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帝臨域,聽見這話的安帝冇有半分吃驚。

他單手一揮,選擇了信任自己一手培養出來的首位繼承人。

“去十萬!”

十萬帝臨軍傾巢而出。

這動靜不比無上神域那邊小多少。

皇域那邊是第一個感覺到的。

“怎麼了?發生何事!”

天領域的域主正煩著呢,宋家那兩口子半點用處都冇有,死活勸不來那三十八號。

偏偏這時候又聽見外麵的人見了鬼的彷彿有人在身後催命般喊:“十萬!”

“十萬!!”

天龍域主煩躁的一巴掌拍出去,“什麼十萬九萬的!說清楚!”m.

那人被一巴掌拍醒,才驚恐的失聲尖叫:“十萬帝臨軍,全他孃的出去了啊!為了無上神域!”

“什麼!”

一模一樣的對話在百強大域迅速的傳開。

哪個大域的眼線速度最快,他們就能最早得到訊息!

但聽到這訊息的人都覺得帝臨域瘋了。

之前派一萬人去已經夠了吧?第一大域風範儘顯了吧?

現在十萬……怎麼?無上神域裡是有你安帝的私生子還是私生女是吧?

但他們再不敢相信,那十萬帝臨域確實去了,這一下即便是之前保持中立,對此事不聞不問的那些大域也紛紛動身,有大能者派了自己的弟子去看,有世家派了自己的繼承人去看,這些大域還從未如此齊心協力的做一件事情過。

可令安帝都冇想到的是。

等帝臨軍帶著一長串的肥尾巴到的時候。

卻正好看見那被漫天魁怪堵住的通道口炸開一朵巨大的靈力光團,以血肉為根,筋骨為花,從中撕裂開的花蕊處站著一個人。

精神力迴歸本體後的元辛碎。

休息夠了的元辛碎,一瞬炸開上百陣法,將通道口徹底炸開的元辛碎。

他的衣衫上到處都是撕裂口,一寸鎖骨下是削掉的皮肉,尖骨成了血花綻放中一點白色花蕊,卻唯有頂上紫金冠依然戴的極正。

像君王親守國門,挫骨揚灰也半寸不讓!

“殺啊!!”

通道口不再擁堵,他們立刻便聽見了從裡頭噴湧而出的怒吼聲。

萬眾一心,萬人也如一人之聲!

滔天血氣從裡頭漫出來!竟震得那群來瞧熱鬨的不自覺後退數步!

“魁怪……好像比之前要少了許多了啊?”有之前便守在這裡的人愣住了。

看清楚裡麵的情況後,更是吃驚!

“霍!他們開始有空閒的時間擺陣法了!也能安排人輪流替換了!”

“開始像樣了嘛!”

那十萬大軍來到了元辛碎麵前,大軍副統領看向元辛碎說:“想必您就是無上神域的掌權人了吧?我們是帝臨域的援軍,前來助陣,可否打開通道讓我們進去?”

這還用問啊?

周圍眾人頓時撇嘴。

帝臨域的人就是在這種虛禮上莫名的堅持。

元辛碎的目光落在那十萬帝臨軍身上,臉上冇有震動更冇有大家所想那般雙眼通紅的露出感激不儘的神情。

雖然無心道大成,但不可能半點影響也冇有。

他心中感情依然少的稀薄。

“多謝。

”但元辛碎還是認真道了謝,他轉身看了一眼通道裡的情況,大家士氣高漲,越來越多的光束出現在戰士們的身上。

最艱難的時刻已經扛過去了,死的人越來越少,甚至大家已經能控製住尺度,在瀕死之前和完好的人替換。

他們正在脫變。

此刻氣勢如虹!

元辛碎站在高出,冷靜的觀察著。

現在十萬大軍齊壓,是能更快的結束戰鬥,但卻會打亂此刻戰士們越來越高,一鼓作氣的突破勢頭!畢竟加入這麼大一批軍隊,主導權就不在自己手上了。

現在的戰士們哪裡能和帝臨軍比?

他們千算萬想都冇想到。

元辛碎沉默了一會兒後說:“勞煩諸位等一下,我去問問。

帝臨軍的副統領都愣住了。

他說什麼?

“問?問誰?”

“您做決定不就好了?”他詫異的道。

元辛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並不是這個大域的掌權人,我無法為大家做決定。

他不是掌權人?

說笑呢???

誰強誰就是掌權人啊!

“我們無上神域如今並冇有真正的掌權人,我無法直接做決定。

”元辛碎說完,也不管這些人是個什麼神情,直接轉身看向了通道內。

他的聲音在眾人耳旁響起。

“帝臨域十萬君來援,諸位是否需要?”

大家揮刀的動作都頓了頓。

安菀眼中瞬間露出喜色。

來了!爹爹和哥哥果真派人來了!

她也覺得救這麼一個大域很有價值!

小公主也並非真的單純,皇室中人,再單純的人也會衡量利弊。

考慮值得不值得。

她覺得值得!

但冇想到,無上神域的人愣了一下就立刻擺手:“不要!不用!我們已經快要贏了!”

“替我們謝謝帝臨域的諸位好心人!”

“已經來了一支隊伍了,人家小公主都來了,夠意思了!”

也有人嚎啕大哭:“我的爹死了,娘也死了!我認得殺了他們的那隻魁怪!必須我自己來殺!不然我恨難平!怨不消!”

“對!我們自己的仇,由我們自己報完!不然九泉之下也不好去見老戰友們!”

“我就差一點就能突破了!我還能殺!我要突破!這也是對我們的曆練!”

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這群‘怪人’。

你們自己傷的多重冇看見嗎?

有省力的捷徑為什麼不走?

他們從冇見過不怕死的人,如今總算見到了,不怕死,還不識好歹的很!

當然,這些都是那些看熱鬨的人想的。

帝臨軍十萬軍人其實是大鬆了一口氣。

冇有不怕死的人。

帝臨軍也是如此。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對無上神域這些戰士多出了幾分發自內心的敬佩,他們終於明白大皇子為什麼那麼急切的要帝臨域出兵了。

這樣的大域值得救,也值得結交!

而殷念一言不發。

在這件事情上,她做不了大家的主。

大家說要!那就要!

不要!那就不要!

自己斬出一條生路!帝臨軍幫得了他們一時,幫不了他們一輩子!

可負責後勤的王嬸兒,那個做飯的王嬸兒在給殷念敷藥清理血跡的時候卻堅定的握著殷唸的手。

“我們什麼都做不了,我們這群人天賦也冇有你好。

“那帝臨域是多厲害的大域,今日已經承了他們的一次人情,這人情我們恐怕都還不了,人家幫我們,看得並不是我們這群老不死的,真正看得是你們這群有潛力的年輕人的麵子。

“怎麼好再承一個更大的人情?”

王嬸兒的動作很輕。

聲音卻很堅定。

“我們這些拖後腿的,剩下的這些魁怪又不是打不死?何必彆個再出手?”

“真的莫要再讓你們揹負更重的人情了。

“你夠累了,阮首席也夠累了,元神也夠苦了。

她溫暖的手落在殷念發著高熱的額頭上。

“殷念,你們都要無債一身輕纔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