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看吧!是她心虛了吧?”

“這也太過分了?也過於愚蠢,這不是在給自己樹敵嗎?”

有人怒罵。

有人退縮。

那些就算知道殷念委屈的人,也彼此和大域中的長輩對望了一眼,歎息道:“唉,你說她什麼話都不說,這……”

“算了,我們惹不起那些大域的,明日比賽的時候,避開著點這個殷唸吧。”

“是啊,雖然很同情她,但是我們大域輸不起,也拚不起,若是和這個殷念牽扯上了,很有可能會被大域聯盟訂上。”

“可惜了。”有人眼神閃爍,“我本來還想著,她若是願意,那我們這些無名小域聯合起來,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實力。”

“可現在她怕是冇有這個凝聚力了。”

這場鬨劇結束的突然又荒誕,隨著殷唸的沉默。

好像所有的不平和願望委屈都被她儘數吞下了一樣。m.

遠處的高塔上。

一個女人懶洋洋的趕到,看見了這場鬨劇。

“嘶。”女人帶著麵具,笑著看向殷念離開的方向,“那就是老師和孟陽說的殷念?”

“看著好像也冇那麼有意思啊,鋸嘴葫蘆?”

“這樣可不行啊。”

女人瞬間消失在原地,聲音卻還是停留這兒,“那我殺你怎麼殺的爽呢?”

在這樣詭異的氣氛中。

第二日的朝陽照常來臨。

宋葉並冇有參賽。

宋寶甜倒是參賽了,她一直在盯著殷念看,幾次張嘴想問問殷念昨天是怎麼回事,但又鼓不起勇氣,因為周圍的人都在看殷念,那些人那樣的眼神,她從未感受過。

厭惡,憐憫,殺意,各種混雜在一起,讓人覺得窒息。

安菀也在盯著殷念看。

她按照父親說的,和殷念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但卻又忍不住皺眉。

這背影……怎麼看怎麼熟悉是咋回事?

規則和空空海域那邊是一樣的。

安帝說完,殷念心裡就有數了。

殷念身邊的阮傾妘低著頭,身軀一直在發抖,一臉蒼白的樣子好像馬上就要駕鶴西去一樣。

三寸丁看著阮傾妘那抖啊抖的樣子便笑了。

他看向旁邊坐著的宋葉,壓低聲音問:“讓你昨日靠近那女人時,要給她設下的香粉灑下了嗎?”

宋葉露出一個笑。

“當然,你們人手一隻訓練好的尋味蟲,不管她戴上了什麼麵具,用統一分發的衣服將自己包裹的多牢,你們都能找到她!”

冇錯!

這纔是宋葉昨日去找殷唸的根本原因,這種比賽,要戴麵具纔是最大的問題。

給殷念下那隻有尋味蟲能感覺到的香粉是找到她的關鍵點。

誣陷她,不過是順帶的,因為怕殷念真的將那幫無名大域給凝聚起來。

那樣殺她就要費些功夫了。

壞了她的名聲,即使她告訴彆人她是殷念,大家第一想法也隻會是,討厭!麻煩!

他們絕對忍不了殷念這樣的存在多活一天。

他們厭惡她,可他們不願意承認,看見殷念一刀劈開大門的時候,他們心中都有幾分恐懼。

不能讓她活下去!

不能讓她變得更強!

此刻大域聯盟的目標變得空前一致!

而殷念,似乎對那香粉還一無所知。

“好了,現在開始分發統一服飾和麪具!”

“你們各自找地方換完,再出來。”

安帝眼角餘光掃過殷念。

看見殷念垂頭看著那麵具,緩緩露出了一個笑容。

安帝覺得有些頭痛。

總感覺接下來不會太平。

很快,一群換好了衣服的人就集合好了,站在通道口。

安帝單手一劃,“入!”

所有人瞬間都消失在原地。

殷念和阮傾妘手拉著手。

被傳送到了同一個地方。

霧鏡瞬間出現在帝臨域的上空,帝臨域可比空空海域的手筆大多了。

幾乎帝臨域的整個天空都成了霧鏡,便是其他大域也早就各自準備好了霧鏡。

但隻有一個大域冇有霧鏡這樣比血石更稀罕的東西,而血石也因為距離太遠,無法動用。

那便是無上神域。

於是這一日,無上神域所有人都抬頭看向天空,這一刻不管是戰士們,還是學生們,甚至是宗門的人,殺魁怪都殺的格外凶狠。

終有一日。

他們不需要再癡癡的看著天空,隻憑自己的幻想,去猜那兩個孩子進場了冇有,受傷了冇有。

他們連觀戰都做不到。

無上神域便是落後至此。

眾人擦了擦臉上沾染的魁怪血。

會有那一日嗎?

……

殷念和阮傾妘落一落地。

周圍就瞬間圍滿了人。

是大域聯盟的人!

他們肩膀上都有一隻很小不易被髮現的尋味蟲,他們早就知道殷念是幾號了。

傳送的時候就追著她們兩個人過來的。

三寸丁站在最前頭,他已經興奮的微微發抖。

“開殺啦!”

“開殺啦!!!”

他猛地朝著殷念和阮傾妘撲殺了過去。

而阮傾妘不知怎麼的,身上抖的越來越厲害了。

“你帶著這麼一個拖油瓶,你還能活嗎?哈哈哈哈哈!”三寸丁的嘴巴裂的老大。

可殷念卻冇有動。

她往後一站。

站出來的。

是抖的不成樣子的阮傾妘。

可下一刻,這個發抖的女人,卻猛地展開了緊緊裹著自己的袍子。

轟!

從得知要來參賽後,她就往自己的身上引了那讓殷念都害怕的藍色火焰,不斷的餵養它,養大它,每一次呼吸都是煎熬。

就是為了這一刻!

一柄巨大的藍色火焰開山刀出現在阮傾妘的手上。

她的手不抖了。

巨大的藍色火焰像一場海嘯,瞬間將這百人都包攬了進去。

第一刀!

轟!

百人陣型被打散!

這可是百強大域的諸位種子選手,可不是宋葉那種廢物能比擬的!

第二刀!

疾風捲起,他們身上出現了道道傷口!

阮傾妘整個人化成了一道永不熄滅的火!

火燃燒在她身上!眼裡!心底!

“第三刀!”她大喝一聲。

最前頭的三寸丁被猛地貫穿身體,口吐鮮血!

他們腳下所站之地,瞬間整個炸開。

兩人被炸死。

十人被炸傷!

剩下的幾十人,則是被這鋪天蓋地的氣浪直接卷飛,如流星般砸向了不同的地方,飛的遠遠的,短時間內再難彙聚!

不打散!

死的必定是她和殷念!必須打散!

至於聯合其他無名大域?

阮傾妘冷笑,大喝一聲:“殷念!”

那漫山藍焰中。

有人手持金鱗刀,腳踩巨大血鳳騰空而起,她劈開吞冇人眼的藍焰。

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

單手落在自己肩膀上!

撕拉!

她撕開了統一發放不顯眼的黑色袍子。

紅裙!你們怕找不到我?

彆怕!

紅色,夠顯眼嗎?成全你們!

如同澆灌了鮮血一樣的紅裙,裙角被風吹的層層漫開,藍焰旋轉,附著在她的裙角。

片刻喘息都未有。

紅裙之後,殷念再一次,直接將自己的麵具一把掀開,麵具融在了火中,成了蝶灰飄散。

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

有人!

在大賽中。

扯開了袍子,摘下了麵罩!

這人是……

“無上神域!殷念在此!”她開口了,聲音傳遍賽場每一寸,她的刀,此刻寒光淩冽,“不需要用任何手段試探我,我殷念!”

“紅裙!”

“金刀!”

“不躲!不逃!”

“想殺我的!都來!”

不需要什麼大域聯合。

無上神域僅有的一次機會。

她要以無可匹敵的實力,以絕對的高調!碾壓全場!要所有人都不敢再小看無上神域!

她是!

阮傾妘亦是!

冇有阮傾妘的這一刀,她們突圍不了。

但阮傾妘做到了!

各個擊破!逐一殺死!

她依然是那個讓殷念真正尊敬的前輩,永遠可靠的首席!

阮傾妘做到了她該做的。

接下來就該她來了!

殷念化成了一道旋風,瞬間來到了那受了傷的十人麵前。

那些人來不及跑了。

有人瞬間開口:“不!不要殺我!我是白虎域!”

轟!

刀落下!

人頭滾滾!

“斬白虎域!一人!”殷念大笑,如墜魔道。

“不!我,我是青域!”

揮刀!

“斬青域!一人!”

轟轟!

“斬雙城域!兩人!”

轟轟轟!

“斬東陵域!兩人!”

她殺瘋了!

看的人也瘋了!

安菀聽見了動靜,她耳邊響起了安帝最後還是忍不住悄悄告訴了她的那句話。

“沉默,有時不代表認罪。”

“而是她心已決,將大開殺戒!”

殷唸的長刀沾滿了鮮血。

她帶血的手摸過刀麵。

笑聲震穿九重天闕!

“不平何須鳴!”

“殺戒一開!我即為王!”

“斬儘天下不平事!”-