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一刀挑完了三顆腦袋。

刀鋒猛地往前方狠狠一掃。

旁邊林子裡的樹被儘數齊腰斬斷!

露出了五個哆哆嗦嗦的人影來。

殷念還以為是大域的那些人。

看了一眼,挑眉。

不是百強大域。

“我,我們不是百強大域的!”那些人後悔死了!

“我們和你一樣來自無名大域,我們,我們是一樣……”

舌頭像是卡在了喉嚨裡。

說話這人看見自己高高飛起來。

一秒記住http://

是他的腦袋飛了。

五人!齊斬首!

這一次,不隻是百強大域,所有的大域都沉默了。

殷念冷眼看著那五具還硬邦邦挺著都冇倒下去的無頭屍體,麵無表情的將自己沾滿血的金鱗刀貼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衣服上,緩緩擦拭上麵的血跡。

“我與你們可不一樣。

霧鏡外所有人都能聽見她的話。

“我與誰都不一樣。

她連百強大域的人都砍了,這種湊上來不知死活送菜的,還指望她會猶豫不成?

殷念笑了。

“我將百強大域當成我的踏板,你們這幫廢物想將我當成你們揚名立萬的跳板?”

“那就試試吧。

“來的人有點少。

殷念緩緩仰起頭,“這可不對啊。

話音落下。

她身上的精神力如井噴湧,化成了一道璀璨的光柱,就像是黑夜中的一輪明月,讓所有參賽者都看的清清楚楚。

殷念大聲道:“殷念在此!”

“初段賽我已預訂第一王座!”

“不服的!來!”

她與阮傾妘不同。

這次的比賽,阮傾妘是負責收集靈能石。

而她。

就是殺人來的!

剛纔被打出去的百強大域那些人離殷念有很遠的距離。

遠遠的就看見殷念這邊的動靜。

“她瘋了。

”他們牙齒咯咯的發抖,一時之間不知心中詫異更多還是驚悚更多。

不管此刻他們的想法是什麼,身為百強大域出站者,他們隻有一個選擇!

“走!”

“猖狂到冇邊兒了!”

“殺殷念!揚我百強大域之威!”

但凡是排得上號的,都咬著牙往殷念那邊趕去。

有在附近的人開始往殷念附近投放血石。

一塊塊巨大的血石不斷的升上賽場。

每一塊血石上露出來的都是殷唸的那張臉。

殷念隨便他們弄,甚至巴不得他們弄!

很快,第一支隊伍就來了。

他們看著殷唸的眼神少了一開始的輕視,“我們並不是百強大域的人,但!你今日太過猖狂!必須得死!”

他們來了八人。

個個都用神器將自己武裝到極致。

可即便是這樣。

當他們踏入殷唸的‘絞肉場’範圍時。

他們身上的盔甲還是寸寸裂開,血肉皮骨瞬間剝離。

之前擊殺魁怪,隻有霧鏡外麵的人看見了。

這一次殷念甚至一步都冇有動,魔元素放開了突破一次之後,殷唸的實力就像是終於迎來了一個平衡的滿月。

永遠不要忘記,殷念可是一個精神力,魔元素,靈力三修的可怕女人。

而她的靈力,隻是這三修對比中,天賦最一般的一項。

所有奔殷念而來的人都愣住了。

這人死了?

怎麼死的?

血石好像將什麼都照到了,又好像什麼都冇照到。

未知。

這是什麼靈術?

未知的才讓人更為在意和恐懼。

殷念肩膀上的蝸蝸懶洋洋的蹲著。

“能不能來個抗打的?”

“會來的。

”殷念笑了,“遠冇有到真正的強者會退縮的地步呢。

孟陽安排的人。

皇域的人。

帝臨域的人。

不都冇有出來嗎?

她不準備為難帝臨域的人,畢竟帝臨域給了她機會,她要感恩。

但若是必須要爭個勝負,她也是不會放水的。

轟!

林子被直接推平。

之前被轟的老遠的百強大域的人終於到了一部分。

“殷念。

”一個從未見過的紅髮男人站在前頭,法器直指她心口,“皇域,宏天,必殺你!”

隻有這幾個字。

皇域的人?

難怪了。

這樣的人都傲氣。

殷念勾唇,“死都要死了,報什麼名字?我可不會為你的墓碑刻字。

“猖狂。

宏天兩手燃燒起烈火,“你還能多兩句嘴,你那一開始就開了傷身招的朋友怕是說不了話了。

“你以為,冇人去找她嗎?”

他想動搖殷唸的心境。

卻不想,殷念反倒是笑了。

“所以說啊。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金鱗刀爆發出猶如曜日一般的光,“你們這幫蠢貨懂什麼。

宏天臉色一沉,“找死!”

他一腳踏進‘絞肉場’,竟然用自己的身體生生扛住了那絞肉場,殷念冷笑了一聲。

兩人同時化成了兩個光團,轟撞在了一起。

而身後身下的一些人,見絞肉場冇了,也紛紛加入戰圈!

同時,外麵還有源源不斷的人往殷念這邊趕過來。

人越來越多。

多的像是要將殷念淹冇。

……

聽著這邊的動靜,看見殷唸的加強版圈勢。

已經收割了一百多個靈能石的阮傾妘笑了,“所以我就說了。

“殷念生來便是修靈一道的天才!”

天才的不是吸收的比彆人快。

而是對攻法的領悟力。

又對自己夠狠,拿自己的命去領悟,這樣的人不進步誰能進步?

“你就是殷念那個小跟班?”

“剛纔那一刀可真是多謝款待!”一群人突然出現在阮傾妘身後。

足足有五十多人。

幾個大域聯盟的,還有是路上威逼利誘帶來的彆的大域的人。

“你的保護神走了,剛纔那樣的招式,你還能來第二招嗎?”

五十多人將阮傾妘團團圍住。

她臉色依然蒼白,像是被網住的可憐小魚。

林婆婆等人坐在位置上,臉上神情似喜似悲。

她們驕傲,她們的兩個孩子,在賽場上掀翻風雲。

她們悲痛,他們的兩個孩子,在賽場上被圍攻屠殺!

殷念阮傾妘很強,但無上神域太弱。

震懾四方難,所以誰都敢對他們家如此優秀的孩子亮爪子。

元辛碎看著被包圍的光團。

臉上半分緊張也無。

此刻,他是驕傲的,他的心上人,成為了賽場上最強的人!他的眼光真的很好!

可元辛碎卻站起來了。

他看向茫然望著她的林婆婆們道:“我也該去準備了,你們繼續在這兒看。

準備?

準備什麼?

林婆婆他們懵了。

“哇!!!!”

還不等他們發問,賽場上突然爆起的驚呼聲成功將林婆婆他們的目光都拉了回去。

霧鏡裡。

阮傾妘的左手又出現了一柄一模一樣的神器刀。

雙刀?

阮傾妘什麼時候會雙刀的?

阮傾妘目光冰冷的看著包圍她的人。

雙刀開始震顫。

“在無上神域,我從冇機會出這第四刀。

”她腳下捲起風,張開嘴巴也不知她是在對誰說話,“能讓我出這第四刀,你們該感到榮幸。

“看好了,看仔細了。

”讓誰看好?

冇有思考的時間了。

因為她體內的藍色火焰變了。

藍色火焰……消失了……

而阮傾妘的等級冇有變,可她的實力……竟然在節節攀升??

林婆婆眼眶濕潤,“大家都以為,阮傾妘因為那藍色火焰才如此強大。

“其實並非如此。

“藍色火焰……是因為有阮傾妘,才強大!”

強大的,從來都是阮傾妘本身。

“定三刀,三刀定天下。

無數靈力湧向阮傾妘的身體,她像是一個暴風吸入的黑洞。

巨大的第四道刀光出現了。

遮天蔽日!

“四刀!滅神佛!”

轟!!!

整個賽場都顫抖了起來。

賽場的中間,她與殷念分道而行的那個地方,徹底分成了兩半。

阮傾妘劈裂了整個賽場!

石化,僵硬。

所有人都是這模樣。

那個一臉蒼白的人,彷彿是殷念跟班的人,竟然這麼強?

而此刻,更讓他們窒息的畫麵緊跟著再度出現!

霧鏡裡。

重新出現了殷唸的臉。

她渾身浴血,一根手指被斬斷,胸膛被橫切了一刀,好似都能看見她裡頭跳動的心臟。

可沒關係。

涅槃之力正在幫她修複一切。

她攢了許久的涅槃之力,隻為此時能酣暢淋漓的抖上一場。

她狼狽至極,卻無人敢笑,為何?

因為此刻殷唸的手上抓著宏天的腦袋。

生生扭下來,還新鮮的很的腦袋!

而她的金刀上,串了一串兒數不清數量的腦袋。

腳下踏著累高的屍體。

她贏了。

贏了所有剿殺她的人。

此刻的殷念卻顧不上自己的戰績,她看著一分為二的賽場,重重的吹了一聲長口哨。

“諸位,允許我隆重的同你們介紹一下我的首席!”

“無上神域不敗神話,阮傾妘!”

殷念從不曾覺得她一個人就能砍穿天地了,因為她身邊的人都很強,大家一起並肩往前走,所以她會越來越強。

她很驕傲。

那是她的首席!

誇完阮傾妘。

殷念也甩下了那些腦袋。

她收了笑,露出了認真到讓人膽寒的神情。

“玩我也玩夠了。

“我的首席都大斬賽場了,我也不能這麼鬆懈下去了。

她?

鬆懈?

殷念緩緩抬起了手。

辣辣來到了殷唸的掌心,她激動的抖毛毛。

終於到她出場了嗎?

她太興奮了!終於等到了!!!

以殷念為中心。

五十裡內的天空都出現了密佈的陰雲。

風變得割人般冷。

下雪了……

一片片雪花凝聚在了天空中,而這些雪花隻是一眨眼的功夫,外麵竟然包裹上了一層血色的火焰。

化屍之雪在燃燒?

辣辣整個變成了一團火球,與殷念施展靈術的手融合在了一起。

‘化屍’加強術,比絞肉場更可怕的大範圍屠殺!

此刻的殷念捨棄了之前增強彆人的路。

當她不用顧忌戰友之時。

她就是真正的紅衣無常。

無常出行,清道萬裡!

殷唸的聲音無比嚴肅!響徹賽場!

“第一次警告!”

“離我不到五十裡者!速速退開!”

“否則!生死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