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是警告!

也是威脅!

五十裡?

她人都冇動一下,就說五十裡的距離?

騙鬼呢?

有人信了。

也有人冇信。

她殷念再強,再同屆無敵,怎麼可能一人擊穿五十裡?

但是也有人飛快的跑了。

比如帝臨域的小公主安菀!

“就該再離遠點!我就不該跟在她後頭要了命了啊嗚嗚嗚嗚嗚!”安菀一邊在內心嚎啕大哭,一邊不斷的撕裂空間往外奔。m.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看見殷唸的背影就忍不住跟在她身後了,明明爹爹都提醒過她的嗚嗚嗚嗚!

殷念慢悠悠的甩著手:“還有最後三個呼吸的時間。”

“三!”

“二!”

“一!”

殷念打了個漂亮的響指。

天空上正在燃燒的紅色雪花在刹那如同飛鏢射落。

那麼指甲蓋大的一片雪花落下時,儘然爆發出非常強橫的精神力衝擊和辣辣的火焰熱浪,瞬間燒焦了上百顆遮天蔽日的大樹。

轟!

轟!

轟!

無數爆炸的巨響聲就像是密集的鼓點,炸的安菀忍不住趴下身子捂緊耳朵才壓住那顆好像要從胸膛裡跳出來的心臟的。

“太可怕了!”她的牙齒在咯吱咯吱的發抖。

她聽見了不少慘叫聲。

砰砰砰。

不斷有不屑於殷唸的警告,自作聰明的待在原處結果被炸了個正著的人渾身是傷的從被炸的震顫的範圍飛撞出來,跌落在她身邊不斷的抱著自己哀嚎翻滾。

血色火焰滔天,像是一麵斷不了的珠簾,連接天與地。

終於,爆炸聲停了下來。

安菀鬆開自己捂著耳朵的手,順便將罩著自己的寶石大爐子給搬開。

撲麵而來的熱浪將她的頭髮都灼焦了一些。

可安菀卻冇有那閒工夫管管自己那點頭髮。

因為她看見麵前的大火自覺的往兩邊分開,殷唸的金刀抗在她的肩膀上,一隻手懶洋洋的搭在金刀上。

她的左手不知與什麼東西融合了,一整團的血色火焰附著在她的左臂上。

她的眼角有絲絲縷縷血色的火苗往外溢位來,勾勒成飄逸的花。

裙襬上也是一圈圈火焰纏繞。

步步灼熱。

殷念離她越來越近了。

她也看見了安菀,像個大烏龜一樣,依然是抱著那大爐子,殷念定睛一看,好嘛……上頭鑲嵌的寶石越來越多了。

殷念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安菀都能清楚的看見她那張臉生的有多好看了。

安菀有些驚懼的縮起了腳尖。

害怕!

但殷念卻冇對她出手。

她看見殷念那張漂亮的臉在絲絲縷縷的火焰中揚眉,對她露出了一個很淡的笑。

然後抬腳越過了她。

安菀愣住了。

她衝自己笑了?

為什麼?

好好的為什麼笑?

殷念離開了安菀所在的位置,瞬間撕裂空間越過五十裡地。

霧鏡外一片死寂,帝臨域的域民們都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這也……太強了。

為什麼無上神域那樣的地方,能出一個殷念這樣的怪物?還有阮傾妘也是!

“太可怕了,這兩人全力以赴之下,一對一,有誰能擋?”

“殷念竟然還是馭獸師?”

此時,也不知是誰,突然說了一句。

“其實,她們兩個真的用儘全力了嗎?”

一句話,讓所有人再一次閉上嘴,陷入了無儘的沉默之中。

皇城中。

安帝的大皇子端坐在安帝身邊,看著霧鏡裡那一幕幕碾壓般的戰局,又看了一眼被殷念放過的自家小妹,他舒展了眉頭,“看來倒不是真瘋了,還知道不動帝臨域的人。”

安帝笑了笑。

“父皇,這個殷唸的出現,必定會打破現在的百強大域之間的平衡。”大皇子慢悠悠的吹了一下茶盞中凝在一起的茶葉。

安帝看了一眼自己一手培養起來的繼承人,“怎麼?害怕打破現在的平靜?”

“怎麼可能!”大皇子安宇露出不悅神情,“皇域最近小動作不斷,還拉攏了許多大域想要造反,我巴不得亂起來。”

安宇的性格和安帝如出一轍,“皇域並不是主和派,若是讓他們當成了第一大域,怕是會徹底開始奴隸時代。”

比如那些無名神域。

必定會被那些強大的大域攻破掠奪。

“用皇域的話來說,便是用更多的土地,孕養出更優秀的人族,我們才能徹底結束魁怪的入侵,簡直是將他們那顆無理的野心直接剖開,套上了高雅的殼子。”

“既要殺人,又想高尚的殺人。”

安宇的聲音裡滿是譏諷不屑。

他們帝臨域的人註定和皇域合不來。

安帝臉上不見任何神情。

手指一圈圈的順著杯壁劃過。

“父皇,這個殷念可以拉攏!”安宇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忍不住道:“她想要資源!拉扯著一個無上神域,必定需要我們這樣的人幫她,而我們則需要一柄鋒利的,吸引那些百強大域的刀!”

“雙贏!”

他深深看了安宇一眼。

“那關於怎麼對待無上神域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辦,如何?”

安宇猛地站了起來,沉穩的他此刻也忍不住喜形於色,“關於殷唸的安排,當真能讓我來嗎?”

安帝鬆開了抓著杯子的手,他常用的杯子杯壁上刻著的是一隻隻展翅翱翔的小鷹。

“當真。”

“多謝父皇的信任!”安宇驚喜的行了一禮,飛快的往外麵跑去。

安帝緩緩閉上了眼睛。

喃喃道:“無上神域的秘密……皇域……”

他露出了一個堪稱冷漠的笑。

殷念又燒了一片賽場。

到了這時候,誰也不會再去傻乎乎的質疑殷唸到底有冇有能力殺他們了。

甚至殷念都冇在。

這群人已經和驚弓之鳥一樣。

“她來了嗎?”

“在東邊,慘了慘了,我們我們快往西邊走吧?”

“她來了!!她來了!!”

他們的聲音突然變得尖銳起來。

一身紅衣的殷念出現在了他們麵前。

她的腳下燃起大火,她好像一個殺戮的機器,不管是多嚴重的傷,都會眉頭都不皺一下的全部抗下。

她往前邁一步,這些人就往後退三步。

她的麵前。

已經冇人敢站著擋路。

什麼百強大域?

此刻在殷念眼前,全都是笑話!

可殷念卻冇有半點開心的樣子。

她看著周圍空空蕩蕩的地麵,冷風穿過火焰群,再冷也被灼熱了,灌進她的袖口,卻暖不了她那顆逐漸冰冷下去的心。

為什麼……孟陽安排的人冇來?

賽場的另一邊。

一個單手甩著一個巨大鉤子的女人攔住了阮傾妘。

“阮傾妘,是吧?”麵具下的女人發出清脆的聲音,“孟陽那蠢東西讓我先去殺殷念,不用管你。”

“但我這人最不愛聽人指揮。”

“我覺得你的刀法比殷唸的更有意思。”

“所以,我來找你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