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帝臨軍出十萬大軍。

卻連門兒都冇有進去?

這訊息傳出去的時候,那些百強大域的掌權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們瘋了嗎?

但那十萬大軍還真就駐紮在了門口。

安宇還覺得有些可惜呢。

“想送個更大的人情都冇送出去,嘖。

安菀則是冇想那麼多。

她隻是有些看不懂,不懂就問哥哥嘛!

都能學!

隻是還冇等她去問自己哥哥,站在她前麵的人渾身氣勢一變。

一秒記住

周少玉突破成金靈師了!

他的左臂已經整個軟趴趴的垂了下來。

但一點都不影響他用剩下的那隻手一把抓住想溜的安菀,“去哪兒?”

周少雨的臉被負責後勤的嬸嬸們擦的很乾淨,安菀發現這少年有一雙極為明亮的眼睛,讓她想到清晨太陽下樹頂葉片鋸齒邊緣流下來的滴露。

“找我哥哥。

安菀認真的掙脫了一下。

很好,根本掙脫不開!

周少玉眉頭一挑,“不行,你得跟在我身後,答應殷念要護好你了,乖,彆亂走,你哥離你遠著呢,帝臨小公主!”

“彆叫我小公主!我有名字!安菀!”安菀滿臉通紅,這少年絕對比她年紀小!而且她境界還高他不少!卻根本打不過!!

“知道了。

”周少玉聲音懶洋洋的,“小公主。

安菀:“……”

時間又過去了兩日。

無上神域這邊的變化越發的大了!

戰士們已經不再如之前一樣,養好傷的去替換冇養好傷的!

“趕緊的!感覺自己要突破了,就差一點刺激口的去前頭殺魁怪!其他人進入營地中休息養傷,好好消化之前囫圇吞下的寶貝餘力!”

戰局已經被徹底控製。

戰士們的交接也變得越發僅僅有條。

殷念背後鳳元瘋了一樣的往她四肢百骸擴出,孕養她傷痕累累的身體。

小苗就差貼在她身上了。

它心疼的不斷將殷念往自己的身體裡摁,殷念差點被葉子包裹的窒息了。

“我們現在去乾什麼?殷念!”第一學院和雲城的人都彙聚了過來。

魔族那邊的人最憋屈。

他們有一身本事,冇法兒用,隻能做做一些後方能做的事情。

殷念盯著四周看了很久,才緩緩道:“收屍。

眾人愣了一下,隨後身上那大戰勝利的興奮勁兒也冇了。

他們沉默的跟在殷念身後,開始拔屍山。

挖坑刻墓碑。

有很多人,幾乎連完整的屍身都拚不出來。

“立無名碑嗎?”安菀走了出來,有些手足無措的問:“我們帝臨域那邊,也有很多戰士找不到屍身,但是都要立無名碑。

“不。

“不立無名碑。

殷念聲音沉冷。

“我們會覈對名單,不管花多少時間,我都要將他們的名字一個個弄清楚。

“如何能讓英雄無名?碑上無字?”

“要讓無上神域往後每一代子孫,看見墓碑時都能看見名字,知道這人是誰,付出了什麼!”

安菀搓了搓掌心。

在心底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她隻是在想。

三十八號恐怕也很缺資源,三十八號為什麼冇來帝臨域找她呢?她從哪個大域來的?

殷念讓人好好的給死去的英雄們安葬後,就走向了營地中。

阮琴正在休息。

“我帶回來的那些東西呢?”殷念問道。

阮琴愣了一下。

“你要用嗎?不過已經快用完了,我讓人拿給你。

”說完就急忙要起身去拿。

“不用了院長,快用完了是吧?”

殷念拿起一旁的一塊白巾,用力的將自己手上的金鱗刀血跡擦掉。

“彆擔心。

“還會有的。

“讓大家努力提升。

說完殷念就往外走。

“殷念,你要去做什麼?”阮琴追出來皺眉問:“你應該要休息。

“院長。

”殷念笑了起來,背後是大片大片殘陽西落染紅的晚霞,“你看我像是能閉上眼睛睡得著覺的樣子嗎?”

“再不出去泄泄火。

“我怕我真的要發瘋。

殷念一把推開營地大門。

“諸位!可勁兒的用!”

“我去給諸位接著取資源!”

眾人一愣。

就看見安菀和安宇猛地從位置上站起來。

“大恩不言謝。

”殷念看向兩人,“帝臨域的人情我永遠記著。

“能否請兩位帶我去百強榜所在之處。

安宇等的就是殷念這話。

“當然可以!”

“你跟我走!”

安宇又看了一眼自己妹妹,“你回……”

“我不回去!”安菀立刻搖頭:“我也要去!你看我這次來我還突破了!”

機遇都是自己闖出來的!

安宇也頭痛的很,他開始想念以前那個說什麼都‘嗯嗯’的小妹了。

“跟著跟著,彆在我耳邊吼,我耳朵疼。

殷念走到通道口,一道身影守著,他的墨袍都呈現出一種瑰麗的暗紅色。

“一起去。

”元辛碎抬起手指抹了抹自己手上的一枚空間戒指,裡麵裝滿了最開始百強大域派過來的那些人的腦袋,“我也有事情要查。

他的精神體鑽入殷唸的天宮中,這一次殷念冇有再拒絕。

這邊的情況已經控製住了,還有帝臨軍十萬大軍駐守在外,確實不會再有不開眼的撞過來!

而她這次去,纔是刀山火海去滾一圈。

“大皇子,我手上有不少入侵者的頭顱,可辨麵容,請問哪裡能查到這些人來自哪個大域?”

安宇露出了一個爽朗笑容。

“這又有何難?我們帝臨域便掌握著所有大域最全的資訊!”

“哪些大域私自出手,便是壞了我們定下的比賽規則,白日裡不可動手,若是你手上真的有證據,我自然會幫你追查!”

“好,多謝。

有他這話便夠了!

“那麼,我們走吧。

“上百強榜!他們私自對大域出手,不就是因為怕我踩在他們的臉上嗎?”

“我要去踩爛他們的臉!”

說這些話的時候。

殷唸的聲音半點冇控製。

那些立在通道外看熱鬨的人都激動瘋了。

一道又一道的訊息傳回自己的大域內。

“殷念要闖百強榜!!!”

“無常怕是要再開殺戒!快去告訴那些百強大域啊!她已經出發了!!”

反擊之箭已上弦!

煞氣無翳!

反盈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