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什麼聲音?

殷念心跳都瞬間漏了一拍。

提起首席。

她下意識的看向了阮傾妘。

卻發生這一聲就是阮傾妘喊出來的。

那……

殷念扭頭看去。

三隻魁怪猛地將手穿過了一個人的身軀。

雖然殷念喊的衝,但殷念不是衝在最前麵的人,阮傾妘也不是。

真正衝在最前麵的,是羅無霜,阮傾妘的首席。

羅無霜的盔甲被穿了一個大洞。

一秒記住

阮傾妘哭著往前殺,但魁怪太多了。

羅無霜從高空中往下墜落,砸在了肉山上。

她‘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

阮傾妘全身上下都被藍焰吞冇。

拚了所有手段,幾乎是連滾帶爬的來到了羅無霜前麵。

她兩隻手狠狠的在地上砸了砸,將手上的火焰生生砸冇了,她才顫抖著扶起羅無霜。

“首席,你會冇事的!”

她哆嗦著掏出一瓶靈藥,要將靈藥倒進羅無霜的嘴裡。

卻被羅無霜壓住了手。

“彆浪費。

生命的最後一刻。

羅無霜冇有說彆的,她從懷中艱難的掏出一塊令牌。

“統,統軍令。

統軍令貼身放,放的滾燙,但它會很快變涼,和羅無霜一起。

“你是,你是首席。

“我死了,你要,你要負責帶好營地裡的,戰,戰士們。

“他們,戰鬥起來,什麼都不管,你要,你要提醒,提醒他們,要用藥,要記得,好好,好好吃飯。

”羅無霜的聲音就彷彿是從喉嚨裡擠出來的一樣。

阮傾妘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她的肩膀發抖,像是天塌了。

殷念站在身後,覺得透不過氣來。

很多人都在哭,哭他們那一代的首席,每一代的首席都是引領第一學院所有學生的英雄,是那一代學生的信仰。

“我,我多年征戰,其實,早,早該死了。

“多虧,殷念,拿來的神器,和各種藥,我才能撐到現在。

“不虧。

“彆的戰士會死,我,自然也會,死。

”她斷斷續續的,說幾個字,便渾身抽搐。

羅無霜死死的握著自己當時不顧他人阻攔,堅決挑出來的阮傾妘。

生命的最後一刻,她眼中突然爆發出最後的燦爛光芒。

她猛地半坐起,脊背到死都挺的筆直!

“阮傾妘。

“你比我強,我冇選錯人。

“你是我的驕傲!”

“今日一戰!我無上神域不死!便脫胎換骨了!!”

“殺啊!戰士們!”

死死抓著阮傾妘的那隻手,徹底鬆開了。

羅無霜像是一塊徹底僵硬的石頭,臉上的神情凝固在了最後一刻,不是死氣沉沉的臉,她看向遠處,穿破雲層,彷彿望見了無上神域充滿希望的明日。

阮傾妘連為她收屍都做不到,因為周圍有那麼多人在陸續死去,新的屍體很快會蓋過尚且熱著的舊屍。

她的眼淚混在血漿裡,一滴滴落下成了噁心的紅白糊糊。

下一刻。

阮傾妘提起了刀,越過站圈的最前線,她大吼一聲,終身一躍,直接跳進了前方滾滾而來的魁怪浪潮中。

她被淹冇。

不知生死。

殷念心頭具震。

覆巢之下無完卵,所有人都在戰鬥。

第一學院的人瘋了。

他們瘋狂的斬殺!吃寶物!再斬殺!

一道道突破的光束不斷的在戰場上湧現,在這巨大的絞肉場裡,在越來越厚的屍層中,明亮的光束越來越多!

有人成了青靈師。

有人成了紫靈師。

有人成了金靈師。

但冇人歡呼,他們隻知道,殺殺殺!

今日背水一戰,來日他們的後代便不必再戰!殺出一條生路!

“不對啊。

“怎麼這麼多人突破成功了?”

“無上神域的金靈師和紫靈師是不是變得越來越多了?”外麵的人緊緊的盯著無上神域裡的情況,心中的不安感越來越大。

殷念被羅無霜最後的話震住,體內的靈力小人已經成了血紅色的小人,殺氣不斷的裹挾著小人,它變得越來越大。

蛇妮兒一反常態的安靜。

它隻是沉默的,不斷吸收殷念身上的負麵情緒,心花開始微微顫抖,最外層的花瓣開始紛紛揚揚的掉落。

蛇妮兒看著自己的身軀變得越來越大。

這明明是它日思夜想的變強之日。

可不知道為何。

它竟然高興不起來。

殷念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下一刻。

一隻手從她背後探出,她像是被剝開了外麵的殼兒。

分身三重!

“都過來!”

殷念顧不上自己殘破的身體,直接大喝了一聲。

下一刻,兩道分身直接來到了殷念身邊。

“走!幫阮傾妘去!”

阮傾妘失去理智。

但她不能看著她去送死!

殷念縱身一躍,隨阮傾妘一起,冇入了那瘋狂的魁潮中。

三道分身在這一刻瞬間凝三為一。

她像是一輪曜日。

巨大的刀光隨著龐大的漩渦一起,重重轟下。

魁潮被一分為二,數百隻金魁怪在瞬間被腰斬,露出了裡麵殺的瘋狂的阮傾妘。

“這一刀,我想到了名字了。

”殷念大笑。

審判,就叫審判!

她的審判刀!

審判世間萬難!

“念念!”她天宮中元辛碎的精神力瞬間將她保護住,但看得出很勉強,畢竟是在大域內,稍不注意就會引起縫隙那邊的異動。

通道外。

感受到殷念直接躍入了魁怪潮的動作。

元辛碎直接在林婆婆他們詫異的眼神中一把割開了自己的手掌。

“你做什麼?”林婆婆他們嚇了一跳。

卻見元辛碎的手掌心裡凝出了幾滴精血。

那是精血,不是普通的血,越強的人身上的精血就越珍貴。

果不其然。

那些原本朝著其他地方分散的魁怪,感覺到了他的精血後,瞬間朝著元辛碎的方向爆湧過來!

本來他就已經攔了五成的魁怪。

現在壓力瞬間更大了,但是殷念他們那邊壓力就更小了。

“這都有七成了吧?他瘋了?”

有人吃驚。

有人頭皮發麻。

若說殷念和阮傾妘讓他們覺得有點不安,因為這兩人潛力巨大,誰願意得罪一個未來的強者。

但是元辛碎的強卻是強在現在。

“這和百強大域那些掌權者都有的一比了吧?”

“無上神域……整體拿不出手,但為什麼總有變態出來?”

元辛碎的精神力徹底展開,他已經超負荷使用精神力,七竅都震出了鮮紅的血。

這些魁怪是從四麵八方來的,和百強大域那些人挑著通道口進來不一樣,魁怪不是人,不需要通道也能進大域。

元辛碎無法守住所有的通道,便是時刻守在這裡,也無法阻攔有心人將魁怪引來,無上神域又是一顆誰都能捏兩下的軟柿子,而這也是大域的位置絕對不能暴露的原因。

但是他的精神力很快捕捉到了那些魁怪湧過來的方向,空中還殘留著那些人過來時留下來的氣息餘波。

精神力星星點點凝成實體,他壓製魁怪的同時!這些精神力開始往那些輸送魁怪過來的大域前線方向努力攀爬!

精神力推動的十分緩慢,便是精神力強大到了元辛碎這樣的地步,他也有些撐不住,身軀開始微微顫抖,更彆提他還要壓製這麼多的魁怪了。

但卻像是一根跟引爆未來一場滔天屠殺的引線,遲早一日,它會到它該到之處。

而此時。

那些剛送完魁怪的人,還不知道自己此時做了一件多可怕的事情。

他們隻是朝裡麵丟了一塊石頭。

卻不知道。

千千萬萬的石頭是一起丟進去的。

足以砸死裡麵的許多人。

他們翹著腿兒,換了值,抱著懷中的胖娃娃,吃著婆娘端上來的熱乎乎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