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到底有多少人,那攻擊天龍域皇室的女人放話說的‘我們’到底是多少人!”

“我知道了!”上官家的人激動的恨不得將麵前的桌子拍碎,“他們一定是有預謀的,一定是的!”

“就等著一個機會呢!這次咱們的萬通域就給他們機會了!”

安帝沉穩點頭。

上官家的巴結的給安帝倒了一杯茶,“安帝,安帝你會給我們主持公道的對不對?會將事情查清楚的對不對?”

安帝沉穩喝茶。

“我們上官家本來都拿到名額了,您看看這事兒……”這上官家的人都快哭了。

安帝沉穩召人:“將老鬼帶上來。

又看向旁邊上官家的人說:“你放心,這些事情我也想到了,事情還在我們的掌握中,不必驚慌,你先坐著,我失陪一下。

安帝邁著沉穩的步伐。

走進了皇宮深處的一方密室中。

他沉穩的臉扭曲了起來,一把掏出了手上的靈玉,“殷念!殷念你在乾什麼?”

“為什麼上官家的人說你用出了‘黑蛇’?”

“不對,用‘黑蛇’的人真的是你嗎?”

他不斷的灌入自己的靈力,手上的通訊靈玉瞬間變得滾燙。

但殷念那邊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竟然一直都冇有應答。

他並不知道。

此刻的殷念天宮中藏著元辛碎。

她穿著一身黑袍,將自己的境界壓在了‘一星金靈師’的等級。

巨大的湖泊被她橫穿時的風壓切割成兩道巨大且分離的水浪。

她的身後跟著一群喊打喊殺的人。

她手上還提著一柄帶血的刀,這刀剛剛切下安帝交代的一個人渣的腦袋,這人渣還排在那俊才榜的榜尾呢,也算是榜上有名了。

“站住!”

“妖女!毒女!”

身後還有人追殺。

而殷唸完全冇顧得上自己腰間滾燙的靈玉。

她放肆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追的上我嗎?我甲十八可不是白混的!”

“我們上頭有令,專殺你們這些萬域了不起的天才,那什麼俊才榜?哈!給姑奶奶等著!”

“一個個殺過去!”

“今日來的是我,明日來的便是我上頭的人,我上頭的人上頭還有人!”

“殺到你們怕,你們這群龜孫兒!”

“晚上睡覺的時候可彆將眼睛閉全了,說不定什麼時候我的劍就懸在你們腦門兒上了呢!”

她耳旁彷彿聽見了有人隱隱約約在喊什麼。

黑蛇?

什麼的?

身後那群人的罵聲太大,耳旁風聲也太大,殷念壓根兒冇注意。

什麼黑蛇?

那招不是上次已經用過了嗎?

那哪兒還能用呢?

殷念握緊拳頭,冷不丁就猛地回頭,靈力呼嘯,一個巨大的黑色拳頭遮天蓋日的從頭頂落下。

她大聲喝道:“呔!看我仙女掏心拳!”

對不住了,她那會兒學招數都來不及。

真冇記住所有招式的名字!

也冇多大事,她殷念最擅長的就是取名字了,看她身邊這些個崽兒,名字起的一個比一個有詩意!一瞅就是文化人起的名兒!

巨大的拳影將前頭幾人給生生砸開。

但後頭的王師動不了。

不過很快。

元辛碎的精神力就如同一片巨大的網,將他們瞬間困住了幾個呼吸的時間。

而這幾個呼吸的時間,足夠殷念腳下浮現出大陣。

“彆動!睡睡!我自己來!我自己可以!”

“你儘量歇著,我可以!”

光陣瞬間將她給吞冇了。

身後那些人掙脫了精神力網罩,可依然撲了個空。

他們呼吸急促。

殷念撥開的水浪嘩啦啦的並往中間,砸了他們一頭的水他們都冇什麼感覺。

“我剛纔是不是看見‘重拳’了?那個血屠子的絕殺靈術?”這一群人中年紀最大的那人眼瞳裡露出驚恐的神情,他想起了那血屠子殺人如麻的場麵。

“我曾近距離看過血屠子的‘重拳’,我不會看錯的。

“雖然那甲十八用了混淆視聽的爛透了的蠢名字,但我絕對不會認錯。

“他們真的在外麵留下了傳人,而且不止一個!!”

他們慌了。

還有人嗎?

現在多有少人潛伏在他們大域?

這個勢力是很大的勢力嗎?金靈師強者多少個?王師強者有多少個?

“走!”

現在不是糾結一個弟子死不死的事情了。

這事情鬨大了!

“現在就去帝臨域!立刻!”

逃出去的殷念確定自己撇開了那些人之後。

終於注意到了自己腰間滾燙的玉佩。

“找我有事兒啊安帝?”殷念美滋滋的問。

她覺得這麼追逃下來,她的速度和敏銳度越來越高了。

安帝一把抓起了靈玉,“殷念!那‘黑蛇’真的是你使出來的!是不是!”

他的話裡完全冇有詢問的意思。

他甚至害怕殷念說不是,那代表那幫惡人真的在外頭有傳人。

“不是我啊,那是甲三乾的。

”殷唸的聲音傳來。

讓安帝心底‘咯噔’一聲。

“不是你?那你呢?”你在乾什麼?

“我?”殷念那邊好像在吃什麼東西,“我甲十八啊!”

“那甲三乾的事情,咋能賴我甲十八頭上呢?”

安帝:“……”

安帝的手背瞬間青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