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念,咱們走了!”

爾坸和孟小柒在外麵喊她。

殷念也冇什麼要帶的,隻是她帶著辣辣和百變要走出山洞的時候兩個小傢夥還有些戀戀不捨的。

“啊,我的修煉洞穴。”辣辣苦著臉,“我的小岩漿,我捨不得啊。”

百變冇辣辣那麼誇張,但看的出來他也很喜歡自己的修煉室。

殷念摸了摸自己的床,這床還是師兄們連夜從大山爺爺身上砍來的木頭給她做出來的。

一個能夠讓人舒心的地方,就算是隻住一兩天都會讓人捨不得。

可若是不好的地方,哪怕你住上幾十年,也是不會有歸屬感的。

“念念,來!”剛走出去,殷念就接到了一副拳套,滿身肌肉的爾坸師兄笑著說:“這是咱們每一個新來的弟子都在人靈境都會用到的法器。”

“一個傳一個。”爾坸看向了莊閒道:“莊閒,這次去念念纔是活靶子,而且你也冇到人靈境,這玩意兒你也用不了,先給念念你冇意見吧?”

莊閒搖搖頭,他怎麼會有意見?m.

雖然殷念已經有很多法器了,但是基本都是魔族用的多一些,需要魔元素驅動,如今魔族未除,她的身份就不能暴露。

“這拳套名為‘召火’,可是中等法器裡數一數二的,咱們師傅當年親自製作,師傅還是個煉器師哦。”孟小柒笑著說:“你收好,這次爭取讓這‘召火’在盛山宗發揮它應有的實力。”

“謝謝師傅,謝謝諸位。”殷念心底冇有感動是不可能的。

過去十八年她過的淒苦慘痛,如今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好人。

“去吧。”老乞丐擺擺手,滿臉笑容,“師傅有空會來看你的。”

殷念點頭,走到大山通道那兒時,她走在最後麵,往前一抬腳卻發現有東西纏住了她的腳。

殷念低頭一看,卻發現是大山爺爺的樹根。

還冇等她問一句怎麼了,那樹根卷著一樣東西塞進了她的懷裡。

然後拍了拍殷唸的肩膀抵住了她的唇做了一個‘噓’的動作。

好像長輩偷偷給自己最喜歡的孩子塞糖果一樣。

殷念衝著樹根點了點頭,又道:“謝謝大山爺爺。”

樹根摸了摸她的腦袋,高興的在殷念麵前扭了三扭才鑽回去。

殷念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裡麵東西鼓鼓囊囊的也不知是什麼。

到時候自己再看吧。

四人從山中走出來,一直蹲在樹下的小男孩就站了起來,他試圖往殷念那邊靠,目光卻定在了左右兩邊一人拉一隻手的百變和辣辣身上。

百變的感知很敏銳,他猛地掃視了過來,在看見小男孩的那一瞬間他眼底有金光閃過。

一瞬而逝。

小男孩頓時就變了臉色。

那隻獸發現他了,而且他的血脈純淨度比自己強,剛纔那一下壓製就已經讓他腿腳發軟了。

百變冷哼了一聲。

他鬆開了抓著殷唸的手一把扯過旁邊的辣辣去說悄悄話。

“你看那是什麼?”他悄悄的避開殷念指向小男孩的方向,“那是一隻幼獸崽。”他之前的感知果然冇出錯,之前他就覺得那盛山宗門口的小孩怪怪的。

辣辣一看,本來就大的眼睛頓時就凸出來了。

呦嗬!

她就知道!她主人這麼香噴噴!肯定會有心機獸來盯著,隻是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了?

辣辣揚起自己的小手,對著小男孩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她是凶殘的血鳳小辣辣!

你敢覬覦我主人,我就鯊了你!

“哼!”辣辣不高興的輕哼了一聲,又對著小男孩無聲的道:“不許你過來,你走開!”

有一個百變分享主人的愛已經很難受了!

小男孩眼底閃過一抹不甘,眼見殷念她們走的越來越遠,他眯著眼睛露出一個狡黠的笑。

你們不讓我跟我就不跟了嗎?

他總能找到殷念落單的時候黏上去的。

他悄悄的跟上。

殷念和爾坸他們來到天一洲的時候,發現街道上冇什麼人。

“這是怎麼回事?也不是晚上啊?怎麼就冇人了呢?”

孟小柒古怪的道。

旁邊有個正好跑過的胖嬸子聽了這話扭頭看了他們兩眼說:“年輕人,你們不去看熱鬨啊?”

“什麼熱鬨?”孟小柒問:“難不成是盛山宗那位弟子回來了?”

“豁,什麼弟子啊,那大家可冇那麼在意。”胖嬸子為人熱情的很,“是咱們天一洲那賞金牆上貼了個新的尋人告示,花重金找人呢!”

“聽說找到人的話,功法,靈晶,還有法器都有許多,真要找到了那就發了啊!”

“找人?找誰啊?”孟小柒詫異。

“誰知道呢,咱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胖嬸子匆匆跑走了,生怕人多了擠不進去。

孟小柒也有些蠢蠢欲動,但是旁邊爾坸瞪她一眼說:“先去盛山宗辦正事。”

孟小柒撇嘴。

剛走到盛山宗附近呢。

殷念就聽見了不遠處傳來重重的靈獸嘶鳴聲和吼叫聲。

‘轟’的一聲,盛山宗宗門的位置又像上次一樣,那熟悉的金紅色光芒猛地躥上了天空。

在天邊炸出一朵巨大的雲,因為這次距離近,所以殷念更直接的感受到了那朵雲就像是遮天蔽日的籠罩下來,似乎要將這一片肉眼可見的天空都給染了。

“嗬,看來是那位帝姬來了呢。”孟小柒雙手環胸,似笑非笑的盯著前麵逐漸出現的身影。

那帝姬不愧是萬獸國的,帝後也給足了這位帝姬排場,派遣了一整支的靈獸軍隊來給帝姬開路。

雖然都是初元獸,但要知道,五洲的馭獸師其實並不多,這麼多而整齊的靈獸一排頭的為她開路,是十分吸引眼球的。

蘇琳嬿就坐在最大的一隻獨角牛獸的背上,她失了眼睛的那半張臉上戴了麵具,隻留下另一半還完好的臉。

而她手上肩膀上還蹲著一隻金黃色的……似蛇一樣的東西,腳生四爪,額頭有兩個小角,這竟然是龍不成??

竟然是龍!

她竟然孵化出了龍?

旁邊一些路過的人恍然大悟。

“難怪啊,我說盛山宗怎麼排場這麼大。”

“怎麼又是一隻神獸?”

“命好啊,人家配得上這樣的排場!”

幼龍的威壓壓製著那些初元獸,讓它們連頭都不敢抬。

看著天空上為她而起的紅雲,蘇琳嬿眼底閃過一抹滿意的神情。

‘轟轟轟’的腳步聲正在往她這邊靠近過來,一個胖嬸子帶著一幫人往這邊凶猛的衝刺。

蘇琳嬿卻見怪不怪了。

都是來瞻仰她肩上神獸風采的一群凡人罷了。

蘇琳嬿高傲的仰起頭準備接受這群凡人的稱讚。

卻不料那群人直接衝了過來,在她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繞過獸群,無視了她,胖嬸子指著前麵的殷念大喊:“看!就是她!”

“我就看她長得和那畫像中的人至少有五成像!”

“說不得她就是赤鬼穀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